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的經濟邏輯


正確的經濟邏輯。

世界上任何國家經濟繁榮昌盛,對整體人類絕對是乘數效應地大利多。

某些宣稱中國崛起會有害人類的愚蠢觀點,宣稱中國價值觀有害世界的白痴言論,都禁不起經濟邏輯考驗。

反過來說,美國片面否認布林頓森林體系的美元對黃金固定匯率承諾,實質上等於欺騙全世界、掠奪全世界人民的財富,中國還沒幹過這等不要臉的強盜行為。

美國錯誤的貿易政策、貨幣政策與工會政策,搞出1930年代的大蕭條,間接引發二次世界大戰,全世界死傷數千萬人口,中國可沒幹過這種事。

美國的實質國營企業房利美、房地美搞出2008年金融風暴,全世界許多人財富縮水甚至破產,中國國企曾幾何時搞過這種災難?

更甭提美國20世紀以來主動發起多少戰爭殺害他國平民。

美國的繁榮當然如經濟原理所預測給世界帶來繁榮進步;但美國政府與政客創造與加諸世界他國的危害卻遠高過中國。

究竟非美國國民的世界各地其他人民該害怕的是誰?科科。

關於美國彭斯副總統的演講

1. 正式宣戰(to declare war)依美國憲法設計是專屬美國國會之權力,美國總統沒這權,更甭提副總統。

(美國總統有些打擦邊球的小技巧,但通常就不會這樣大喇喇地公開說了)

況且此次談話只是在一仇中聞名的智庫(Hudson Institute)發表,內容以聽眾偏好為導向,一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出身的副總統,談話偏激也只是預料之中。

2. 該演講內容諸多事實描述不是錯誤就是片面,其實是水準很差的演講。

例如污名化一帶一路,宣稱其將利用債務陷阱來坑騙他國,卻刻意忽略習進平於9月中非論壇上宣布:「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無償援助、貸款、專案及投資;且免除「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非洲窮國今年底到期的政府間未償還債務。」

幾乎內文所舉的例子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存在,反駁實在浪費時間。

3. 高估這場演講為「宣戰」是很愚蠢的自我欺騙。

這不過就是針對特定觀眾演出的show,跟「厲害了我的國」這部宣傳式電影本質上並無二致。

順帶嘗試將民主共和兩黨近年來各項議題累積的針鋒相對壓力,轉出口到共同假想敵中國身上。有沒有移轉成功?還看大法官人選爭議怎麼落幕。

4. 會是中美冷戰宣言嗎?更是不可能。

美蘇之間當年是幾乎無任何經貿往來,而現今美國與中國卻是高度相互經貿依賴。

如果美國政府要片面中斷所有與中國經貿關係,則將要付出巨大代價,恐怕敢這樣搞的政黨連政權都要丟了。

我依然認為我先前預測是正確:政治代價逐漸浮現,美國政客會傾向小打小鬧弄個共同假想敵方便選舉市場操作,但全面翻臉反而對整體美國利益(包含政客利益)都有損傷。

這是檯面上很明確的侷限條件。

至於中國扮黑臉有沒有好處可撈?這檯面下的侷限條件不易探查,就只能裝不知道囉。

總而言之,沒了強盜,官兵就要失業了;以「世界警察」自居從而尋租的美國政客們,當然總要「創造」出強盜來。

關於語言的討論

我並非研究語言學,而是實際從事法律工作(中英文均有),也從事過行銷工作,深知許多工作對文字掌握能力的要求很高。

認識一些同樣留美的律師,面對英文一個長達200多字的句子掌握力不行,連判決內涵與法官邏輯都發生解讀錯誤。要知道這類錯誤可是牽涉到龐大金額或刑責的問題,可不容馬虎。

而這類文字掌握度缺乏,包含我的教授或共事過的美國資深律師均認為來自於對英文經典的閱讀不足,尤其18、19世紀的長句型文章。

換言之,我是以過來人且非常實用的角度,提醒朋友們文字語言能力就像是工具,某些行業對這種工具的精鍊熟稔要求非常高,就有如某些行業對數學要求很高一樣。

既然學校教育要求學生達到一定數學程度,難道也不該要求學生達到一定語言程度嗎?那些宣稱「用不著高深語言」的言論,難道忘了「很多人工作也用不著聯立方程式、幾何與微積分」嗎?

如果出自於狹隘的本位,從而宣稱高深語言技巧用不著所以不用教,那是不是更有人可以主張數學只要會加減乘除就好呢?

當然我不是主張人人都要成為文言文大師,就像過去我大學念土木工程,工程數學並不需要涉及「群論」或「拓樸學」,但我聽說應用化學領域可能就要使用「群論」。而一般人學點歐氏幾何就很夠用,非歐氏幾何搞不好很多人連聽都沒聽過。

語言程度要求固然也會隨職業而不同。而學校教育至少應該訓練學生到達一定的語言程度,當然視階段與專業會因此有別。

十九世紀的末世預言

你叫Robert Arthur Talbot Gascoyne-Cecil,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在19世紀末的首相。

見多識廣、博學強記的你,知道物理學、空氣動力學等等當代先進科學知識,你洞察預見不久的將來,人類將發明可以運輸貨物的飛行器。

於是你下令屠殺全英國(含殖民地)的馬匹、燒毀所有馬車與船隻。

反正,「飛行家園」即將來到,而你堅信不已也努力開動政府機器強力宣傳。

從此大家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等待「飛行家園」….

「我們約定好了~」你心裡默默想著。

(以上純幻想文)

略談財報

1. 財報左右平衡這種大一會計入門也拿出來說嘴?

資產=負債+股東權益 有誰不知?當然兩邊數字最後一定相等。

你以為看財報是看這個,顯見你的程度果然是爛到一個新低點,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商周金融組出身。你越說,只是讓你的前東家所出品的雜誌水平越讓人看不起 XD

2. 經濟邏輯優越者,可以從財報中了解企業活動的合理性。經濟邏輯差勁者,當然只看到一堆數字還自以為自己會讀財報,當然也會說出「隔行如隔山,財報看不出所以然」這種蠢話。

簡單的速動比管窺一家公司有無流動性危機,高難度的可以從財報中單店營收成長率、存貨增長率反推出單店坪數與裝潢費用的合理範疇,我想偽財經專家的水平甭說難以理解,應該是連想像都想不到。

身為外部投資者,實際查證各類單據的DD(Due Diligence)不太可能實施。一般也只有在M&A時才會也才有可能DD。

既然如此,解讀財報的努力與功力就是外部投資者最重要的起點。而對各種行業的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與不同侷限條件所帶來的:1.風險移轉 、2. 金流變化、3.資源分配…等等,轉化為會計語言呈現在財報上將有何不同與合理範疇,均可讓外部投資人從而知悉各企業本質、所面臨的景氣環境與企業本身重要生產要素的邊際生產力變化。

這也是說,並不存在一種投資數學公式,只要看到哪些財務比率出現就是好或不好。因此那些教人看ROE、盈再率就自以為是價值投資的,可以洗洗睡了。

3. 回頭說「隔行如隔山」。的確專業知識(例如生產、營銷部分)隔行如隔山的現象存在。但無論哪種行業,其資源分配與企業活動的紀錄是可以用同一種共通語言(也就是當今通用會計規則)來呈現。

同時,無論資源分配與企業活動如何不同,其背後支配的經濟規律都相同。猶如運動員與火箭衛星都受到同樣的物理定律支配。

良好的經濟邏輯就是充分認識自然定律,當然比無知如偽財經專家來得靠譜許多。

#人有多大膽,蠢話有多大產
#說越多只是讓人越瞧不起商周

略談國企

1. 要談中國的國企,我建議最少先讀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nald Coase百歲時出版的「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了解一個無私人企業的共產經濟體怎麼走向市場經濟,了解所謂的中國的國企、鄉鎮企業本身的原型與背負的「非私人機構責任」,再來說嘴。

當然,更進一步是學好產權經濟學與制度經濟學,就會了解只要產權劃分明確,國家企業與私人企業本質上並無太大差異。

2. 中國政府補貼國企等於是送錢給各進口中國貨的消費者,何來掠奪之有?這種掠奪式定價經濟學問題我已經為文數次討論過,有興趣的朋友請自己爬文。

3. 美國片面宣稱的「中國偷竊美國技術」,區區不才正好是專利授權方面的專家,不但美國就讀法學院就專攻IP與Anitrust競合,也曾任職專門審閱、撰寫IP授權契約或參與談判智慧財產權各類交涉,還曾處理多國公司專利交叉授權兼作價換股與歐美上市如此複雜的案例。

在我看來,美國政客的「偷竊」一說多有政治語言水份混摻,實際法律上是否真的構成IP侵權?非常有待商榷。

4. 最最重要的是,中國的國家企業21世紀以來未曾真正意義上傷害過世界人民;但美國的國家企業– 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可是真真正正地傷害了整個世界,製造出2008年金融風暴,許多人因此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

很厭惡中國的國企?那不如先拿已經實質造成傷害的美國國企說嘴吧~

貿易戰與歐盟負利率


5月18日才寫了篇「未來二年增加現金持有比例會較佳(It’s better to have more cash in your investment pile in the future two years.)https://wp.me/p9ffS3-BL」

文中我擔憂美國與世界多國搞貿易戰,無論是打真打假,前者會自傷美國經濟租值,後者則會徒增人們對未來收入預期的資訊費用,二者均是弊大於利。尤其難能可貴地才剛剛成功減稅與de-regulation,怕被貿易戰給抹平了好處。

才勸讀者轉持現金為上,就碰上股市回檔。

以6月11日道瓊指數最高點25322.31到昨日收盤24461.7,短短時間下跌3.4%;S&P500 6月12日最高2786.85與昨日2749.76 下跌1.33%。貿易戰情況仍為晦暗不明,我認為未來收入預期的費用增加造成股市回檔的機率高一些。

中國股市上海指數5月24日以來下跌7.77%,我認為也是一樣狀況 — 未來收入預期費用飛漲。只是顯然市場認為美國比中國更禁得起貿易戰,這點我採保留態度。

說過了,貿易戰自古都是傷敵三百,自損一千的蠢活兒。偏偏美國並非單單針對中國,而是連許多其他國家都要一塊打。戰線太廣,並非好事,也絕非易事。

當然,短期上川普拿明明不是問題的「貿易逆差」當問題撻伐,肯定與選舉有關;長期上川普也看出WTO架構對美國並不利,跳脫這種群架架構,轉為一對一的貿易談判將對美國更有利。但動輒揚言貿易戰,講過頭,可能擦槍走火,假打變真打則賠了夫人又折兵;反之,光說不練又會被他國看破手腳。我認為川普目前就是在這種騎虎難下的兩面困境中。

而我想要補充「增加現金持有」一文的點還有:

我們必須小心歐盟國家的長期負利率政策,會在景氣與資本市場反轉時,歐盟完全無貨幣政策武器可反應。

而偏偏歐盟國家中,諸多過度保護勞工、過度管制市場的法規,在08’以來的表現顯然改弦易轍成本很高。這將使得歐盟在下一波景氣反轉時幾乎無太多彈性去面對經濟災難。我們談過,當法規環境給予市場彈性過小,景氣不佳時將以unemployment呈現 — 於物是滯銷、於人是失業、於錢則是濫頭寸。

事實上歐盟、日本的負利率,也正是因為其法規(laws and customs)環境過度僵化才導致。偏偏我們又看到歐盟不思悔改地推出極為嚴苛的個資保護法案,所謂狗改不了吃屎吧。

因此可以確定的是,歐豬債務危機類似事件必將在歐洲再度發生。此外,下一波景氣反轉何時到來我們不清楚(但我認為目前看來發生機率有攀升趨勢),但清楚的是歐洲災情將會因體制無彈性而擴大。歐盟與歐元可能會分別消失,只是可能需要相當長時間。

目前這世道,我依然傾向持有較高比例現金,靜待好機會。

我看華航乘客丟包事件

東森新聞報導:「華航班機故障撤空服員留下整機旅客 民航局:不應該發生

過去我們在「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 (https://wp.me/p9ffS3-tf)」一文中已經說過:

僱傭契約是一種委任契約的變形,起因來自於現代化分工合作架構下,單一員工的工作產出量度費用高(可能因為產出抽象亦或是內容複雜),因此將「本應與產出掛勾計價」的模式轉為勞資雙方爭議少的「工時計價」上。

然而許多勞工團體、學者甚至立法者往往倒果為因,抓著工時不知變通甚至鑽牛角尖,才會發生如今華航因為工時限制而把乘客丟在飛機上,機組人員自己下班去的荒唐狀況。

這部份本來市場運作很少出問題,但當政府過度干預,且用過度偏重某種量度方式,而忽略勞雇關係本質時,就會發生這種「政府失靈」的現象。同時,我們還會看到很多蠢蛋試圖用更多法規、更多公務員來處理政府失靈。

該禁止的豈止塑膠吸管

因為有隻海龜鼻孔插了根塑膠吸管,所以英明的蔡英文政府要禁止塑膠吸管。

那麼…

有隻寄居蟹用寶特瓶蓋當殼,蔡英文政府也該禁止寶特瓶。

有人影印資料被紙割傷了手,蔡英文政府也該禁止紙。

有男人上完廁所拉拉練夾到小驕傲,蔡英文政府也該禁止男人穿褲子。

有女人穿短裙隨風搖曳,造成路過男眾分心車禍,蔡英文政府也該禁止女人穿裙。

原來吃香蕉受到的輻射比住在核電廠50公里內還多,蔡英文政府應該禁止農民種香蕉,同時也禁止進口香蕉。

有人誤信蔡英文台灣廢核不缺電與謙卑再謙卑,心靈受創,政府應該禁止蔡英文。

馬英九的感慨

我在2014年「談談最近的服貿與學運」(https://wp.me/p9ffS3-o1)一文中說:「我對馬英九政府是很感冒,諸多舉措與政策我都在這裡罵過;服貿是難得比較對、比較好的東西。」

長期讀者都知道,我嚴重懷疑馬英九的經濟學智商,才會搞出「消費券」這種違背經濟邏輯且註定失敗、救不了經濟的愚蠢政策。

而其任內我認為唯一做對的經濟政策,就是與中國大陸的服貿、貨貿協定。

可偏偏這唯一對的、對台灣好的政策,被一群貪圖私自政治利益的政客,以及其裙帶無恥學者鼓動無知學生打掉。(如我當年該文批評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與法律系教授顏厥安,二人分別違悖基礎經濟學邏輯與法學邏輯而發表誤導民眾的言論)

看來連馬英九自己也有同樣的感慨啊。

補充:我一直主張:兩岸經貿人員往來越密切,就越能有效提高發動戰爭之成本,從而減少戰爭之可能。

但假台獨人士可笑地都是老蔣信徒與走狗,到現在還在搞「漢賊不兩立」。雙方越是不往來,則戰爭成本越低。假台獨愚蠢無比。

老是要跟一個擺明打不過的大國敵對,到底有什麼好處?

假台獨永遠都只能欺騙,因為台獨到底能解決什麼問題?他們啥也說不出個屁。台獨能解決貧富差距?台獨能解決官員貪汙?台獨能解決外交孤立?

更甭說完全執政下的民進黨竟然不敢宣布台獨?一群假貨令人不齒。

反之,擁抱大陸市場,讓台灣人發揮全世界獨有的語言成本優勢,順帶降低戰爭風險,豈不是最簡便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