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腸生化攻擊?

從中華民國財團法人中央畜產會的2017年統計報表來看幾個重要數字:
1. 2017年台灣養殖豬共5421千頭,從2011年的6248千頭來看數量是一路下滑。約衰減了13%。
2. 2017年總養豬業產值新台幣$75.56B,佔台灣該年度GDP僅0.42%。
3. 同年,台灣進口豬肉達84,671公噸,總金額$276.87M USD,較2016年進口量成長44%。進口前三名為:加拿大、西班牙、丹麥。
4. 同年,台灣出口豬入僅1,707公噸,總金額$11.3M USD,其中最大出口國分別為:香港($7.69M)、中國大陸($1.27M)、日本($0.92M)。

中國處心積慮地要生化攻擊台灣一個僅佔GDP 0.42%的產業?綠吱吱果然很脫離現實。
順道一提,台積電單單一家公司2017年營收是新台幣$977B,佔GDP 0.55%。一家公司產值高過一整個養豬產業,感覺用電腦病毒與社交攻擊來對付一家公司的成本效益還比較高哩。

工會如何毀滅一座繁華城市?

工會怎麼毀掉一個繁華城市?

這部影片可以看看被工會綁架的城市底特律下場如何。

同時建議搭配以下兩篇文章一起服用。

「工會百害而無一利」
https://tinyurl.com/ybjbxxpp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https://tinyurl.com/yck32h6v

PS 我自己在美國去過一家也是裝防彈玻璃的pizza店,付費方式像是銀行櫃檯。pizza會放到類似的玻璃轉盤,從裡面轉出來給顧客。
與這家KFC很像;看來美國很多地區治安爛到連這種防彈裝置都規格化地大量生產。

各種援助計畫都遠不如自由貿易

富比士總裁、FedEx總裁與幾個大頭聯名投書WSJ,呼籲川普取消關稅、取消貿易障礙以及取消各種政府補助!

此聯名信主張:完全取消關稅才能站在道德高點要求中國、歐盟與其他政府妥協。

而此信最後一句小弟深深拜服,這是經濟直覺與邏輯均高明者才能看透的:

「…zero-tariff trade deals will help make the U.S. and world economies great again. All the foreign aid programs in the world combined cannot improve the lives of the world’s poorest citizens more than freer trade. (零貿易障礙將能幫助美國與世界經濟再次強盛。世界上所有外國援助計畫加總起來的改善世界貧困人民效果,都遠不如自由貿易。)」

https://www.wsj.com/articles/mr-president-its-time-for-zero-tariffs-1539816089

從租值看殺人

許多討論死刑不能「阻止某些兇手殺人想要或繼續殺人」的論者,其實在經濟學上都犯了錯。

租值(rent)是經濟學上看待人類行為變與不變的角度,也就是說,在相當租值的前提下,供應的行為不會改變。

最典型就是周杰倫、鄧麗君、貓王這類享有巨大名利的歌手,其收入要降低非常多才可能讓他們轉行。這個「差距」就是租值。

當然這是從比較宏觀的角度看一個人的行為。真實世界的經濟學應該是收入的改變雖然不會令這些歌手轉行,但對於演唱場次、機會、環境、演唱時間、歌曲數目與認真程度仍會有所影響。因此微觀來看,說不變並非絕對正確。

回到謀殺行為來看:的確存在一群人,不管會不會面臨死刑(被捕機率、判決/執行死刑機率)都要殺人,是一種高租值行為 — 無論成本上升得很高,其行為可能都還不變。

但經濟學一個重要的啟示是:誘因制度上,除了這群高租值、行為轉變不易的族群,我們更應該看中邊際上,容易因殺人成本上升而改變行為的人。

這也是說,逮捕機率高、判決死刑機率高、執行死刑機率也高的前提下,邊際上會存在相當一群人從而放棄謀殺行為,也從而提高社會治安。

經濟實證上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切入,證明行為成本會影響謀殺數量,那就是人民平均收入。平均收入越高,則犯下死刑後面對的成本也會越高(未來收入與社會地位的喪失、牢獄成本甚至死刑成本)。

以歐洲來說,1450年以前平均每10萬人有35人死於謀殺;2000年以後僅約2人。

以台灣來說,1970年代以前平均一年約有一千多件謀殺案,如今約400多件。

以地區來看,富裕國家的謀殺案遠低於貧窮國家。

理論建構上還可以更精細,更可以驗證。但本文一個重要的目的是點出我看到的許多討論死刑廢存與否之討論的盲點:很多廢死支持者所舉出的「某些殺人犯有無死刑都會殺人」這個論點,其實從經濟分析(特別是邊際分析驗證)來看,恰恰是錯誤且無科學解釋力的舉證。

我們更應該關注「邊際上的有無死刑發生的行為轉變」!

誠如經濟學論證最低工資調高會增加邊際勞工失業,殺人行為代價的提高必然也會在邊際上達到行為減少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