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Tesla電動卡車

Tesla推出電動semi truck,不像某些嘖嘖看好的樂觀派,我倒認為Elon Musk給我「翅膀沒硬就要飛」的感受。
 
這台卡車用的是Model 3的自動駕駛系統,而前陣子我才寫文舉出Tesla的自動駕駛系統被許多專家質疑 — 僅僅用了半套硬體設備(無論是晶片或感測裝置),卻宣稱需二~三套才能達成的全自動駕駛功能。是否誇大?
 
電動卡車其實也並非什麼新玩意,上個月Toyota才公布他們的燃料電池卡車,加速度並不輸給剛剛公布的Tesla卡車。(請見影片)

 
 
中國Chanji已經跟美國物流與車隊管理公司Ryder合作上市中小型電動卡車。但Tesla的電動卡車何時正式上市?通路怎麼安排?其量產能力如何?特別在Model3的延遲交貨惡例前提下,我們能相信Tesla多少?
 
再加上Tesla負責自動駕駛研發的技術長離職頻率實在太高,涉嫌誇大的技術放到大型卡車上安全性很難不起疑慮。
 
Tesla電動卡車實際運作成本是否真如宣傳中低?充電時間是否會佔去太多運作時間反造成虧損?零件損耗率是否真如其宣傳的那麼低?都是疑問。我不認為商業市場,卡車主的購買決策會跟家用車一樣大膽而願意嘗新。
 
同時我們也發現原有老車廠要追上Tesla並不太難,美國市場通用汽車的純電動車竟然賣得比Tesla還好!後發而先至在電動車市場裡,看來難度不如想像。

繼續閱讀 “關於Tesla電動卡車”

傳說日據台灣比大陸先進,國民黨阿兵哥竟然沒見過水龍頭鬧笑話,真的嗎?

這個都市傳說流傳已久,被許多無知者用來嘲笑當年國民黨乃至中國的落後。

先不說這種嘲笑本身就很可笑,既然你以有無自來水設施來嘲笑當年的中國,現今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或國家沒有普及的自來水系統,你是否也要公開嘲笑一番?

為何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傳說?

很簡單,國民黨是1949年敗退來台,而早在1935年上海知名影星阮玲玉所主演的經典電影「新女性」中即出現了「水龍頭」一幕。

片中阮玲玉飾演一名遭爛男人射後不理,未婚生下女兒後留其在家鄉由母親撫養,自己獨自一人來到上海某女校擔任音樂老師,辛苦攢錢養育一家。後來因種種打擊而考慮出賣身體、淪為妓女只為籌措將死女兒的醫藥費。

水龍頭場景出現在阮玲玉租屋處的過場,是一個屬中低環境的公寓(請見圖片)。

考察當年影評並未把「新女性」歸類為「科幻片」– 並無「太神奇,牆壁竟然會出水!這是什麼新科技?!」這類評論。

也無評論批判「新女性」太跳tone,「何以窮苦人家竟然出現水龍頭?!」這類指教。

顯見當年上海,水龍頭是隨處可見,即便在窮人住宅區域也非新奇事物。

換言之,對一部主打目標市場是女工、中下階層的大眾電影來說,出現水龍頭是如此輕描淡寫到無人注意的狀況,水龍頭在當時中國並非新奇、多數人未曾見過的玩意。

 

考察史料,中國最早出現自來水廠就是上海英租界,於1875年就設立(尚有當年上海申報的報導可查證,由三位洋人、一位華人共同投資),是國民黨敗退來台前74年。中國人自己設立自來水廠最早可知是李鴻章於1890年為了軍隊需要於大連引龍引泉之水設立水廠。

台灣自來水則晚至1895年,日本人為了軍隊需要於淡水、基隆聘請英國顧問設置軍事自來水廠,足足晚了上海20年。因為是專供軍隊使用,此時可能倒是台灣漢人還真沒見過水龍頭哩。

根據以上史料,我們可得知:要說國民黨阿兵哥沒見過水龍頭,或許少數人從偏遠地區來台可能如此。但要藉此嘲笑同時期中國比日據台灣落後,未免太弱也太不合常理。要知道,20世紀初期上海可是遠比東京還繁榮、還國際的知名都市,多少新奇事物上海有,東京還不見得會有哩。區區水龍頭,何以掛齒誇口而不知恥?

我們都知道19世紀後半到20世紀中國整體工業化能力是遠遜日本,平均人民財富也不如日本,無庸置疑。但這不代表新奇玩意兒或近代化設施只出現日本而不會出現在中國。

PS 新女性影片請參閱此連結,水龍頭一幕出現在4分50秒處:

談點西藏神權史

有在玩音響的應該都知道一片很有名的CD「阿姐鼓」。
 
什麼是阿姐鼓?
 
就是西藏喇嘛教拿二八年華的處女活活殺死後,用其人骨當支架、當鼓搥,用其人皮當鼓皮所製作成的樂器(名號:法器)來打擊的音樂。
 
西藏喇嘛教本質是非常黑暗、迷信且亂七八糟的宗教,跟正統佛教只是借其外衣的關係。
 
 
西藏採神權農奴制,所有土地歸喇嘛與行政人員所有,其他人民都是農奴。這就是為什麼過去西藏地區高達98%以上都是文盲。這也是為什麼西藏人會希望小孩出家當喇嘛,可不是因為什麼高貴的信仰,而是真金白銀地希冀小孩進入統治管理階層可以分一杯羹!
 
喇嘛教酷愛以人體為法器,例如拿眼睛當骰子,就會逼迫農奴挖去雙眼後眼珠曬乾進行加工,但是因為眼珠曬乾過程有損耗(有的爛掉了),所以只好多挖幾雙眼。以人體大腿骨或雙手為法器,所以許多農奴被迫斷腿割手,後半輩子只能乞討維生。
 
喇嘛教也酷愛以人體為禮品,所以喇嘛開home party,強迫12歲女農奴成為招待品,讓客人輪姦至滿意為止。用人頭蓋骨當碗,還鑲金邊哩。
 
達賴喇嘛是活佛轉世嗎?呵呵,說到這點就好笑。我們來看點喇嘛教歷史。
 
在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帝國時期,西藏被納入管理。當時西藏喇嘛教有三大教派(紅、白、黑教),喇嘛可以娶妻生子,所以「法王」採世襲制,父死傳子。到十五世紀時,西藏新興黃教,採取較嚴格的戒律,黃教喇嘛不可結婚,被多數蒙古人信仰,而當時蒙古可汗庵答汗冊封黃教法王為「聖識一切瓦齊爾達賴喇嘛」,簡稱「達賴喇嘛」。注意喔!達賴喇嘛原來是蒙古語!意指「智慧海」,是被蒙古人tag的標籤,才不是什麼活佛降世。之後庵答汗派兵協助達賴鎮壓西藏境內其他教派,至此黃教一統西藏。
 
而因為黃教不娶妻生子,所以法王繼位發生困難,從而發明「靈童轉世制」這麼一個荒謬騙局。
 
所謂靈童轉世,是現任達賴喇嘛去世前後,喇嘛們就編織各種跡象(例如現世達賴死時朝西方,就往西方找),隨便找個看似聰穎的三、四歲幼童迎入布達拉宮,接受喇嘛教教育。在成年可以「坐床」(也就是「親政」)之前,由喇嘛教執政官「第巴」掌權,可事實上即便坐床之後,第巴一樣手握宰相權力,因此西藏神權本質是雙首長制。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皇帝有時候會冊封第巴為教王。
 
如果達賴喇嘛成長過程太聰明,開始反抗甚至試圖改變既得利益集團的財路分配,則這位小活佛就會「被迫提早轉世」。
 
至於另一個班禪喇嘛,則是明末清初蒙古人為了方面統治西藏,另立一傀儡活佛號班禪,讓二者相鬥從而使得宗主國容易統治。注意,到清朝後,無論是達賴或班禪都需要經過清帝國皇帝正式冊封方有法律效力!中華民國曾制定「喇嘛轉世辦法」,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有「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所謂活佛是什麼東西,可知一二。
 
 
喇嘛教本質認為女人無法成佛,除非先轉世為男身。這就是為什麼佛教有尼姑(比丘尼),但喇嘛教沒有「女喇嘛」。所以現世的女人唯一用途就是跟喇嘛雙修,幫助喇嘛成佛。所謂雙修,說穿了就是當喇嘛發洩性慾的對象,就是「給人幹」的啦。
 
所以台灣一堆信奉喇嘛教的女人讓我很不解啊~怎麼會自願去當性奴勒?自願當妓女還有錢賺,怎麼比妓女還賤給人家玩免錢的?
 
 

政府獨裁與政治正確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al authoritarian and the western political correct is that the former one ironically encouraging some people to find out the truth but the latter one making people unconsciously satisfied with cheating themselves.

中國式政府獨裁與西方式政治正確之差異在於:前者反倒激發部分人去追求真相,但後者卻讓人們無意識地滿足於自我欺騙。

醫護過勞的真正元兇是健保制度而非勞基法

蘋果日報報導:「資方讚添彈性 假日開診料增 — 護理批修法倒退 台鐵工會嘆又要談判」

….護理人員團體更已在討論後續抗議行動。

一例一休實施後,基層診所假日不易請到藥師、護理師上班,開診率直直落。台灣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朱益宏說:「修正是對的,協會表示歡迎。」鬆綁7休1、延長加班時數等,都讓醫院經營與調整人力更有彈性,輪班間隔時間也可勞資協調,協會將研擬加班工時帳戶制,做為政府修法依據。

但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常務理事鄧雅文批評,此次修法「越修越倒退、越修越離譜」,工會「很不滿且嚴正抗議」,已有基層護理人員感到害怕、心寒,護理人員一旦過勞將是患者受害,政府完全置病患生命於不顧,工會正討論後續抗議行動。…

1. 今年1月在「我對一例一休的看法一文中」就透過經濟分析預言:「許多企業會選擇假日不提供服務甚或營運日期減少。」

事實上許多診所、郵局乃至於宅急便服務都取消了週末的部份甚或全部服務。可見經濟分析的科學預測性!

2. 但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顯然畫錯靶、開錯槍,竟然誤以為造成台灣醫護人員過勞的原因是因為勞基法、因為醫院資方剝削。部分醫生甚至天真地以為納入勞基法就可以免除過勞風險,這都是不懂經濟邏輯的現象。

台灣醫護過勞是非常典型的「人力供給短缺」,而經濟分析上,之所以造成醫療人力供給短缺最大也是唯一的元兇就是 — 健保制度!因為健保制度本質上就是一個買方壟斷的價格管制制度,透過政府強制暴力方式,片面決定醫療人員、醫院乃至於藥品的收入。當給付價格過低時,醫生與護理人員的租值被政府剝削,同時風險貼水(醫療糾紛不是問題,而是醫生有沒有足夠高的收入或類似美國醫療糾紛保險制度來概率上彌補風險)也偏低的情形下,願意投入醫護產業的勞力供給將逐漸降低。

是的,醫生收入在整體社會上看還是較高的一群,但優越性肯定不如健保制度之前。而醫生轉職其他行業的困難(無論是專業局限性與心理因素都會影響,柯文哲、賴清德轉戰政壇者僅是個案,佔整體醫生比例是很低的)使得健保制度下我們不會看到「人力忽然短缺」,而是會看到「人力逐漸短缺,特別從報酬率低、風險係數高的科別拓散出去」。

健保制度是台灣非常獨特、愚蠢而邪惡的制度,實質並非保險制度,而是一種政府強迫移轉財產的補貼制度–從看病次數少者身上移轉財產到看病多者與公務員身上。該制度之經濟效果就是侵害台灣醫療產業,也侵害患者選擇醫療與藥物的自由(因為價格管制下,高額或高成本藥物與醫療方式會被劣幣驅逐良幣般出場),同時醫院為了回收投資設備,也會因為醫療價格被管制而過低的前提下,不計實際患者是否需要地「過度檢查」或「過度治療」。這都是價格管制下必然發生的經濟規律。換言之,表面上看似台灣患者醫療費用低廉,其實背後被捅刀、被當冤大頭而不自知。唯一真正受到健保好處的就是因健保而生的公務體系與貪汙架構。

被迫移轉財產者,事實上就是被課稅。而偏偏台灣政府迂腐顢頇地、令人笑掉大牙地宣稱健保費或補充保費不是稅。試想今天你走進超商買條口香糖,店員會查詢你的收入後說:「因為你有股利收入所以要多收XX元」嗎?

台灣政府恰恰最喜歡「無視經濟規律」地推出各種愚蠢制度,一例一休不過是近例之一。回過頭來,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顯然打擊錯誤目標,該被譴責與檢討者,是註定要破產卻又會被續命以維護制度性貪汙的健保制度。是這個制度造成醫護收入降低、是這個制度造成醫護人力供給短缺、也是這個制度降低醫療品質與增加醫療浪費(無論是醫藥面或看診人數過多且重複面)、更是這個制度讓醫護人員的社會地位逐漸不被尊重。

這,都是經濟分析早就知道的必然結果。

有關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

加班拿不到加班費就現實狀況的經濟分析如下:
 
首先必須認知,現今僱傭契約本身是一種「委任代工契約」的變質。最簡單的想法,就是從傳統「家庭塑膠花組裝代工的計件論酬」轉換至「秘書工作」。
 
計件代工無所謂加不加班,因為報酬委託到「件」上,清清楚楚。而通常這個「件」的QC有清楚且容易的標準。如果代工者物件不符合標準,甚至做壞了,該怎麼賠償也多有行規。
 
但秘書工作多樣、複雜且難以論斷品質。也就是說,秘書今天接了30通電話,應答對話品質高不高?品質標準判斷不如前述家庭代工來得容易。
 
更何況秘書還有安排老闆行程、辦公室環境整理、老闆與來訪客戶餐點安排、與會擔任會議記錄等…各種雜七雜八工作,且並非每家企業的秘書工作內容都相似。
 
這時候工資論酬方式難以繼續「論件」,最有效率的方式是「被委託」到買賣雙方都不太會有爭議的「時間」上。
 
重點來了!雇主雇用員工,從來就不是「要買員工的時間」,而是「要買員工的生產力」,只是因為現代工作內容複雜化、分工也複雜化(例如複雜的生產線設備工程師,其工作內容也難以論件計酬)等等原因,工業革命後出現了「僱傭契約」這種「將計價單位委託到時間」的安排。
 
理解這點我們可以推出:
 
當工人提供的生產力容易計件與QC,就不容易出現老闆不付加班費的現象;反之當工人提供的生產力難以計件與QC,模糊空間大則加班費就容易有爭議。
 
放到真實世界驗證,一般生產線上的工人加班費計算都不太容易有問題。例如塑膠射出業,現場操作員一小時可以生產多少產品、其中QC應達標準幾何…等,都容易被監督與計算,這類人的加班費都算得很準,而且這類人多半也很愛加班多拿錢。

在台灣中南部很多邊際工廠,反而是「以不給加班來懲罰某些員工的不良行為,例如喝酒吸毒後上工」!也就是說,制定一例一休的立法者根本不知道真實世界存在這種現象,才會有逼人休息的愚蠢安排,自以為自己更知道工人要什麼。
 

白領階層則相反,特別是坐辦公室的雇員、業務,這群人生產力難以監督。比如法務工作,在公司有案件、契約或草約等各種活動出現之前,法務在公司裡還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有時候一天空坐到下午3、4點,才出現一份契約要審,若剛好是很複雜又緊急的契約,可能審到半夜1點才下班。實際工作時間差不多是8小時,但要不要算加班費?勞方肯定認為要算,因為stand-by的時間也要算;可資方呢?就要看公司租值高不高了。

管理階層也容易出現工作出現時機不固定的狀況。例如過去我曾經營百貨公司專櫃,某日半夜11點櫃姊打電話向幹部哭訴被男友毆打趕出家門,公司幹部半夜出去照顧櫃姊安排住宿與寄放行李的地方,幫忙聯繫報警,以求明早這位櫃姊可以準時照班工作。因為這位幹部實在無法在半夜調度到願意或能夠明早替班的人。試問這位管理階層要不要拿加班費?時間怎麼算?

白領的生產力難以量度,還有個最常見的現象就是偷懶 — 我知道許多香港白領打工仔(上班族)9點上工,10點前都在上網吃早餐,11點開始跟同事討論午餐上哪吃,12點準時去吃午餐,中間接兩三通電話;下午回來昏沉到2點多開始有人招集訂購三點一刻下午茶,四點後(或老闆回來後)才真正進入工作狀態。

 
我在台灣待過員工數萬人的機構也做過30人以下小企業,辦公室裡類似香港打工仔的狀況一樣很常見。
 
而這種人最容易出現加班卻沒有加班費的情形。
 
講難聽點,如果真的當過老闆就知道,這種人有臉來要加班費的話,我倒要檢討他正常工時8小時裡究竟做了什麼。同樣的,身為老闆,我非常討厭員工正常工時偷懶來創造加班,這種加班不但浪費了我的水電空調費用,浪費我的加班費,也浪費我原本支出的正常工資。
 
最後談一種非常特殊的加班:公務機關的故意加班。
 
有一種情形我只在公家機關見過,就是某些公務員表現好,上司希望為其加薪但苦於公務體制的顢頇與桎梏。而單位的加班費預算還有額度,所以叫這幾個員工來單位「削鉛筆」賺加班費。對,你沒聽錯,工作內容就只是削鉛筆,削到加班時間夠了再走人,達到實質加薪的目的。
 
這種詭異狀況我是親身見過才知道還有這種事。
 
以上是有關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真實世界的僱傭關係因應各行各業而千變萬化,但讀者要知道與掌握的超級重點,在於生產力量度困難時,方才出現「計價委託到工時」之安排,是現今諸多僱傭契約背後問題所在,也是為什麼政府妄圖透過法律規範勞雇關係是緣木求魚、痴人說夢。
 

WSJ: Sears百貨遲暮之年


上篇文章「PCHome競爭下的租值流失」我在文末提到:

…當然在集客能力還不錯的前提下,廠商或許勉強容忍;可一旦集客能力下滑或引起廠商懷疑,則廠商傾刻間棄PCHome如敝屣也是很可能的。特別是那些在PCHome上經營可邊際利益已經很低的廠商。…

供應商在市場競爭下如何翻臉如翻書,馬上就有現成的例子可供參考 — 美國百年老店Sears百貨。這家124年歷史的美國百貨公司,看來是狂瀾既倒、大廈將傾。

WSJ報導:「Inside the Decline of Sears, the Amazon of the 20th Century

摘要:

1. 堂堂百年百貨公司竟然被供應商MGA Entertainment嗆聲:「我們已經降低他們信用評價與付款天數,如果他們敢遲一天付清款項,我立馬斷它的貨!」

2. 堂堂百年百貨公司,如今竟然要先捧現金給LG、Samsung,此二公司足額收清後才肯供貨。

3. 合作關係長達100年的Whirpool(惠而浦)竟也不想跟Sears玩了,想當初1920年時還是Sears捧紅Whirpool的。果然商場無朋友啊!形勢比人強,2002年時,Sears還佔Whirpool 20%的營收,如今卻是3%不到。談判籌碼顯然不在Sears這方。可如果Sears談判能力差,不能壓低售價,則生意將更冷淡,更無談判條件,陷入惡性循環將無可避免。

2017年初Whirpool單方面要求減少在Sears通路上架的商品種類並提高價格,Sears認為這是違約行為並提出抗議。

Whirpool表示:「那簡單,問題很容易處理,我們就全面斷貨!」搞不好Whirpool甚至暗想:「Sears你去法院告我們違約,很可能判決出來之前,你們早就不存在囉….」

4. 2011年以來,Sears累計虧損達$100.4億美元。雇員也從全盛時期1960年代的超過30萬人,減為一半不到。

5.19世紀末,Sears以郵購目錄起家,到1960年代末期Sears百貨呼風喚雨,年營業額佔美國GDP的1%!

1973年在芝加哥風光蓋了當時世界最高110層樓的Chicago Tower。

同時間跨足汽車百貨、自創Kenmore家電品牌、Craftsman手工具品牌、DieHard電池品牌,甚至開了自家的保險公司Allstate Insurance,也搞了與摩根史坦利合作的Discover信用卡。 簡直是多領域經營下尚游刃有餘,宛若通路界天之驕子,喊水結冰。

那如今的失敗是否因為顢頇遲鈍不曉得擁抱網路科技?錯了。早在1989年,Sears百貨就與IBM合作開發線上服務。當時多數人甚至聽都沒聽過網際網路這名詞哩!可事實上Amazon.com不過是壓垮Sears的最後一根稻草,先前WalMart與Target的興起,就已經重重打擊到Sears的生意了。

諸多問題隱隱存在,但在現任老闆Edward Lampert接手經營後,更將Sears如電影「末路狂花」般往斷崖狂奔。Edward Lampert是基金操盤人起家,2003年買下破產的Kmart並成功使其敗部復活後,再以Kmart股份買下Sears。然而其一貫的壓低各項成本、購回自家股票等金融作帳手法,即便一度讓Sears股價於2005年攀升至$180,也不敵實際營運上日漸衰敗、定位錯誤且久久未曾更新而氣氛詭譎嚇人的商場環境所造成的營運衰退,如今股價約在$6遊走。

Lampert甚至曾在2007年的股東信中強調:「Unless we believe we will receive an adequate return on investment, we will not spend money on capital expenditures to build new stores or upgrade our existing base simply because our competitors do. (除非我們確信會得到適當的回報,否則我們不會僅因為對手蓋新店面或升級既有店面,就隨之起舞跟著花錢增加資本支出。)」我還記得2010年前後考察加州幾個大型shopping centers時,走進Sears猶如走進時光隧道,回到1990年代初全聯福利中心或2000年鄉鎮區域的三商百貨的感覺。髒、亂、舊、空是最直接而明顯的感受。

顯然這位Edward Lampert笨到埋著頭在土堆裡不管競爭對手在做什麼,也不管真實世界客戶要什麼,而是自顧自地玩金融遊戲。親近人士指出,Lampert一年根本沒到Sears總部幾次,更甭提實際到Sears賣場視察或消費,而是讓經理人每一季飛到Lampert位於佛羅里達的私人豪宅中簡報。因為他曾經被綁票勒索,所以打死不肯走出家門。

總結:Sears已經落入失敗的惡性循環中–供應商斷貨、週轉金被迫提高、偏偏營業額快速下滑–,要救很難;特別是主事者本身就是問題根源,連要存活我看都不容易。

PCHome競爭下的租值流失


上個月甫才發表「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一文,提到過去我曾與PCHome合作的不愉快經驗:

我的商品虛擬通路部分曾在PCHome 24h、PCHome商店街與MOMO分別上架,並都簽訂契約。但PChome方宣傳往往不力,而且能選擇的宣傳廣告工具極少,代價又往往太高(C/P值過低)。又PM對於廠商名牌與否明顯大小眼,許多促銷活動同樣參加,名牌曝光率還是高過新創產品,單分攤促銷費用上卻高得離奇。後來我公司商品也打電視與主流報紙全國全版廣告後,PM態度才稍有轉變。

此外產品毛利率由PCHome單方面認定,因此要扣你多少費用也是PCHome自己說了算。甚至要調漲都沒有預告期間或磋商,PCHome自己偷偷摸摸就調了。

再者產品熱銷款與滯銷款都可能被PCHome擅自調降售價,事前也不通知廠商。造成廠商片面損失不說,當其他通路跟廠商抗議時,廠商更是難以處理。

又,併貨寄送時,紙箱材積成本分配上也是由PCHome擅自決定,而容易發生不公平或材積小者卻負擔過重現象。

又,PCHome倉庫環境惡劣非常,我們放在公司倉儲2年不壞(商品保存期限2年),新產出貨品放到PCHome倉儲竟然2週內就質變。消費者向我公司投訴商品品質時,我們不斷追查才發現問題根本不在商品本身,而是PCHome倉儲環境太糟糕。但怎麼建議,PCHome都是老大不屌你。當然對於我公司產品商譽受損也是不聞不問。

各位覺得PCHome 24h消費網頁是不是很落伍、很過時?告訴你,廠商後台更爛更難看也更難用到爆!甚至商品說明或上下架更新都非即時的!

基於此不愉快體驗,我與PCHome一年合作到期斷然拒絕續約。

以上經驗年日略久,或許記憶中細節略有出入,但整體印象惡劣存留至今。希望現在PCHome不再如此。

我並未跟蝦皮有過合作,但特別寫這段是要強調:電商競爭面相非常廣,消費者面的集客能力、倉儲效率品質與可靠度、廠商面的合作內涵等,都會是競爭的內容。

免運費不過是眾多競爭條件之一,恐怕不完全是決定性條件。….

如今剛剛公布的網家106年第3季綜合損益表,轉盈為虧每股虧損0.12元,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推銷費用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增近6成!單季推銷費用就高達10億台幣。單季獲利也從去年同期的2.3億衰退為今年第三季的虧損9千多萬。從經濟分析觀點來看,這是很明顯的「競爭之下,上頭租值受損」的態樣。

價值投資者喜歡拿巴菲特的「護城河」觀念出來說嘴,但其實並不正確。不知巴菲特是故意含糊語意不清,亦或純粹嘗試白話舉例造成概念過度簡化。

真正價值投資應該要看的,是上頭租值的形成、財報中的呈現方式以及對抗競爭下租值流失的比例與速度。

我上個月的文章中,從自身經驗很明白地指出,如PCHome、蝦皮、MOMO這類虛擬通路的競爭並不完全在「免運費」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上,而牽涉到多方面的競爭與資源整合。PCHome過去獨大時代,老大心態下的表現其實並不特別優異,至少身為合作廠商的我來說,主觀感覺是比與天貓、淘寶或美國Amazon合作還差的。PCHome很像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近日又在群組中看到廠商反應PCHome片面要求合作廠商吸收行銷費用、簡訊費用等成本,讓我深覺這家公司其實沒有發現自己問題出在哪些魔鬼細節,而只想跟蝦皮拼銀彈同時轉嫁成本給合作廠商。

當然在集客能力還不錯的前提下,廠商或許勉強容忍;可一旦集客能力下滑或引起廠商懷疑,則廠商傾刻間棄PCHome如敝屣也是很可能的。特別是那些在PCHome上經營可邊際利益已經很低的廠商。

眼看他樓起,說不定會比我想像中還快看到他樓塌…當然很可能在此之前已經被外資或競爭對手買下也說不定。現在說這個還太早,希望PCHome多加油囉!

中藥馬兜鈴酸的問題

關於中藥馬兜鈴酸的問題,可以參考這位史丹佛電機博士後來轉業中醫的文章「中藥有馬兜鈴酸致癌的問題?」。

我另外想補充的點有三:

1. 「98位台大醫院與長庚醫院的肝癌病人,發現其中有76位病人帶有馬兜鈴酸代謝物與基因具嘌吟核的碳基化合物結合而成的「馬兜鈴酸基因突變指紋」,因此認定「台灣近八成的肝癌是由馬兜鈴酸引起的」。」這樣研究的樣本數會不會太少?

再者,科學邏輯上「高比例肝癌患者具備這樣的馬兜鈴酸基因突變指紋」是否可以反推成「馬兜鈴酸引起肝癌」?我認為是講不通且邏輯過度跳躍。

這就像「下雨時,往往天空有很高比例的被雲遮蔽」這樣的現象,可以反推成「天空有高比例的雲就會引起下雨」?邏輯上顯然是錯的。

又,其他侷限條件呢?怎麼都不見侷限條件之排除或指明,就能得到結論?這樣還是符合科學方法的研究嗎?

我認為現今有非常多的醫學研究,無論是作者本身或被記者解讀之後,常有這種邏輯錯誤出現。

2. 相關馬兜鈴酸完全沒有討論劑量。

中藥跟西藥一樣,某些東西低劑量與高劑量時有極差異!低劑量能治療疾病,高劑量卻可以殺人。

講更極端,純水(H2O)高劑量下一樣可以毒死人。

可我看到的台灣報導,記者完全不提馬兜鈴酸要多高的劑量才會引發肝癌?低劑量下是否還具備高毒性?

此外,如同本文作者強調,同樣叫「木通」,但中藥真正在使用的「川木通」並不含馬兜鈴酸;相反地,含馬兜鈴酸的「關木通」中醫並不使用,中醫藥典也特別名列提醒醫師、藥師要詳加分辨。

記者不顧真實中醫用藥方式乃至於藥典記載,一杆子把中藥打成「台灣引發肝癌主因」的入罪模式,未免太紅衛兵了吧?

而過去30年來,台灣醫藥衛生官方單位乃至於少部分西醫常常用這種混水摸魚地抹黑栽贓污衊中醫,究竟是無知亦或別有居心?

3. 刻意忽略中藥炮製

許多中藥的生藥具有毒性無誤,但實際中醫少有人會使用生藥,而多須經過炮製。

我想許多跟我一樣家裡從事中藥的小孩,打小就對「雷公炮製法」耳熟能詳。

生附子毒性猛烈,可能引發心臟麻痺;可是炮附子卻是許多慢性病患需要的良藥。

過去我看過一些台灣醫師批評某些中藥生藥含烏頭鹼,極其危險云云… 可實務上沒有人用生藥啊!這就像許多西藥的原料也是劇毒,難道我能就此批判西醫刻意拿毒藥餵病人?

當然如某些化療,還真的就是拿毒藥餵病人,有本事你找個身體正常的人來吃吃?

又,某些藥材原料沒太大問題,反倒是被西藥精煉萃取過之後成為毒藥!最知名就是麻黃,中醫主要用來宣肺、發疹、止咳、通鼻竅、止癢,被西藥精煉過後的麻黃素倒成為安非他命的原料(當然化工技術進步,提煉麻黃鹼不見得一定要用麻黃)。試問這又是誰的過錯?

Apple將停用Qualcomm晶片?

Apple 與Qualcomm為了專利授權費引發的一系列法律戰,終於燒到商戰囉!華爾街日報最新報導:「Apple Is Designing iPhones, iPads That Would Drop Qualcomm Components

Apple一年光支付專利授權費(不包含晶片採購費用)給Qualcomm就高達$28億美元,佔Qualcomm EPS的30%。

面對這樣的大客戶,Qualcomm態度硬得讓我有點匪夷所思耶。

的確,專利是一種人為擬制的壟斷權,是一種privilege。但美國法上,專利的權利範圍還是有其限制的。除了專利本身claim的範疇之外,反托拉斯法也會限制專利權的應用。

最常見就是當專利權被認為構成industrial standard時,專利會被迫開放使用,也可能由法院決定什麼叫做合理授權費(reasonable royalty)。目前看來Qualcomm的聲明與訴訟都很聰明地避開,宣稱被Apple侵害的都是非行業標準(non-industrial standard patents)。

可究竟是不是?其實是由法院認定。

另一方面,就算被認定不是,只要法院說你有或意圖濫用壟斷地位(to or intent to take advantage of monopoly power),則一樣可以認定專利被濫用而以判決限縮之。

講白話,就是即便Qualcomm擁有世界上最大、最好、最豐富的無線傳輸技術相關專利,不代表專利侵權訴訟贏面就大;甚至反過來,正因為專利池(patent pool)太大,被法院認定濫用專利壟斷的可能性也隨之提高。

如果是我,面對最大客戶態度上應該不會這麼硬頸。

不過話說我以前跟Qualcomm接洽的經驗,他們還真的挺囂張…所以可能囂張習慣了吧 XD

新消息指出Apple可能新產品會全面停止使用Qualcomm晶片,改以Intel為主(可是Intel在這一塊不是比較弱嗎?)

聯發科會漁翁得利受到Apple關愛眼神嗎?(話說聯發科4G之後不是又更弱嗎?)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消息一出Qualcomm股價立馬下跌6.77%。Apple則沉浸在iPhone X可能大賣的樂觀氛圍,繼續維持這幾天的漲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