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隨筆

之前在口罩經濟簡易分析我談過,類似流行病疫情這種重大客觀侷限條件改變時,需求曲線可以快速向右上方移動,這時候整體市場會變成俗稱的「賣方市場」 — 賣方比買方強勢。

賣方不但可以減少廣告費用,甚至會由買方負擔廣告費用 — 買方們奔相走告詢問何處有貨可買。

要更進一步了解這層經濟學關係的轉變,我要再次推薦我舉過的經濟學大師張五常知名論文「蜜蜂神話(The Fable of Bees)」

“此文調查華盛頓州果農與養蜂人之間複雜的契約關係,證明傳統經濟學的外部性成本、外部性利益理論壓根只是一群象牙塔學者對真實世界無知所導致。
傳統經濟學認為養蜂人佔了果農便宜,免費從果園的花朵中取得花蜜生產蜂蜜,政府應該介入,扣養蜂人稅補貼果農;反之,果農也佔養蜂人便宜,享受蜜蜂授粉服務卻沒付費,政府也該介入,扣果農稅補貼養蜂人。對嗎?

張五常實地到盛產蘋果的華盛頓州調查後指出,真實世界是:有些植物品種,需要蜜蜂授粉但是產蜜量低,此時果農得付費購買養蜂人的「授粉服務」。有些植物品種則是不太需要蜜蜂授粉,但產蜜量很高,這時候是養蜂人要付費給果農「購買花蜜」。更多植物品種,開花初期與末期,對授粉的需求與產蜜量都會變化,這時候果農與養蜂人就有複雜的契約安排,用月結的方式來結算究竟是誰要付誰錢。

張五常甚至直言:果農與養蜂人之間甚至有「仲介」在安排媒合,而果園附近的公共電話亭電話簿中,就有這些仲介的電話廣告刊登,可供諮詢。傳統經濟學家壓根沒去過一次果園,只是在辦公室裡幻想,幻想出外部性理論。

此文另外一個重要的意涵在於A相對於B更有價值時,AB互易時存在價差時,B要額外付費;反之亦然。這是個淺顯的道理,但偏偏很多人忽略或故意忽略。”

從蜜蜂神話一文我們亦可推知,需求曲線的變動不僅僅是影響了市價的釐定,甚至可以顛倒買賣關係;其實背後「交易費用的分攤」也會隨之決定。

故真實世界我們可以看到市價雖無變動,但交易條件改變,如付款方式、付款期限、風險移轉(FOB轉為EXV或DAP)、保固條款等改變,都可以探知真實需求與供給的變化。題外話一句,許多表面上看似搭售的安排,實質都只是反應需求供給變化。

作為交易費用的一種,廣告費由誰負擔自然也適用同樣的經濟學定理。只是一般人不習慣「買方負擔廣告費」的現象,但想深一層,常見的求才廣告就是一種買方負擔廣告費用的安排。

因此我們可以說:

在全世界因COVID-19疫情需要各種醫療資源孔急,需求曲線極端地移到右上方的此時此刻,還需要廣告「Taiwan Can Help」,經濟邏輯來看很可能只代表:「Taiwan is helpless.」

FT: 新冠病毒疫情暴露美國網路建設不足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Coronavirus exposes America’s broadband problem

重點摘錄:
1. 目前美國仍有2100萬人口完全沒有網路可以使用。Pew Research Center研究指出美國鄉村地區約1/3人口家裡沒有網路可使用。

2. FCC製作的美國網路普及地圖準確度遠遠不足,報導的主人公Tom Egan雖然住在紐約上州,距離最近的城市僅15分鐘車程,在FCC此地圖上應該「有網路建設」,但事實是過去30年來Egan的家裡始終沒有網路可以使用。

他早已放棄向ISP業者申請網路,因為即便線路就在他的住家半英哩外,業者依然以「用戶不足以負擔成本」為由拒絕多拉半英哩。

於是他自己購買$4000美元的天線裝在隔壁山丘上友人屋頂,再把訊號轉至自家。

Egan居住區域的小孩如要使用網路,只能上圖書館或提供免費wifi的連鎖速食餐廳。

但此次COVID-19疫情讓這些提供網路的地點都停止營業,被迫困在家中的學童們其實並無網路可以使用。

3. 英國網路覆蓋率達99.5%;歐盟地區是96.7%。
(中國大陸行政村通光纖比例96%,行政村4G網路覆蓋率95%)

4. Pew Research Center研究指出家裡有網路的學童成績比沒有網路的高。

5. Pew Research Center研究亦指出美國無網路地區,從「申請網路核准」到「網路真實開通」,平均費時2年。至於申請核准要多久?不知道。

6. FCC預估要讓美國家家戶戶都有網路可用,尚需花費$800億美元投入建設;但行業顧問公司Deloitte 則評估最少也要$1500億美元。

7. 研究亦指出FCC的網路覆蓋圖資料錯誤率很高,實際上未有網路家戶數量應該是2倍以上。

8. FCC民主黨籍委員Jessica Rosenworcel指出,即便FCC內部明知他們需要重新繪製正確的「網路建設普及現況地圖」才能制定更正確的網路建設政策,但現任川普指派的主席Ajit Pai卻於內部會議明白表示:「最慢在總統大選前13日,務必花掉$160億美元預算用於網路基礎建設。」Jessica Rosenworcel認為完全本末倒置,單純就是要先花錢才回頭去蒐集資料。


我的看法:
a. 我舉過經濟學大師Milton Friedman曾說的四種效率狀況,這裡再重複一次:

花自己錢處理自己的問題 > 花自己的錢處理別人的問題 > 花別人的錢處理自己的問題 > 花別人的錢處理別人的問題。 (見影片)

b. 美國鄉村地區基礎網路建設不足的主因源自於1984年的反托拉斯法大案–「分拆AT&T」!

此案中美國政府錯誤地認定AT&T內部複雜的「市內電話與長途電話的交叉補貼體系」是濫用壟斷地位的定價,卻忽略事實是:
(1) 電話線路這種以『網路效應』為獲利商業模式,在一定條件下同一線路越多用戶邊際利潤越高的現象使得都市用戶毛利率遠高於鄉村地區。
(2) AT&T正是以都市用戶毛利補貼鄉村地區,方得實現美國政府要求的「電話普及率政策目標」。

當法院以反托拉斯法禁止私人企業以內部補貼方式達到政府政策要求時,誘因制度改變後自然更無廠商願意或長期有能力投入鄉村電話線路基礎建設,當然也就影響後來的網路建設。

從歷史宏觀視角來看,美國聯邦政府干預了自由市場闖下的禍,現在靠政府FCC花幾百甚至上千億美元都無法彌補。

美國主流媒體(包含英國金融時報的這篇報導)都以為「是自由市場造成城鄉基礎建設差距」,但事實恰好相反:是政府干預造成城鄉差距擴大!

Michael Burry與我所見略同

2008年透過CDS放空一戰名利雙收,「大賣空」電影與書籍的主角之一Dr. Michael Burry在推特上表達我這一兩個月以來的同樣擔憂:

(見Michael Burry 推特截圖)

「政府過度干預封鎖防疫的代價可能比什麼都不做還高!」

這裡附上三點我自己的想法:

一、大蕭條時期(The Great Depression)美國自殺率高峰約為每十萬人有28人自殺。

2008年金融風暴時期則是每十萬人有14.2人。

美國目前每年死亡人數是280萬人,平均每十萬人有863.8死亡。

截至4月12日,美國因COVID-19死亡的人數是20,577,平均每十萬人有6.2人因此死亡。

假設美國政府因應COVID-19猶如流行性感冒般未實施高度政府管制,則2019年美國因流感或肺炎死亡人數是55,672。同時假設COVID-19死亡人數是流感的十倍(這符合目前多數統計證據),則我們可推估COVID-19可能造成一年死亡人數約55萬人,以總人口看平均每十萬人有16.8人死亡(狀況一)。

我們可以看出美國若僅實施對付一般流感的普通政府管制,很可能因此平均每十萬人死亡人數僅比金融風暴高,但遠低於大蕭條。

更重要的是:

a. 自殺人數與病死人數邏輯上不應該只是相比,而是要相加。這是說,即便高度管制下最後COVID-19在美國僅造成等同流感的病死數(約5.5萬人),但若因高度管制造成的經濟衰退自殺人數等同2008年,則每十萬人死亡人數相加後仍達16.88人,恰好約莫等於我假設的狀況一死亡人數。這意味著高度管制下死亡人數有可能等於什麼都不做。

b. 對照美國2017-2018年流感季,美國CDC估計有4500萬人感染了流感,81萬人住院,6.1萬人死亡。然而我們可以看到17~18年的失業率是下降。這意味著,單一傳染病很可能對失業率沒有影響。(見圖)

紐約等州防疫封鎖起自3/11,我們可以看到首次失業金申請數量也是從3/22該週開始暴增,從前週約28.2萬跳升330萬至686.7萬!(見圖)

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現在飆升的失業狀況,主因並非傳染病而是政府的封鎖管制。

二、目前的醫療管制措施提高醫療代價與崩潰可能

目前除中國外,多數國家的醫療管制都是一旦發現確診而政府人身管制在醫院接受治療,多數只有西醫的支持性療法而無其他選擇。這表示他種可能治療方式是被排除,西醫療法行政壟斷了醫療服務供給。

這會造成:缺席的自由市場,無法透過價格安排分離出「認為自己命很值錢而願意花大錢選西醫療程」與「不願意花那麼多錢而欲選擇他種更廉宜療法」兩種人。

假若存在他種性價比更高的療法,因無供給可能從而無從降低整體社會醫療支出。同時也因病患失去選擇的自由,失去更低代價療法,全擠到低性價比的單一療法上,從而使美國醫療體系相比中國更易崩潰。

講更直白,我認為美國等西醫為主的國家醫療崩潰,主因也非傳染病本身,而是政府管制(這也包含保險給付管制)。

三、許多增加的死亡案例並非因為COVID-19,而是因為醫療資源被政府強制挪用後,罹患其他疾病者因此缺乏醫療資源而死亡。

這點在武漢已經得到證明,許多封城期間死亡者並未受COVID-19傳染(或者說他種疾病死亡率增加)。而此代價也是因前述政府管制導致。

題外話:

2017年我開始提出「ETF恐造成股市泡沫」後,發現Dr. Burry也有相同觀點;去年到今年更發現我們投資標的有諸多雷同;最近又不約而同地對「政府過度防疫管制嚴重傷害經濟」提出警告。

想想也挺有趣。

補充:底下常常的排隊人龍(車潮),是美國近日因斷炊只能向Food Bank求援的民眾

https://bit.ly/2JUZ0uz

關於男同性戀隨想

根據Ray Blanchard在1990年代的研究發現男孩的出生順序會影響同性戀傾向,且是相當顯著的影響。舉例來說,當一個男孩前面有哥哥,同性戀傾向會比沒有哥哥或是只有姊姊的來得高;而且每多一個哥哥,同性戀機率就增加1/3!

女同性戀則不存在這樣的機率傾向。

且此現象廣泛地存在於英國、加拿大、荷蘭與美國等國家,也存在於不同人種。

一個可信的且獲得老鼠實驗支持的解釋是:男生的Y染色體上存在一組H-Y基因組,會在母親懷孕時刺激母體分泌更高量的anti-Mullerian hormone,更嚴重的母體免疫反應,會造成男性胚胎的Mullerian hormone減少,從而啟動其他基因在腦組織的「功用」,使得該胚胎的「大腦不那麼男性化」但身體卻維持正常男性化發育。此母體分泌與免疫反應狀況會因連續受孕妊娠男生而更顯著。

但女生胚胎因為沒有Y染色體,沒有H-Y基因組,就沒有上述的反應。

就我看的資料表示以上論述尚未獲得確切的人體實驗證據。

但有趣的是,中醫一些書籍與我自己的經驗均發現:母親懷的如果是男生,確實母體虛火的狀況比懷女生還易犯且更嚴重。

姑且不論是否上述反應會提高男嬰成為男同性戀的機率,但提高免疫反應引發的發炎現象應該是可信。

我好奇,如果我在孕期成功壓低虛火狀況(事實上是做得到的),那是否會降低男嬰成為同性戀的機率呢?#時時在各種學問上有新趣味是人生享受

Fed再度實施2.3兆美元救市

先前從談repo市場開始,連續幾篇文章我不斷強調此次美國Fed救市以「流動性短期現金市場」為最主要、最緊急目標。

我也預測Fed將用盡全力避免美國州政府、地方政府因流動性不足被迫破產裁員的惡性循環啟動。

果然幾兆美元瘋狂短短兩三週內注資後,就在剛才,Fed公布最新計畫:「再投入$2.3兆美元!」

新計劃內容重點都是小弟談過的對象:

1 保持中小企業的流動性,預計加強「薪資保障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 PPP)」。

2 確保中小企業的現金需求,將透過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再投入$6000億美元現金!

3 在主要與次級商業信用市場(PMCCF and SMCCF)再提供信用保證最高達$8500億美元。

4 建立「市政府債券流動性機制(Municipal Liquidity Facility)」,提供最高$5000億美元的貸款給州與市政府。


美國的現況十分凶險,但Fed近日舉措都是破紀錄。我們均見證了歷史。

而市場主要觀察點依然在於黃金與債券價格的變動是否持續往樂觀方向進行,經濟邏輯我在「黃金與債券價格的現階段意義」一文已說明,不再重複。

幸運的是我也看到了一些不明顯但堅實存在的信號,讓我繼續保持對美國股市理性樂觀。

另外從經濟學邏輯我也說明過,現在低廉的石油價格對經濟衰退是利大於弊。

一個非美國國民需要注意的重點,是美國的印鈔救市本質都是對全球主要經貿國家徵收「美元稅」,其結果必然在許多國家引發「輸入性通膨」。有點存款或其他資產者,這幾年的投資一定要有很清醒的經濟邏輯,才不會死於通膨與經濟停滯的夾殺。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newsevents/pressreleases/monetary20200409a.htm

新冠病毒面前也非眾生平等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ngus Deaton在英國金融時報投書:「We may not all be equal in the eyes of coronavirus」,值得一讀。摘錄重點如下:

1. 根據研究,1550年到1800年的英國,病毒對人們的確是平等待遇 — 當時的流行病下,貴族、領主與佃農、僕役的預期平均壽命並無差異。

這是因為無論身分階級高低,大家都不知道怎麼預防或治療這類流行病毒疾病。

2. 但從18世紀後半起,因為種牛痘之類的防疫手法開始在貴族圈傳開,使得貴族的平均壽命比起中下階層逐漸增加。而這類疫苗等醫療手段要普及中下階層,還得等50~100年。

3. 如今40多歲的美國人,根據繳稅狀況,收入top 1%的人預期壽命比底層1%的人高出15年。

而教育程度較差的美國人在1995~2018年之間,因自殺、濫用藥物或酒精與鴉片類止痛藥而造成的死亡數量也遠高於大學以上教育程度者。

因此作者預測,從好的一面看,現代技術進步讓我們不用像1630年同樣遭受瘟疫之苦的義大利人等待百年才尋得解方,我們很可能在這一兩年內就能開發出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或治癒方式;然而,從經濟規律來看,率先受益者恐怕還是以富裕階層為先,隨後才涓滴向下。


我的觀點:

a. 更富裕意味著能動用的資源越多,無論是平時的營養充足、有閒暇運動或病時能夠選擇的治療項目。

因此追求富裕本身就會帶來「更長壽命與更佳生活品質」的效果,而Milton Friedman也曾在演講中指出根據他的研究,父母也存在「為了留更多遺產給下一代而努力賺錢」的誘因。這當然包含希望下一代更長壽、生活品質更優的期盼。

換言之,正常的貧富差距本身是促進人們願意工作的好事,而非該被譴責的現象; 通過自由市場交易,這樣的慾望會被導到「提供市場需求之商品或服務」之上,從而加入無形之手提升整體社會財富。這在過去300年來,我們已經親眼見證。

如今已開發國家的中產階級人士享受的物質生活遠遠超過100多年前的世界首富之一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 family)。作者Angus Deaton想來也無法否認此事實,即便貧富差距是必然存在,但隨著自由市場的發展,在未來貧者也會比現代的富者更富裕。

b. 至於以政府暴力壟斷造成的貧富差距,則會打破自由市場,形成「整體越來越貧」的惡性循環,此經濟學實驗早已被戰後英國、蘇聯與1980年以前的中國清楚證明。政客都以「打破貧富差距」為藉口,但事實是「追求平等的結果不但貧富差距更劇烈,其富者所有甚至不如自由市場中的貧者」。

誠如德國股市名人柯斯多蘭尼(André Kostolany)曾生動描述過:「資本主義下每塊蛋糕大小不一;共產主義下每塊都試圖切得一樣大。但前者最小的一片也遠大過後者的蛋糕。」

我們最該著手避免的恰恰是這類行政壟斷造成的貧富差距,但看看此次疫情台灣吱吱對種種自我打臉的管制措施「抖M滿滿」的喜悅,我們不難理解當年希特勒是怎麼靠謊言與民主制度上台。我在疫情初期即預測的「口罩管制下,有關係者尋租利益大增」也在暗地裡實現著,而吱吱們繼續無知地享受排隊,感動國產薄口罩在電鍋裡泛出的聖光,繼續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

預測

我預測今年最快7月初,最慢8月底,美國川普就會在大選中炫耀宣傳自己對COVID-19的防疫/治疫之功。

I predict that President Trump will start, no later than the end of this August, to show off his self-claimed achievement in preventing and dealing with the COVID-19 pandemic for the presidential campaign.

美國拯救中小企業的金援計畫在4/3(五)正式上路


雖然有一堆無所適從地混亂,但美國拯救中小企業的金援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在4/3(五)正式上路。

根據WSJ的報導「Small Business Loan Program Makes Bumpy Start」摘錄幾個重點:

1 此聯邦政府計畫金援達$3500億美元,主要是以1%利率借貸給有流動性困難的500名雇員以下的中小企業。

目的是確保中小企業在未來八週的時間可以維持雇員聘僱,避免大規模失業與倒閉潮。此計畫希望能保住40萬名勞工的工作崗位還能存活八週。

只要申請貸款的雇主能做到八週內不裁員,則政府可以免除貸款與利息。

2 上週五一天時間聯邦政府即審核通過9779個申請案,金額達$32億美元。

然僅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就收到85000份申請,金額達$222億美元。

(我們可以看到即便面對緊急危機,政府的效率始終低落。簡單計算,假設聯邦政府審核效率始終維持一天32億美元,則14週都還無法完成$3500億的預算執行,這意味著真正需錢孔急的企業恐怕撐不到審核通過就嚥氣了….)

3 根據報導內容,尚有許多中小企業主甚至無法成功申請,其主要原因在於多數承辦的銀行根本未得到聯邦政府的完全行政指示,依然搞不清楚需要哪些文件與有效申請程序。

口罩因管制而短缺就是事實

簡單的經濟邏輯:

物資充足就根本不需要政府強制實施購買限制。反過來看,口罩供應量大於需求量的情況下,政府的購買限制也會被私下流通的供應給打破,換言之,只要看到排隊潮都代表「供給不足」。

這是簡單卻深刻的價格理論應用。

同理,政府帶頭教電鍋乾蒸回收口罩,以及越來越薄的國產口罩,經濟邏輯上均說明供給不足這個現實。

補充:

為何維持口罩自由市場、自由價格很重要?因為只有夠高的口罩售價,才能讓供應商(包含生產、通路與銷售)有足夠誘因與租值在疫情肆虐的前提下克服可能提升的成本滿足需求。

若市價被政府管制壓抑,則短缺將始終存在。

這點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英國與德國政府對食品管制不同就可得證 — 戰勝的英國食品管制下人民長期營養不良;但放棄管制的德國反而快速復甦,許多商店商品供應短時間內恢復到戰前。

#吱吱就算被政府髮夾彎甩出去了一樣忠黨愛台
#口罩就算薄可透光也是菜媽聖光

華為2019年營收增19%,淨利增6%

根據WSJ報導,儘管2019年華為處於中美貿易戰風暴中心,許多關鍵原料零組件遭美國惡意禁止出口,華為仍拿出全年營收增加19%至$860b rmb,淨利增加6%至$62.7b rmb (見圖)

引自WSJ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區營收增加36%,佔總營收59%;相較於2018年,中國營收佔總營收約52%。歐洲、中東與非洲地區營收僅成長1%,相較於2018年的24%,成長力道放緩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