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議員Pat Toomey針對關稅權力開第一槍

去年12月我在「貿易戰檢驗– G20中美大和解?」一文中寫道:

quote:”不知道讀者們有沒有感覺到一件奇怪的事情:美國憲法明明將「課稅(taxing)」權力專屬劃給國會….川普此次貿易戰卻是引用Section 232 of the 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 此法案賦與商務部長(其實等於是總統)可以針對進口商品有礙「國家安全」者開徵關稅。…
…當風向大轉,尤其在川普不得近半數美國人人心的條件下,美國國會收回部分課稅權,也只是合理合憲的安排。這意味著,貿易戰課稅不是美國總統隨心所欲可以為之。弄爛國家經濟,不但政治上下台,連未來總統課稅權都可以被收回。…

果然有美國國會議員已經看不下去,賓州的共和黨參議員Pat Toomey提出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修正案,主張:未來美國總統如欲以「國家安全」為理由開徵關稅,則必須在60天內得到國會追認才能生效。否則60天後該總統命令自動失效,美國國內廠商亦得向聯邦政府主張返還60天內被額外課徵的稅金。

此外,目前被放在商務部的課稅權力,將被移轉到國防部;與此同時,廠商尋求課稅赦免(tariff exemptions)的裁判機關也將移轉到國際貿易委員會(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上,減少廠商透過總統與行政機關尋租的空間。

好戲連台,我們就看這次總統權限會不會因為川普的擅自濫用以及內部政治鬥爭下而被進一步限縮吧~

WSJ:Two Bills to Defend Free Trade

用GDP成長率來驗證國運籤猶如用托福成績來鑒定中文能力一樣蠢

理由如下:
1. 所謂「科學」,依據科學方法論而言,應該是先有一套可被證否(refutable)的理論,基於可被客觀觀察的事實,能被證否而未被證否,從而具備侷限條件下的科學解釋力。
試問「籤本身有建構任何可被證否的科學理論」嗎?
無論是主流的「六十甲子籤」、「觀音一百籤」、「雷雨師一百籤」亦或「保生大帝六十籤」來說,「籤」都只是一種憑藉機率而生的卜卦。
這些籤詩與卜卦誕生時間遠早於GDP,而這些籤詩也從未言明自身與GDP理論上存在任何邏輯關係。
更甭提,同樣的籤詩除了判斷國運,也可應用在各種人事物。其原因在於籤詩本身的高度不確定性與解籤人觸機而發的靈感。
這也帶到本文第二點:

2. 籤詩的內容遠比「吉凶」重要。
稍懂籤詩者都知道,籤詩的內容,甚至聯繫的戲曲,往往比「吉凶」更重要。
解籤通常應該把籤詩所指的詩文、戲曲內容暗指的侷限條件,對照求掛者的真實狀況,並依照吻合度高低去判斷籤詩可能預言什麼。
而這部份的高度不確定性,恰恰使得籤詩無法像是非題般一翻兩瞪眼地說「絕對好或絕對壞甚或絕對會發生什麼事」。
這也代表了從籤詩我們推不出本文第一點所要求的:可被證否的理論。

結論:
拿GDP來驗證籤詩只是典型用垃圾進垃圾出的統計垃圾,毫無科學內容可言。
因為論者連最基本的第一步都錯了 — 籤詩不是科學理論,無從驗證。

奶奶廟的經濟分析

1 產權經濟認為,財產權實質內涵的清楚劃分是市場經濟的先決條件。

奶奶廟本身就是很清楚的「承包制度」,是一種極為類似百貨公司或夾娃娃機店的安排 — 上頭有個總財產主,再分租給底下許多店主或機台主。而分租契約的內涵多半是由「固定租金+抽成」的混合制度,是現今已知面對生產行為不確定性與風險的常見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尤其上頭租值高的行業(亦可看總財產主先期投資額高),例如百貨公司,最常使用的一種方式。

各分租主之間的競爭下,市場反應速度快且創意無限。

例如車神與地藏菩薩在一起的「一條龍服務」 — 放心開車,車神保佑;保佑不了,死有菩薩。又例如月老除了傳統的姻緣配對,也擴大服務項目到「和解」。

就像台灣夾娃娃機也有機台主放英文原文小說測試市場閱讀品味的。

2 奶奶廟也一語道破多數宗教的本質:「市場需要什麼神,我們就創一個唄~」

3. 最後,說到文化融合,當然不能放過台灣早年就拍過的「關公大戰外星人」XDDDD

華為後門疑雲分析好文

另一篇與拙見不謀而合的華為後門疑雲分析文。

此篇幾乎看法均與小弟重疊:

1. 任何有後門的電子裝置一定可以從電氣等物理現象偵測,這點是非常基本的大一普物水準常識,偏偏就有許多「號稱資工專家」不懂。

走無線傳輸必定有電磁波訊號傳出,走有線也會有網路晶片的電氣反應。傳輸資料乃至於壓縮處理資料都會用到處理器運算,都會耗能發熱。這些都是現今物理環境下無可避免的可偵測現象。

(不才小弟雖非資工相關領域出身,但在藍芽與wifi通訊應用方面也有一個不重要的台灣美國兩地專利。無線傳輸稱不上專家,但多少懂一些;有線網路部分則考過一些也不太重要的網路工程師證照。)

2. 5G因為波長改變,相對於4G的覆蓋範圍小得多但可傳輸資料量卻大很多。這使得欲達到相同覆蓋範圍下,5G基地台使用數量將比4G高上數倍不止。(特別5G採用的微型基地台)

華為的確是華人之光,因為從無線通訊的後發追趕者到5G已成為部分通訊標準的制定者(Polar 碼部分)。

但我跟這位邱先生看法相同:這部份技術進步並非美國恐懼,而是大量5G基地台與相關設備都採用華為產品,將使得美國監聽全世界的自由性大幅降低!

所謂的「華為撼動美國國安」並非華為產品真有後門搞監聽,而是華為會影響美國暗黑手段的實施。

正如最近流行的段子所言:

美國:「聽說你們德國要採買華為網通設備,強烈建議停止此計畫。」

德國:「我們都沒公開的計畫,你美國怎麼會知道?」

美國:「我們監聽梅克爾手機知道的」

( BBC: 德國竊聽醜聞令默克爾感到尷尬
https://tinyurl.com/yb4tdoa6 )

3. 在PRISM計畫早已曝光的前提下,台灣還有一堆人對「被美國政府懷疑卻始終沒拿出確切證據的華為」大加撻伐,只彰顯這群人「只有立場沒有專業,只有反中沒有大腦」的本質。

就只是一群非常不重要的韭菜,是我等理性投資人獲利之來源。

因此看到許多這類笨蛋留言,小弟甚感欣慰 😀

公投結果不認帳,馬上演給你看

去年投票前舊文重貼:

「我以為大家都知道,不過就容我囉嗦地補充如下:
依據公投法第30條,這次公投案這麼多,其實真正投完會快速發生法律效果的只有「以核養綠」的複決案喔。
其他案均為法律創制案或重大政策案,前者即便公投通過還是要經過立法機關立法(但只規定何時完成審議程序,可沒規定何時要完成立法喔!);後者即便公投通過,法條也只說「總統或權責機關應實現必要之處置」,啥叫「必要之處置」?公投法又沒明確定義。
甚至即便複決案通過,依公投法公告日起三日內該法律自動失效,立法機關或行政機關還是可以在2年後重起爐灶搞一樣的事情喔。(因為法律僅規定「經複決廢止之法律,立法機關二年內不得再制定相同之法律)
更進一步,何謂「相同之法律」?也是有得吵喔!是不是文字100%一樣才叫「相同」?還是細微處調整就叫「不同」?甚至是不是只要更改施行細則,就可以宣稱「不同」?這裡頭可是有很多立法技巧與眉角呢~
換言之,所謂公投根本就只是一場政府花錢給人民投爽的嘉年華。
PS 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一堆律師同學針對反同或支持同性婚姻的案子,一副要死要活、不認同我就絕交的7pupu所為何來? XD」
———————————————

投票前我就說過,公投後政府依然有一堆花招可以不認帳的。

果然很快就演給你看呢~

UDN: 蔡政府繼續非核家園! 能源配比 確定排除核電

https://udn.com/news/story/7238/3625621

小心美國leveraged loans

美國的企業槓桿債務(cov-lite debts)已達$1.2兆美元,是08’年金融風暴前資金氾濫情形下的2倍。

換言之,若景氣出現反轉,則美國將面臨不亞於08’債務引發之金融危機。
但不同的是,現今Fed利率約在2.25~2.5%之間,遠低於2007年的5%。
從樂觀的一面看,像上次因連續調高利率使得海水退潮,裸泳者紛紛現出原形的機率應該較低;但從悲觀一面看,Fed手頭沒有多少子彈可以作戰。

川普總統明明正確地減稅、放鬆法規來取得經濟榮景,卻自己愚蠢地用貿易戰 — 本以為可以迅速攻城掠地,沒想到中國沒那麼弱,現在搞成經濟壕溝戰 — 削弱了正確政策帶來的好處。而我認為這幾次政治措施用光了川普的三把火,景氣真反轉,要能”即時”地再減稅、再放寬法規,恐怕難度很高。

我還是維持看法:貿易戰帶來的交易成本增長與資訊費用太高,投資人不要冒然進場為佳。
是的,長期投資的確不應該有太多進出市場舉措;但當侷限條件非常明顯不利於投資項目的財富增長時,退出持有現金為佳。除非,你的部位大到很難退出。

不過巨富如李嘉誠,在看到中國景氣趨緩侷限條件逐漸明朗時,歷經數年也依然漂亮成退功退出。我想一般人部位沒他那麼大吧。
—————————————–

1. The leveraged loan market has exploded since the financial crisis, doubling in size over the past decade to $1.2tn

2. More than 80 per cent of the market is now deemed “cov-lite”, according to LCD, meaning financial maintenance protections have been removed.

3. The US default rate is now just 1.6 per cent, well below the historical average of 3.1 per cent, says Ruth Yang, a managing director at 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In fact, they could stay this way for some time in part because covenants remain so loose.

FT:”Debt machine: are risks piling up in leveraged loans?” 

政府不該介入產業–舊文回顧

舊文回顧:
2008年時我就批評當年的馬英九政府不應該花費政府資源拯救DRAM與TFT-LCD產業。
全文連結:https://tinyurl.com/ya6nqx3t
08年一文同樣以經濟學的成本概念(經濟學的成本永遠都是指『機會成本』)切入,力陳資源錯置的下場。政府最好什麼都不做,讓市場處罰錯誤決策者才是上策。
2012年回顧雙D產業事件,時值DRAM主力的力晶虧損千億元依法下櫃。隨後如同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所闡述的經濟學觀念 — 資源錯置被市場處罰而破產,也只是資源重整(relocation),如重整後符合市場需求,則既有的資源一樣可以重新獲利。
此外,第二篇文章也進一步談到「政府補貼助長尋租」與「政府補貼實質是用人民稅款補貼外國人」此二觀念。
全文連結:https://tinyurl.com/y7ftz5tq

而這邊我再補充一點:
當年李登輝政府與陳水扁政府的在政府主政者「戒急用忍」、「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政策,以「保護國家高科技」為由限制LCD產業欲前往大陸投資,必須在台灣蓋十代線之後才能出去;DRAM業者想前進中國,政府也規定8吋以上晶圓廠技術不准出口。
這在經濟學來看都是愚蠢至極的政策。而事後回顧,這些政策非但沒有保障產業或技術,反而把產業給活活弄死。
這也是我一貫主張:政府沒有足夠的資訊做出正確市場決策,但政府內部錯誤誘因架構,卻有相當高機率刻意做出錯誤市場決策以保障少數政客利益。
因此政府對產業管越少越好。台灣的競爭力因蔣經國主政的逐步放鬆而得到發展,卻又在李登輝後的胡亂管理被箝制。恰恰是一場經濟學實驗。

WiMax案的啟示

WiMax案只是證明政府通常沒有足夠的資訊去做出正確抉擇。同時,公務員也往往沒有誘因去做出市場正確的抉擇,他們的誘因是「上司正確」。二者差異在於–私人企業做出錯誤市場決策時會被市場以虧損或破產處罰;公務員做出錯誤市場決策,一來自身幾乎不會受到任何虧損,甚至還會因為上司正確而升職。

更甭提當政府背後有尋租的利益團體力量在牽扯時,決策正確度只會更低不會高。

這就會回到我討論過的資源排擠與機會成本問題:政府的資源是靠暴力徵稅取得,並非透過自願性交易。

稅額與政府提供服務的量或品質都無關。此點註定了政府多數資源從取得到用途都是低效率。

因此政府花錢通常不管實際效益;與此同時,當資源被擺到錯誤項目上,損失的不只是資源本身,更是資本若能有效運用的未來收入(這就是經濟學上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