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Web2.0的泡沫–更新版(三)猴子作勢談創新,論點一點都不新!

前言:
【我看Web2.0泡沫】這系列文章有榮幸受邀在21世紀經濟報導上面刊登,小弟也順勢改寫了整個系列。
因應報社的要求,在經過一段適當時間之後,我才可以重新發表在自己的Blog上。因為報紙礙於篇幅,多少得刪刪減減一些贅言,但對作者來說總是心疼了點。
所以特此po出更新版,只為留下一點較完整的足跡。

Web2.0支持者所提出的幾個創新論大致如下:

1.群體智慧、分散架構

如此主張毫無根據,也全無說服力,因為群體智慧分享與分散架構事實上早在Web2.0之前就已經存在,甚至運行順暢!

例如Linus Torvalds 撰寫Linux核心時,即透過網路社群合作,有著莫大的成就。而這件事可是遠在網路發展之初即默默進行著。
更別提56K撥接時代,就已經存在的BBS、論壇等工具,均達到上述Web2.0所宣稱的群體智慧。

甚至回頭看歷史,工業革命以前,大多數的技術與產業的進展已多來自於分散式的創新。

例如16世紀Nonius發明游標,讓航海者能精準讀到「度」以下的單位;Pierre Vernier使之更加精密;Adrien Auzout更發明測微器,將精準度一舉推到1/10000公尺以下。但這樣測量學上的進展總共耗時66年,由不同時間下的不同國家人民,接力完成。

除了時間被拉長,不如網路時代特有的資訊傳遞效率外,這個例子不正完全符合「分散式群體智慧」嗎?

因此如此論調並沒有任何新意,僅僅是換句話說的老調重彈。

一如風行一時的「藍海策略」,說穿了不過是波特競爭論中「差異化」的換句話說罷了。

2.更豐富的使用者體驗

繼續閱讀 “我看Web2.0的泡沫–更新版(三)猴子作勢談創新,論點一點都不新!”

我看Web2.0的泡沫–更新版(二)傻子不敢走的路,天才一路衝過去!

前言:
【我看Web2.0泡沫】這系列文章有榮幸受邀在21世紀經濟報導上面刊登,小弟也順勢改寫了整個系列。
因應報社的要求,在經過一段適當時間之後,我才可以重新發表在自己的Blog上。因為報紙礙於篇幅,多少得刪刪減減一些贅言,但對作者來說總是心疼了點。
所以特此po出更新版,只為留下一點較完整的足跡。

上回我們提到,這些身嬌肉貴,位居高位的公司經理人,也常做出錯誤的蠢事來。他們並非愚蠢或是缺乏才智,但偏偏就是把傻子不敢做的蠢事,反覆上演給我們看。

可台下看戲的和試圖解說劇情的媒體卻常常在理智上或情緒上假設這些金童們如何天縱英明、慎謀能斷,彷彿嘴裡吐出的句句珠璣,腦子裡想的滿是天機。

這跟股票市場上很像:人人總是不切實際的想像並認定,別人一定知道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繼續閱讀 “我看Web2.0的泡沫–更新版(二)傻子不敢走的路,天才一路衝過去!”

我看Web2.0泡沫–更新版(一)從YouTube併購案談起

前言:
【我看Web2.0泡沫】這系列文章有榮幸受邀在21世紀經濟報導上面刊登,小弟也順勢改寫了整個系列。
因應報社的要求,在經過一段適當時間之後,我才可以重新發表在自己的Blog上。因為報紙礙於篇幅,多少得刪刪減減一些贅言,但對作者來說總是心疼了點。
所以特此po出更新版,只為留下一點較完整的足跡。

2006年網路產業最火紅的話題,我想大概非「Web2.0」莫屬。
尤其Google併購YouTube一案消息一出,無數網路寫手或評論家均把YouTube捧上了天,甚至更進一步推論認為Web2.0象徵著風起雲湧、大有可為之勢。

但,真是這樣嗎?

由前述可知,要談Web2.0現象很難避免YouTube併購案。既然如此,我們不如一開始就直搗黃龍,正視「YouTube大成功?」這個問題!

【YouTube大成功?別鬧了!】

只要投機心態存在,這些分析師與創投業者搞出來的鬧劇就會繼續演下去!

在開始這篇文章之前,我先下結論。
繼續閱讀 “我看Web2.0泡沫–更新版(一)從YouTube併購案談起”

Levi's到處亂告人,可有權利濫用乎?


阿里山鐵道。元毓拍攝

阿里山鐵道。元毓拍攝

美國專利商標編號第1,139,254號,內容是一個五邊形畫上一個小孩畫風的飛行中海鷗線條。

這是啥?

這玩意兒大家一定都看過,這是Levi’s牛仔褲後邊口袋的樣式,且從133年前沿用至今。

有趣的是,Levi’s這家公司現在為了這個標誌,對他們認為可能侵犯商標權的競爭對手打舉訴訟,短短時間之內,Levi’s控告的對手數目迅速超過通用汽車、迪士尼或Nike等公司的訴訟案數。
換句話說,幾乎全美有在做牛仔褲的大小公司幾乎都被告了。

繼續閱讀 “Levi's到處亂告人,可有權利濫用乎?”

投資風險多半存在於行為,而非標的


日本兼六園。元毓拍攝

日本兼六園。元毓拍攝

以下這篇是舊文(寫於2006年6月),但我改寫了一點重新update:

我曾在別人的部落格看到一個真實案例:

有一位老兄以用自用房屋貸款借出400萬加上自有資金40萬元,合計440萬元,於今年5月7日起,開始投資0050及台積電。

因為2006年5月初他看到報紙上許多的訊息,覺得股市看好,可以上看萬點,於是開始大量買進0050,第一天就買進20張0050,當然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了,五月中之後,指數迅速反轉向下,看起來他就是被套在近期中的最高點。

行情下跌後,他繼續注意報紙上的訊息,很多消息覺得7000點有支撐,他也覺得這是低點,於是每天繼續5張10張地接0050及台積電,結果不到5月底,他就用光子彈。現在只好苦撐待變。

該Blog於文中闡述作者所認為的錯誤,在於看報紙操作、過度集中投資…等。

這邊,小弟想要講一個更重要的觀念,可能也是那個Blog主人所忽略的:

投資最大的風險,在於投資者的行為,而非投資標的本身!

繼續閱讀 “投資風險多半存在於行為,而非標的”

借問YouTube敵或友?好萊塢可不願當大笨牛!

youtubeThe New York Times今天刊出這篇報導:「Hollywood Asks YouTube: Friend or Foe?
描述阿姆的【8 Mile】電影,被一位網友分成數等分,上傳到YouTube網站上供公眾觀賞。
擁有8 Mile版權的NBC Universal公司(也就是環球製片的母公司),雇用了三名職員,每天職務就是在YouTube上面察看有無自家影片未有授權卻被放上去。
然後這三個職員就會正式對YouTube發出信函,要求撤下影片;據他們所稱,平均一個月他們得向YouTube要求撤下1,000部影片。
而他們最頭大的就是,日前才撤下的影片,每每又於短時間內被不同網友重新上傳到YouTube。

這問題,跟日前小弟這篇「YouTube在巴西慘遭封鎖!」新聞中所描述的巴西模特兒性愛影片反覆被網友上傳,以致於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權,巴西法院乾脆下令在巴西封鎖YouTube domain name,有異曲同工之處。

但不僅僅NBC Universal有這燙手山芋,Warner Brothers、20th Century Fox…等各製片公司,都有同樣的惡夢。

繼續閱讀 “借問YouTube敵或友?好萊塢可不願當大笨牛!”

評Apple告茂嘉iPod shuffle仿冒一案(真相篇)

2004年Apple的iPod系列產品大紅,台灣有一家不肖渾帳廠商【茂嘉】想搭Apple iPod的順風車,推出幾款極度相似Apple iPod shuffle的產品,甚至其中一款初期還命名為【Super Shuffle】意圖混淆消費者。

圖一為其中一個產品Super Tangent與Apple iPod Shuffle的比較圖(前方為Apple iPod shuffle)

圖二為Super Shuffle

這應該是很簡單的一個案件,但是愚蠢媒體在被告有心操弄之下,打著愛國主義大旗搞下三爛卑賤手段,混淆視聽,做出非常不正確的報導。
聯合新聞網上「茂嘉打贏蘋果 衝擊iPod概念股」這篇報導簡直錯得離譜!
報導部份內容如下:

小蝦米也能扳倒大鯨魚,美商蘋果電腦和茂嘉科技近兩年來MP3播放器的法律爭訟,茂嘉已獲得初步勝利,這項判決可能影響到蘋果iPod 產品銷售,也可能連帶影響到iPod台灣概念股,如:英華達、廣達、華碩、鴻海、正崴等供應商。……民事訴訟一審也判茂嘉勝訴。茂嘉正委請律師團,向蘋果電腦求償1億美元,以彌補近兩年來的損失….

而該公司亦發出新聞稿,講得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強調自己是本土企業打敗國際大廠,伸張遲來正義;新聞稿末了還強調:「茂嘉決以小蝦米之姿,堅決維護台灣企業的權利與尊嚴,為追求市場的公平正義而戰。」(引自該公司新聞稿)

真是好笑到極點,做賊的喊抓賊。

我先直接切入結論,嗣後再慢慢在法律面跟大家解釋。

繼續閱讀 “評Apple告茂嘉iPod shuffle仿冒一案(真相篇)”

從Google的獲利模式笑看長尾理論

前言:本文同時刊載於中國大陸報紙 –【21世紀經濟報導】

今天談談Google主要的獲利機制:AdWord與AdSense

這兩個是互相依存的唇與齒。

廣告主在AdWord上選定關鍵字與廣告內容後,透過Google一流搜尋技術,播放在Google搜尋頁面的右邊欄位;或者透過有參加AdSense計畫的網站,依其網站內容關連性,選擇播放相關性較高的廣告。

仔細看看,其實這個機制並不複雜,偏偏某名家傻傻分不清楚,誤以為兩個都是Google的獲利來源。
錯了!
一個是cash-in,一個是cash-out,怎麼會擺在一起?

要談Google獲利模式,我們先回到最基本問題:

一.網路核心價值在於【降低資訊交易成本】

2005年初時,小弟曾經為文淺談【網路核心價值】,直指網路最重要的核心在於【降低資訊的交易成本】。
到目前為止,整個網路發展的趨勢都緊扣著這個核心價值。

網路上所謂資訊交易成本,主要來自於兩個主軸–空間、時間


Internet-Core

平面軸向除了大家都知道的跨國界、地理外,更重要的就是傳統敘述的B2B、B2C、C2C這種平面關係的資訊交易。
立體軸向存在於時間之上:也就是任何在網路上曾留下的資料,藉由網路效應或搜尋引擎的快取記錄,在未來都還是可能搜尋。

換句話說,我們在處理資訊上有著比過去更強大的優勢!

空間上我們可以很容易突破地理、角色的障礙,因此需要擔憂的反而是反過來的問題–「如何防止不可流通的資訊外洩?

時間上我們隨時可以往過去的任何一個時間點,只要曾經存在於網路上,都能查詢到資料。

例如過去要查閱古籍,或許得上有收藏該書的圖書館、博物館。假如是外國典籍那困難度就更高(空間X時間的困難加乘)。
但透過類似GutenbergWikiPedia等計畫,上述資訊取得將遠比過去低廉。(兩個座標唯一的共同障礙,可能就是語言屏障)

類似的例子我們可以不斷舉出來,而根據不同案例都能在圖表上找到一個座標。

可是,正因為將資訊放到網路上的成本極低,我們馬上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資訊通膨】!

網路資訊實在是太多了,很快地這些資訊就失去價值,大部分的人對於其不感興趣或不需要的資訊,是全然無視的。

反過來,此效應逼迫人們得走向區隔的資訊市場,也就是目前Web2.0最愛說的「社群」。
因為唯有進入社群,使用者才能繼續以低成本取得他們想要的資訊;社群也正是靠著網路的低資訊交易成本,得以維持。

另一方面,不管這些鼓吹網路創業的小丑們如何提供廉價idea,翻來覆去也不脫「解決資訊通膨」這範疇。

在簡單解釋之後,我們回過頭來看Google:

繼續閱讀 “從Google的獲利模式笑看長尾理論”

強制AIDS檢驗,的確是侵犯人權!

昨日在聯合新聞網上看到一位博士生的投稿–「愛滋篩檢 侵犯什麼人權?」
我摘錄部份內容如下:

……我不知道「篩檢在公衛上的意義」是什麼意思,但若說強制篩檢會侵犯人權,也未免太把「人權」無限上綱了。孕婦強制愛滋篩檢,到底侵犯到了什麼樣的人權?

曾做過產檢的人都知道,產檢的名目很多,從妊娠到生產,不知抽過多少血,檢查多少種可能的問題,如B型肝炎、德國麻疹等等。愛滋篩檢也不過是多檢驗幾CC的血而已,有什麼麻煩?像唐氏症篩檢,人人都做,有的婦女甚至不算高齡,也要做羊膜穿刺以求得安心。多加個愛滋篩檢,歡迎都來不及,請問侵犯到了什麼?

很多人動不動就把人權二字掛在嘴裡,只要聽到「強制」二字,一律以「人權」二字加以撻伐。若說強制吸菸者不得在公共場合吸菸,是侵犯了他們的人權,那麼吸二手煙的人,人權何在?同樣地,如果孕婦不幸感染愛滋,卻因「人權的保障」,而未檢查出來,那麼受垂直感染的嬰兒,人權何在?如果強制孕婦做愛滋篩檢叫侵犯人權,那請問強制戴安全帽、繫安全帶,是不是侵犯人權呢?……

我想這位博士生應該不是法律人,所以觀念上有點偏差。雖然我也很贊成孕婦能夠強制檢查有無罹患AIDS,但就單純法理上的觀念我還是簡單解釋一下。

繼續閱讀 “強制AIDS檢驗,的確是侵犯人權!”

英國立法明定禁止DoS攻擊行為;那我們呢?

digital-internet根據CNET的報導,英國女王在11月8日批准Police and Justice Bill 2006,明定禁止任何損害電腦系統,防止或阻礙存取電腦程式或資料之類的攻擊行為。

一般此類攻擊行為常見有DoS(denial of service),自然就被包含在內。

所謂的DoS攻擊行為,基本原理就是從client端對server端不斷地發出帶有SYN的TCP封包,但server所發回的確認封包client故意丟棄。
如此一來,server被迫開啟port來空等那「死沒良心的」,偏偏client這廂還繼續發出封包,製造達達的馬啼聲擾亂server這守閨女的芳心。這可絕不是場「美麗的錯誤」!

講更白話一點,DoS攻擊就像是亂按門鈴的死小孩,一直來你家按門鈴;偏偏你又不得不出來應門,才不會漏掉真正重要的客人。

而真實世界的死小孩不是只有一個,攻擊者往往會透過一堆「殭屍電腦」,搞來上萬個死小孩按你家門鈴…直到server端的port跟系統資源被玩光光,掛點癱瘓為止。

繼續閱讀 “英國立法明定禁止DoS攻擊行為;那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