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街頭藝人收入銳減

聯合報報導:「收入大減 街頭藝人從街頭消失」

報導原文:「…擅長扯鈴與雜技的街頭藝人卓家宏是總統盃扯鈴冠軍,有西班牙國際馬戲團藝術節金獎頭銜,當過周杰倫演唱會的扯鈴老師。他說,六、七年前在台北市信義區演出三小時進帳七千元,「現在根本不可能」。
自彈自唱的劉小凱也說,這兩年收入明顯減少,以前聽眾出手動輒五百、一千,現在以百元鈔居多。他說,有同行轉到大陸城市的民歌餐廳駐唱求個穩定。
也是吉他彈唱的洪揚固定在國道新營休息站表演,他說,這一年來收入大減三到四成,所幸平常在電子業上班,假日才兼差當街頭藝人,「如果專職做這行,可能會餓死。」…」
===================================

問題點在於:是因為景氣不好(包含整體社會收入成長預期下降)亦或是競爭增加,造成街頭藝人的收入減少?


對照台北市政府的街頭藝人執照數量統計來看,似乎景氣不好的可能性更高一點。

2013年~2018年的有效街頭藝人證照數量分別是:1207、938、937、936、956、946

2013到2014年街頭藝人證照數量有大幅衰減,對照報導中「六、七年前高收入」的敘述,可佐證2013年以前街頭藝人收入應該是真的比較高。14年的大幅衰退,很可能是收入下降使得許多人放棄此執照不再換新證。


2014年以來街頭藝人證照數量幾乎持平,也表示競爭的激烈性應無太大變化。也可看做其收入/租值不足以吸引相當量的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市場。

而可以進一步談的是,街頭藝人這種絕佳社會整體收入的邊際觀察標的,其2018年的收入未有改善可以某個面相地反映「台灣並未從中美貿易戰中真正獲得利益」。

這也是我之前提過的邊際轉變觀察技巧:一個社會景氣好到爆炸,反映的是「實質收入增加+預期未來收入增加」,這種景況台灣有過 — 1980年代南橫公路上路邊烤小鳥的攤販多如牛毛還家家生意興隆。

再次打臉胡大媽一干胡扯的偽財經專家。

順道一提,我在「經濟分析的牛刀小試」一文中示範了「如何正確觀察景氣」,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文章連結:https://tinyurl.com/y6x59zud

為什麼「買粉專」事件越來越假?

除了先前我們提過的「買粉專效益很低,因為粉絲是來享受思想毒品而非學習真相真理」這點約束粉專買賣註定效果不好,輿論操控內行者才不會蠢成這樣之外。

更值得注意的發展是:”本來應該越低調越好的買賣交涉,現在不但一個比一個高調,竟然曝光後還有繼續出價的行為?!”

這點太不符合常理。

事實上就算真有粉專詢價買賣的企圖,前兩三次曝光之後,操盤人也理應馬上收手轉走他途。這只是簡單的成本效益分析。

這也是說,後來的曝光「自導自演」可能性越來越高。因為唯有自導自演,曝光才顯得”有價值”。這,還是簡單的成本效益分析。

論文分享–TI-CNN: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for FakeNews Detection

看看北京研究「AI偵測假新聞」的論文「TI-CNN: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for Fake News Detection」人家怎樣從各個面相切入(甚至連圖片的解析度都考量在內)偵測假新聞,再看看蔡英文政府對付假新聞的手法 — 逼退獨立機關NCC主委、揚言開罰、發動政黨打手言論圍勦…。
我們除了問:「哪邊更像獨裁政府?」更不禁感慨:
1. 「人家都上外太空了,我們只會假大空。」
2. 「台灣政客並非真正想處理假新聞問題,他們只是想靠這個議題奪權或繼續維持政權」
論文網址:https://arxiv.org/pdf/1806.00749.pdf?fbclid=IwAR0jTyja3CElJinMyKu6J61h6Iha4PK3Nx5vNtiRO3Da0T1Zzcl9-ooE5QA

關於買政治性粉絲專業


「買粉專」謠言根本忽略好幾個事實與基本經濟學原理,而其中最重要的一個點是:

多數人追蹤某些特定政治立場粉專並非要「學習新資訊(learn new information)」,其實只是要「藉由他人肯定自已的偏見 (re-confirm his prejudice)」。

那些政治立場明顯的粉專就算真的被買,也沒本錢改變風向 — 因為粉絲要的是思想毒品而非真相真理。此處不再賣酒,人們就會去他處。

本日笑點


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口,土地面積3萬6千平方公里,光是2019年1、2月份就共發生5932次火災。平均一週發生700多次(其中人為縱火43件,自殺15件)。

大陸13.86億人口,土地面積960萬平方公里。然後這位胡大媽拿二週內發生的11件火災來說嘴「中國處於危急狀態所以需要資訊戰介入台灣選舉」。

你這胡大媽的分析水平會不會太low啦?

租金管制下還有居住正義?

租金管制是經濟學上世紀70年代以前就研究到爛的題目了,竟然連租金管制下場是窮人更無立錐之地都不知道。

20世紀初紐約的租金管制導致key money的發明也不知道。

Milton Friedman 與George Stigler 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共同撰寫的知名論文「Roofs or Ceilings? The Current Housing Problem」以1906年甫大地震後225,000人無家可歸的舊金山市為研究對象,發現當時無力管制的市政府放任市場自由定價,結果是多數人很快找到新家,即便是十分貧窮者,也有與之對應的廉價房屋提供(1906 advertisement “Six-room house and bath, with 2 additional rooms in basement having fire-places, nicely furnished; fine piano; … $45.”)

但到了1946年,舊金山因人口增長而推出租金管制,明明房屋短缺嚴重性遠不如1906年大地震後的慘狀,但卻發生多數人租不到房子的窘境!


根據二位經濟學大神研究,1906年每一個想租屋的人,大約有10間房子供選擇;但租金管制後的1946年,每375個求租客對應10間房子供給。

范大記者還傻傻地以為租金管制可以帶來居住正義?號稱駐美20幾年的記者,專業程度令人堪憂。甭說經濟學理論,連曾經發生過的現象都很無知呢。

中美貿易戰檢驗 — Oracle裁員消息

不知道消息是否為真。

但以Oracle的財報來看,近2季的營收與毛利均相較於上個會計年度(2018/5/31結束)平均衰退約4~7%。

這邊我要特別點出:2015 v 2016 v 2017 v 2018會計年度營收成長率分別為:(3.1%)、1.84%與5.57%。此意味川普減稅方案帶來的景氣刺激確實存在。特別注意該減稅方案於2017年12月22日國會通過後由川普總統簽字正式生效,因此該方案實質效果(加上通過前的預期效應)發生在2018年會計年度(2017/6/1 ~2018/5/31)相當正常。

換言之,2019年會計年度的前二季度剛好是2018年6月起算,洽逢中美貿易戰火熱之際,加上營收不增反降4~7%確實可能加強Oracle公司對未來景氣之悲觀預測。這也是我多篇文字預言「中美貿易戰會打掉減稅與deregulation帶來的經濟利益」反應到真實世界的現象之一。

因此而有一定程度的裁員與組織重整應屬情理之中。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327mit005

為什麼祖克柏要求更多網際網路法規管制?Why Zuckerberg wants more Internet regulations?

It’s easy to tell.

  1. More internet regulations mean that only the big companies have enough rent value/ resources to comply with. New competitors may hardly have the abilities to follow the rules, which could be wiped out by laws but not by competitions.
  2. Massively global regulations on the social-network markets require a lot of people who are familiar with such industries. People from Facebook would inevitably be part of the rule makers. As one of them, the monopoly power of Facebook will be raised.
  3. Nonetheless, it could be impossible to get so many complex things done in a short period, Zuckerberg still has and enjoys the new and positive PR image.

Zuckerberg is smart that he re-direct the competition from the market into the political rent-seeking area by claiming that he wants to protect the users or the privacy.

道理很簡單:
1. 更多網際網路管制下,只有Facebook這類大企業才有足夠的租值/資源去配合,直接扼殺後起新秀的生存可能性。
2. 社群媒體的大規模全球性管制,必然要引進FB現存大公司的人馬參與制定與草案起擬,這也必然等於FB搖身一變為社群媒體法律遊戲規則制定者,享有的壟斷租值又將更高。
3. 即便短時間內做不到如此大規模的法規制定與執行,祖克柏也成功藉由如此發言佔據有利公關形象。

換言之,跟許多老前輩一樣打著「保護使用者、保護隱私」等名義,其實祖克柏很聰明地將競爭導入「尋租市場」。
https://www.wsj.com/articles/facebook-chief-mark-zuckerberg-wants-more-internet-regulation-11553999323

簡論波音投資機會

近日美國波音公司音737MAX機型可能瑕疵引發兩次慘重空難而股價下跌(見圖)

許多網友詢問是否是入場買股的好時機,我個人偏向否定。因近日繁忙,我簡單以財務與法律風險分析兩方面切入:

我們從波音公司2018年公開年報大概可以發現以下幾個事實:

(見圖)

  1. 商用飛機市場與售後服務市場約佔波音總營收 76.87%
  2. 商用飛機市場與售後服務市場佔波音來自營運之利益的86.77%
  3. 以營運利益率來看,商用飛機市場、國防市場與售後服務市場分別是:13%、6.87%與14.82%。國防武器市場顯然沒有想像中好賺。
  4. 雖然波音是世界級國防軍事武器商,但財報清楚顯示其公司經濟命脈還是來自於民用市場,無論從營收或收益兩方面觀察。
  5. 目前波音以受理訂單並排入預定出貨的商用機種有:737、747、767、777X、787等機型。其中737機型佔總訂單的80.16%(以飛機數量看)。而737MAX8 恰恰是此次事故機種。

從中國開始世界主要國家,甚至連美國政府在內,都要求停飛737機型並重新檢查。而也傳出印尼航空取消49架飛機訂單,某些國家航空公司也可能跟進。

消息指出波音此機型的操控系統軟體恐怕真存在特定瑕疵,造成飛機航行控制上的災難。

這就帶入本文第二個角度:法律風險

美國法上,飛機事故中如果飛機本身有製造或設計上瑕疵,依然適用「侵權行為」的product liability。這點從1976年的聯邦第二巡迴法院判決「Bruce v. Martin-Marietta Corporation」可得證。

product liability基本有三塊瑕疵廠商均可能負擔strict liability:

a. manufacturing defect
b. design defect
c. failure to warn

(請參考 Restatement of Law, Torts, §402 (A))

以波音737MAX機型案來看,落入(a)與(b)的可能性都存在。

尤其落入design defect的話,我認為這類下美國判例樹立的兩項檢測:consumer expectation test與risk-utility test 波音應該都很難過關,因為當法院要求證明波音的設計瑕疵存在「當時技術上極限時」,原告律師只要簡單以空中巴士或它牌飛機的操控系統軟體證明「reasonable alternative design」確實存在且並非經濟成本上之不可能,波音幾乎難以狡辯脫身。

換言之,過去我投資默克藥廠依據的科技抗辯(state of art)在波音737MAX案中應該是難以援用主張。

當然,波音應該還是會選擇以和解來結案。只是辮子纂在人家手上,即便和解,要付出的代價恐怕現階段難以估計,甚至難以看到可能的上限。而偏偏737機型正是波音最主要收入來源!

最後,波音事故發生前股價可謂是「史上最高」。這與近年的資金氾濫、川普的減稅措施等等諸多原因有關,暫且不提。值得注意的是事故發生後,波音股價縱有下跌其實幅度並非很大。在考量「潛在風險」與「安全邊際要求」下,以及手上還有更好的標的,我選擇放棄此機會,縱然我也相信賭對的人或可賺一筆。在此祝福勇敢下注者。

關於自私的假設

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簡單說我的看法是:
經濟學「自私的假設」跟物理學「引力」假設一樣只是一種科學性的想像說法,引力到底是什麼我們不清楚,但在理論中放入引力概念,可以清楚地解釋慢速運動下我們看到的「物體自由落體時速度變化」。而在天體大質量運動時,我們又引入了「場」的觀念才能更正確的解釋觀察到的現象。


同樣的,自私的假設真實經濟學內涵應該是「一條向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說穿了就是人類行為傾向在侷限條件下以更小代價換取更大收益」。只要符合這個行為模式,都可稱之為「自私」。


而行為者主觀上有無認知到「自私」並不重要,猶如物體不需要「認知到引力」就受到這個自然定律作用。

至於為什麼人會有自私的行為模式,我認為最好的解釋是:一切生物均有,因為不採取此策略的DNA早就被競爭淘汰。

因此嚴格說來,驅動人們採取自私行為模式的主因來自於「生存的競爭」。

補充:任何制度下人的行為都會符合自私假設。(向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 — 傾向以更少代價換取更大回報)
自私並非行為的動力甚至某種制度的運作原理,自私只是一種人類行為必然的模式。
而不同制度存在不同費用,競爭之下,低費用者勝出而已。
進一步可以參考Milton Friedman這段訪談:
https://youtu.be/RWsx1X8PV_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