隨筆

靠經濟邏輯/直覺,掌握關鍵侷限條件後正確判斷來獲利者,跟「靠販賣特定言論維生」者,是兩種層次之人。

2016年底川普當選前,全球分析師或政論一片認定克林頓會上台時,我是少數認定川普才真正當選且其任職美國股市會大漲,根據自身判斷真金白銀壓寶的獲利,已經證明我的眼光正確。

獲利了結的鈔票才是我的心頭好。

販賣言論者才會在乎讀者看得爽不爽。

這是每個價值投資者必備的獨立思考的自信。

說過很多次:「真理不是靠投票投出來的。」此外,「言論自由前提是要有經濟獨立!」寄人籬下者沒資格談言論自由,這也是多數學者最大的侷限。

順便回覆某些拼命來信宣揚錯誤法律邏輯的所謂法律人:

以為考過國考、律師考就算懂法律,是天真又愚蠢的想法。你不過是「還算會背書」罷了,離思考能力還遠得很。

我還在政大時就已經跟同儕宣揚:「當今世界,同時掌握財經能力與法律知識,再佐以基礎工程認識,才是經濟獨立的重要武器。」我從交通大學休學,花兩個月準備轉學考入政大法律正是基於這樣的想法。

而為了國考學法律之人,與我這種為了投資念法律系之人最大差異在於:當你還在背各種學閥的可笑學說之時,我在大三就靠正確的法律判斷在股票市場獲利高歌了。

當你現在勉強考過律師而苦哈哈地巴結各種客戶,言不及義且自尊踐踏時,我30多歲已經半退休數年,每天睡到自然醒地享受帶小孩的天倫之樂。

我說過:法律人往往號稱大軍其實只有小貓兩三隻。此次拔管事件最為明顯。

而一堆可笑的法律人在枝微末節處斤斤計較時,我這類人早就往他處狩獵收割去。

BTW,這群呆頭法律人真可笑,殊不知我可能是潛在客戶,還跟我大小聲。所謂「生意仔難生」,果然屬實。

郭台銘的動向

隨著FII在大陸通過上市審查以及台灣鴻海宣布減資2成,我認為郭台銘很明顯在用腳投票。

一如當年受不了李登輝民粹且愚蠢的「戒急用忍」政策而將大部分資產移轉國外的王永慶一樣。

台灣鴻海越來越像個控股公司,而真正掌握未來收入流的事業單位將分布在世界各地(當然還是以中國為主)。

又是顏厥安

這個顏厥安教授為了迎合特定政治目的而發表荒謬法律見解已經不是第一次啦!

當年服貿協議,這位顏教授就主張對於明明是開放限制、增加人民自由的事項要採取「嚴格審查」這種荒謬見解。當時我就寫文章罵此教授法律邏輯混亂不堪。

針對管案此教授再發這種迎合特定政客的言論,非常不意外。

其論點有二:

1. 台大是政府出錢的,所以政府對其校長有審查權

2. 台大校長不是學校的校長,是受人民所託管理台大

此二論點都很可笑。

一者,如果政府出錢就可以對該組織領導人任命有審查權,那台灣政府透過四大基金、國安基金買進的上市私人公司股票,豈不是通通變成公營企業,董事長任命都要經過經濟部審查啦?

此外這種言論根本迴避我一直以來強調的:大學法第九條歷年來修法與當年修法理由,就是要把國立大學校長任命權從教育部手上拿走。顏教授刻意忽略這個特別法的規範,瞎扯「政府出錢要聽政府的」。

試問「納稅人一年繳那麼多稅,政府何時聽納稅人的啦?」

二者,如果台大校長是受人民所託管理台大,那為何不開放全民直選哩?為何法律規定是由「學校成立遴選委員會來做成選擇」呢?

又,把一個產權明確的物件硬式套成「全民所有」模糊其產權規劃,恰恰是無良政客最愛的藉口,好方便上下其手。此乃經濟分析可得知的手段。

可嘆的是此教授竟然忝為「殷海光基金會」董事長,還曾在2010年5月2日馬英九執政時投書中國時報謂:

「…依法行政的目的,是在「節制」行政權的濫用,避免行政機關恣意行使權力,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因此只有在法律明文或明確授權的範圍內,國家機關的公權力行使才能干預人民的基本權。而這些法律,又不能牴觸憲法的規定,權力的具體實施,也必須謹守比例原則的拘束,盡最大可能保障人民的權利與利益。…」

真是人世間最好笑的反諷劇。

隨筆

台積電的上頭成本並不在發電這一塊,但台電是。
 
這就造就二者進入生產電力的侷限條件不同,經濟規模不同以及邊際生產成本不同。
 
此外,微觀來看,台積電把原本可以產生更高收益的資源(搞更低奈米的製程或是提高既有製程良率)放到不拿手的發電上,不僅僅是金錢投資問題,還有人力培養與管理極限等,都是生產要素之一。
 
從機會成本來看,就是件蠢事。
 
宏觀面看,說過了,比較優勢定律下,社會上最好是人人從事自己專長之事(包含企業),再透過自由市場交易,可以無限放大整體社會的財富。
 
自給自足是最愚蠢的貧窮策略,只有蠢蛋才會相信自給自足。
 
綜觀人類經濟史,當家庭的自給自足率高時,都是最貧窮的時候或地區。換言之,自給自足不是「想望如此」而是「被迫如此」。
 
至於宣稱自己過著「自給自足」生活的蠢文青,只是「自以為」而已。看看他們身上穿的衣服、用的鐮刀鋸子等工具,就算他們宣稱是垃圾堆撿來的「重新價值創造」,骨子裡都是靠現代分工合作下的大工廠大規模生產,才讓他們有這堆垃圾可撿可回收使用。
 
要是整個社會真的都自給自足,煉鋼將是多麼奢侈的活動,哪有丟棄的金屬工具給這群文青撿拾?紡織品、塑料品乃至於書籍與電子產品,都是靠社會高度分工合作與大量生產才得以實現,才便宜到可以成為「垃圾」讓蠢文青撿拾。
 
也就是說動不動就批判「資本主義」的蠢文青,壓根就沒看穿這層邏輯關係,是「全球化自由市場」他們才得以享受現今這一切,特別是許多對古人來說難以想像的奢侈品,如今可從垃圾中撿拾。當他們夢想中的「自給自足」、「無欲」生活真的實現時,他們早就餓死了。
 
回過頭看,當社會富裕到足以支撐「市場」時(說過無數次,市場是非常昂貴的奢侈品),各自專心於專精項目,整體生產力可以數百億倍地增加!這是史實。
 
再者,何謂「環保」?說穿了「真正在侷限條件下以最高效率生產」才叫環保。強迫某人選用較低效率方式生產或取得資源,才是無謂的浪費(其實是租值消散)與不環保。

抹滿糞便的廁所

以前我在衛道中學住宿時,偶爾週末被罰勞動服務要清掃宿舍廁所。

曾誇張地掃過一間前後左右壁面與地板都抹滿糞便的廁所!

後來舍監抓到人犯,原來是他受不了上廁所老要排隊,所以搞爛一間後,只有他敢進去用,再也不用排隊。

經濟分析來看果然是另類的租值創造法!

看到這篇新聞,不禁讓我想起這件事 — 假台獨們搞爛法律/整間廁所塗滿大便後,再來說遴選程序/廁所有問題,所以正常人不願意進去,只有”特殊人士”才願意進去。

假台獨們這招算模仿犯嗎?厲害厲害!

https://www.nownews.com/news/20180429/2744544

相信公職的老同學

以前在政大法律念書時,有不少同學立志公職。這在法律系來說算很正常。其中有一位還常常向我鼓吹公職的好處,並且頻頻表示不理解我為什麼一點興趣都沒有,什麼國考都不參加。

終於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你這麼想當公務員?」

他:「因為薪水高、工作穩定還保證退休生活。」

我:「你知道中華民國政府不如表面有錢,舉債很高。你知不知道四大基金操盤的績效其實不怎麼樣?你真的相信台灣政府到你退休時不會食言?不會出爾反爾?不會因為破產而根本給付不了足額退休金?甚至講更白的,你真的相信你退休時這個政府還存在?」

他用一種很驚訝,恍若從沒聽過這種論調的語氣反問:「政府怎麼可能破產?怎麼可能會給不出退休金?」

well,才過了16年,就已經搞成這樣。同學,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XD

侷限條件的考察與大白鯊


電影大白鯊這個經典的恐怖片,其經典之處一部分歸功於導演Steven Spielberg使用了大量暗示性、隱喻性的鏡頭暗示恐怖大白鯊的存在,而非大喇喇地展示大白鯊本身。

當年許多影評都盛讚擅於烘托恐怖氛圍而不直接使用嚇人的物體實在是大師手筆。更有某些影評認為手法帶有東方禪宗留白的境界,很可能Spielberg深受日本導演黑澤明影響云云。

事實呢?

根據Spielberg大白鯊30週年的訪問指出,其實是用來拍攝影片的三隻機械大白鯊(每隻當年造價25萬美元)總是故障,影響拍攝進度。Spielberg不得不重新理順劇本,減少大白鯊出現的場景數量,把本來導演自稱「日本週六午後的恐怖爛劇」改進為「像希區考克風格–觀眾看到的越少反而越害怕」(The film went from a Japanese Saturday matinee horror flick to more of a Hitchcock, the less-you-see-the-more-you-get thriller.”)。同時也因為機械大白鯊常常沒法拍,某些大白鯊應該要出現的場景,導演乾脆就用鏡頭、場景與道具來暗示大白鯊的存在,或是把大白鯊拍得模模糊糊地。

是的,Spielberg的確是一代大師,在如此惡劣侷限條件下還能拍出如此恐怖經典。但顯然與什麼禪宗、留白無關,也非一開始的計畫,而是現實侷限下被逼出來的創意。

我拿這個例子正是要說明:面對各種經濟現象不去考察真實世界的侷限條件,而是關在教室、辦公室裡天馬行空想像各種經濟學理論或數學公式搞R. Coase所謂的「黑板經濟學」,在面對「解釋或預測真實世界」這項考驗時,勝負優劣將是高下立判。

北韓走向市場經濟

目前局勢看來,我這個推斷金正恩要搞「改革開放」走向市場經濟的思維是成立的。

共產國家要開放,領導者本身的絕對政治權力一定要夠。殺異己與拼命研發核彈,都是金正恩奪權與鞏固權力的手段。

敢出訪中國,則是權力已經穩固的象徵。

從北韓大量出現的小攤販、個體戶與黑市,代表市場經濟轉型已經在運作。當脫貧人口越多,則回頭的成本越高。

我想台灣、美國媒體長期低估金正恩了。

4/1推斷:

隨著金正恩的掌權越趨穩固(從核彈可能成功以及有自信出訪中國),從經濟學推斷:北韓走向改革開放的市場經濟制度也是必然了。

補充:
北韓制度邊際上的轉變已經出現好幾年,只是這個轉變所需成本是大於亦或小於維持既有制度的成本。以及轉變所造成的既得利益集團損失要怎麼處理。

明顯轉對變金正恩這個少主有利,但對於既得利益集團不利。金正恩的作法是直接殺掉既得利益集團頭頭。可是殺掉之後能不能說服剩下的人接受轉變?還是要看實質利益。

從這兩年北韓饑荒情形大幅改善,以及可成功研發核彈,到最近敢離開權力中心訪中幾點來看,制度轉變費用大幅降低,北韓轉向市場經濟是列車已發動,要回頭機率不高了。

公投題目不喜歡就栽贓為「違憲」與「民主重挫」?

蘋果日報社論邏輯混亂不清愈發嚴重,恍若阿茲海默症一去不返。

竟然拿大法官釋憲來對抗直接民意?

雖然我反對「公民投票」這個制度,因為經濟學無論從理論或實證都指出「民主投票」不可能選出最佳方案,甚至連多數人接受的方案都得不到。

再加上台灣公投題目竟然還有個「太上狗屁單位中選會」來核定題目?如果這叫民主還真叫人看不起!

君不見黃士修提案的「解除非核家園時程,確保重啟核電權利」被中選會技術性阻擋,公務員作為台灣負資產只求自己飯碗,又添一例!

言歸正傳,直接民意連憲法都能創制、修憲了,邏輯上怎麼可能存在「違憲」?!可笑的是到了蘋果日報社論眼中「公投竟然不能對抗毫無民意基礎的大法官釋憲」?!如此邏輯竟然有資格執筆一家報社的社論,蘋果日報自甘墮落至此也甚為有趣。

再者,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本身並不包含「性取向」喔!

也就是說,本國憲法的平等權並不包含「同性戀」– 未禁止,但也沒有提供憲法位階的人權保障。

這是現今我看過的所有支持同性戀的論調裡,完全忽略的憲法現況!

我曾經經濟分析過:正常直男直女對同性戀議題應該是無感,反而是潛在同性戀、雙性戀者會特別激烈支持或反對之。 (參見全文:https://wp.me/p9ffS3-tJ)

一個未受到憲法保障的性取向或性偏好,就算大法官釋憲承認其為憲法權利,但碰上直接民主要推翻大法官釋憲時,試問何者為大?對民主體制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答案。

可該文執筆者連這一點法律常識都不具備,對如今要被公投決定「是否可以享有合法婚姻」與「是否入國民教育教材」,污名為助長歧視與破壞民主?顯見執筆者有立場沒邏輯到極點。

理工科與文科差異

過來人的經驗:
 
理工科的特點在於難懂易精 — 入門不容易,特別是工程數學、微積分、物理化學基礎不夠好的人,一些工程概念連要懂都難。
 
但懂了之後,要專精一門相對文科簡單。
 
舉個例子:傅立葉轉換很難,光是要弄懂就搞死一堆理工科生。但懂了之後很好用,很多領域(聲學、光學、密碼學、物理學、通訊學甚至金融學都能應用)。
 
文科的特點是好像很容易讀懂,但其實資訊太多太龐雜,各家說法不一,要能從一堆訊息中釐清並整理出真正可以在真實世界運作可被科學驗證的,很難。
 
舉個例子:以美國common laws為例,法學院學生可能要讀幾十到上百個案例,才能從中「體會出」一個抽象原則。(但依然會發現法官實際判案上的價值觀選擇,某些法官因為某些價值觀,而可以在「認事」上做細微區別來達到「用法」的改變。)
 
理工科人往往最不習慣就是這點,往往會說:「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我抽象原則,我直接用就好?」可文科(尤其是法理的演變)就不是這樣。抽象原則是從一堆真實判決中慢慢累積出來的,好像畫素描的構圖過程。
 
再舉一例:有個人偷開了你家窗戶,正準備爬入時被你與警察抓到。
 
非法侵入私宅罪?應該成立。
 
偷竊未遂?這就難了。你要如何證明他有「偷竊意圖?」
第二個案例,這人進了你家東看西看時被逮住。有沒有偷竊意圖?
 
第三個案例,這人進了你家,巡視一番後伸手摸了一個抽屜正要打開時被逮住,有無偷竊意圖?
 
第四個案例,這人進了你家,巡視一番後伸手摸了一個抽屜打開後正要再伸手進去拿取物品時被逮住,有無偷竊意圖?
 
第五個案例,這人進了你家,巡視一番後伸手摸了一個抽屜,打開後伸手進去拿取物品出來,起身時被逮住,有無偷竊意圖?
 
第六個案例、第七個案例….
 
你會發現刑法第320條第一項很簡單地規範:「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但什麼叫:「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什麼叫「竊取」甚至什麼叫「意圖」都是需要真實案例來形塑法理原則的。
 
上述「偷竊意圖」都必須要能在法庭上證明喔!美國的話就是要能夠說服陪審團。你不能說:「都跑進來了想當然耳是要偷東西。」
 
行為人可能是要來強姦屋主?行為人甚至可以辯解自己是路過的迷途書僮,聽到屋內做愛聲音高潮迭起心生佩服想旁觀學習…
 
一樣的竊盜抽象原則,放到新技術上:例如有人看到你壓在桌墊的比特幣金鑰,用超強記憶力記下,但還沒有兌現,算不算竊取?比特幣算動產還是算什麼?
 
我舉的還只是最簡單的法律系大一刑總入門題而已。我都還沒從法律經濟分析角度來看「竊盜罪存在的必要性」、「構成要件是否有改善空間」與「構成要件改變後對罪犯的行為影響」…等等問題哩。
 
學海無涯,學問樂趣也在於此。對真實世界多認識一點,無論理工文法商,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