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到凶宅該怎麼辦? —下

上一回我們談到凶宅的定義,有一個相當重要但是我卻忽略的問題就是,本案中其實該名獨居老人是自然死亡,並非其他特殊原因。就一般社會觀點似乎還稱不上「凶宅」。本案中被告的律師也是做此抗辯:
…銷售時所應盡之義務,僅在於依該不動產說明書、標的物現況說明書向買方客戶說明。而依原告所製作之買賣仲介專任委託書及不動產買賣契約書,皆以「非自然身故」,始為須向買方說明之事項,原告並未規定「自然身故」須告知客戶

簡單說,被告抗辯即是將該獨居老人自然死於家中之事件推定為在交易過程裡的非重要揭露資訊,則被告在這裡就不負說明義務,也就沒有不完全勞務給付或是侵權行為的構成。但是這樣的說法最大的問題就是如果非重要資訊,那為何錢小姐需要折價賣出?
這部份律師雖然推說是大環境不景氣影響,可如此卻又更無法說明李先生與王先生1220萬的成交價了!
從這邊邏輯上的矛盾,反而更加證明該事件在系爭屋地交易中具有極其重要的影響力。根據民法的誠信原則,凡屬會影響交易成立與否、價格、內容等重要因素,均是交易中必須揭露的。
法院在這邊也有相當明確的立場說明:
原告公司有指示就有關影響房地交易價值及買方意願之事實,應明白揭示予買方知悉,不得隱瞞,俾維交易安全,否則原告勢將遭受重大之財產及商譽之損失……屍體幾呈枯骨始遭人發現之足以影響房地交易價值及買方購屋意願之重大社會新聞事件…

只是這邊我想法院不應該只有直接引用該公司的內規,還可以加以小弟我上述的邏輯論述,更能說明為何這是交易中重要須揭露的事實。因為依據不同的交易標的和交易習慣,重視的應揭露事項都會不同,所以法院明白表示自身的邏輯推論方式,就相當重要,亦能加強說服敗訴一方。如果法院不在此明白表示其認事用法之間的邏輯,則法律上就不能建立明確性與安定性;相反地,一旦清楚建立法院自己的判斷準則,當面臨公司內規有違反民法§72條情形時,就可清楚簡單地加以排除之。從單純法學的概念來說,本案法官也是可以透過這次機會,建立民法§72較明確的法內涵。

現在我們來談談我國法律制度在這個問題上面的設計
首先,如果你是透過仲介業者購買到凶宅,而在屋況說明書上面並沒有相關凶宅的資訊揭露,首先你可以主張請求權的依據就是消費者保護法§7 —
I.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服務時,應確保該商品或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
II.商品或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者,應於明顯處為警告標示及緊急處理危險之方法。
III.企業經營者違反前二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但企業經營者能證明其無過失者,法院得減輕其賠償責任。

光看法條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單純未在屋況說明書中說明凶宅,跟「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有啥關係?
這個安全,感覺好像是汽車爆衝、房屋偷工減料、食品衛生安全…之類的。
法律解釋上,我們可以把「安全性」解釋為涵括「交易安全」,如同前面法官判決理由中所言。但是法條本身我認為用字遣詞上面可以更明確地讓一般人都看得懂。因為如果配上消費者保護法施行細則§5
本法第七條第一項所定商品或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應就下列情事認定之:
一 商品或服務之標示說明。
二 商品或服務可期待之合理使用或接受。
三 商品或服務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之時期。

其三款定義無法讓人直接獲得保障交易安全的概念。一般大眾在遇到相關問題時不一定能從這邊看出端倪而適用之。立法上越能盡量簡明易懂,對民眾才是實質法律保障。
真正重要,貫穿所有民、商法的誠信原則、公平原則,在消保法中竟然僅僅在定型化契約規定中才較為強調,是我認為不適當的。

主張消保法還有另一個好處,即是「懲罰性賠償」
透過懲罰性賠償制度,廠商除了要賠償應賠償部份之外,最多還能再加3倍的賠償額。這個,就是我前文提過的誘因制度。因為有這樣的負面誘因,使得仲介業者在面對揭露資訊義務上能較為兢兢業業,不敢造次。因為壹週刊、消基會的輿論砲火,雖然對生意、商譽有影響,但畢竟還比較抽象一點。多賠的懲罰性賠償,卻是馬上要掏出來白花花的銀子!在這些軟性、硬性的機制下,仲介業者較會傾向誠實以對,至少明哲保身。更何況生意大家都想做得長長久久,沒有仲介業者只想賺這麼一筆案子。故此,對其下屬雇傭人也會多加約束。

不過我們當然可以質疑是否這樣的制度就夠了?為什麼最高是三倍而不是十倍?亦或反過來,法律是不是這樣的介入程度就夠了?畢竟這是私人間的法律活動,國家可以管到哪裡?
再談下去,就會面臨「大有為」與「小而美」兩種不同政治主張的爭辯;但無論如何,我認為政府適切地去彌平契約雙方資訊不對等地位是必要的。

可惜的是,消保法並非萬能。
當你的交易對象是單純賣家自己售屋,中間並無仲介商時,就不適用消保法了。
因為消保法要適用的前提,必須是你的交易對象為「企業經營者」
企業經營者定義在消費者保護法§2第二款
企業經營者:指以設計、生產、製造、輸入、經銷商品或提供服務為營業者。
一般自售房屋的賣家並不是像建商一樣製造販賣房屋為業,所以不適用消保法的定義。仲介業者係以提供服務為業,因而適用之。
小弟想問:以買賣房屋為生的房地產投資客,是否符合消保法企業經營者的定義? 歡迎各位思考一番。

回到主題,面對自售房屋之賣家,特別法不能用,自然要回歸母法–民法
如果你買到凶宅,系因為對方故意不告知,則你可以主張民法§359 — 物之瑕疵擔保之效力規定,請求減少價金或是解除契約。這邊需要注意的就是民法§356有買受人檢查通知義務的規定,我們可以用§357排除買方的檢查通知義務(因為係出賣人故意不告知)。
當然,時效問題也是需要注意的:§365 I 規定你要解除或是減少價金之請求,在通知後6個月內不行使會消滅的,當然本案情形我們可主張§365 II 因賣方故意不告知而排除這個時效限制;但物之交付後行使請求權的5年限制,還是有效的喔!

但無論如何,只要對方不是企業經營者,不適用消保法,依照我國的制度設計也就不能在民法中主張懲罰性賠償。所以在誘因制度上,便會回到前文小弟提過「值得賣方賭一把」的情形。當然如果凶宅鬧鬼,讓你心神不寧、萎靡不振,民法上或可主張§227-1 因債務不履行致侵害人格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但本條既要回歸侵權行為制度,小弟認為自然要符合侵權行為之要件。那麼凶宅鬧鬼,會有兩個難以證明的事實:

  • 1.精神損害不易證明 — 你要拿到精神科醫生明確醫療報告。
  • 2.損害與不完全給付間有因果關係 — 這點才是最困難之處。所謂鬧鬼,要如何證明之?

這邊似乎看到了「誘因制度」設計短絀之處。對於熟悉法律之賣家,賭一把還是最佳選擇!了不起我賠你買賣價金,但期間的資金運用自由我已明確賺到,更甭提脫產之類更卑劣的行為了!

因此對可憐的買家來說,除非賣家是十分熟識完全信得過的哥兒們,不然透過仲介業者購買房屋,至少還多一層消保法保障。雖然仲介費賣家可能在成交價中轉嫁於你,但這也是值得付出的保險(免於過多法律上風險)。
而懲罰性賠償制度也會提供仲介業者主動排除信用不佳的房地產投資客的誘因。相對地也為買家提供某種過濾功能。

當然,上述分析僅限於法律風險與利益的分析,財務上的風險還要運用其他知識處理之。

買到凶宅該怎麼辦?—上

本文基於一個真實案例
內容出發點基於我正在上課的內容,但多半是闡述自己關於法學方面的想法
因此不直接對大家發生法律上的實質幫助
但我相信間接面還是能讓大家清楚自己在這方面有何權益

案例:
某錢小姐人常居美國,但是在台北有一房屋供其母親居住。某日錢小姐發現打電話回家母親均未接聽,回到台北發現母親早已獨自自然死亡於家中多日,屍體甚至呈現乾屍現象。
錢小姐在治喪過後,欲返美之前委託信義房屋出賣其屋。(系爭屋地市價約1275萬元)
但因為大部分的人在得知系爭屋地曾經發生這樣的不幸事件,多半打退堂鼓。錢小姐只好大幅折價賣與一知悉本事件的房地產投資客—李先生,以820萬元成交。

李先生將房屋整理完之後,打算再次委託信義房屋出售。不過這一次投資客李先生自然知悉市場若知道此事,必定買不到好價錢。因此他想要說服該店戴姓店長以及倪姓經紀人,在房屋現況委託書上面隱瞞該屋曾經有人自然死亡之事實。
但如此行徑完全是違反房屋仲介業者的道德以及法律義務,該店店長與經紀人起先斷然拒絕。但是在李先生的三寸不爛之舌,以及績效獎金的引誘之下,終於答應其請求。在「房屋現況說明書」中隱匿自然死亡之事實。

系爭屋地也就這樣以1220萬元賣給了不知情的王先生。其後王先生又打算以1100萬元將系爭屋地賣給某施姓小姐。但施小姐在簽約前實地探訪,從鄰居口中得知乾屍事件,驚恐不已,斷然拒絕簽約。王先生自始知道該事件,爾後王先生將該屋賣與知情之林小姐770萬元。計有450萬元之損失。

王先生憤而找信義房屋以及該店店長、經紀人理論。信義房屋與其店長、經紀人共同與王先生達成和解契約,約定各支付100萬元賠償金給王先生(共計300萬元)。但是因為店長、經紀人一時無力支付,由信義房屋公司先為墊付300萬元。

店長、經紀人嗣後並未支付應負擔款項與信義房屋,且有之前欺瞞客戶的違背職務行為造成信義房屋之損失,於是信義房屋對其店長、經紀人提出「共同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之訴」。

  • 一審:台北地方法院–原告(信義房屋)勝訴
  • 二審:台灣高等法院–上訴人(戴姓店長與倪姓經紀人)敗訴
  • 三審:最高法院–上訴人(戴姓店長與倪姓經紀人)敗訴,上訴駁回。

看完上述的案例,我想我們先來問問幾個問題:

何謂凶宅?
這個問題本身就已經是大哉問,也是目前房屋仲介業者很想要知道的。
而老實說,法律上根本就從未對凶宅有過明確的定義。
或許我們可以狹義的定義為:曾經發生過非自然死亡因素的宅院,就是凶宅。
但是這樣的定義顯然無法說明上述案例,為何也會讓人心生恐懼不敢購買。又我們可以繼續延伸—-一個非第一命案現場的房屋,算不算凶宅?又或是一個曾經在40幾年前死過人的房屋,還算不算凶宅?將過去的墓地重新改建為住宅,算不算凶宅?

凶宅的可能性無限廣,那為什麼定義凶宅這麼重要?
1.因為凶宅在我國文化中,是購買房屋之意願與價金之重大影響因素!
也就是說標的物是否成立凶宅,是交易過程中的重大關鍵。這是我國文化中特殊現象,假如像歐洲許多動不動屋齡高達1、200年的房屋,裡面沒死過人那才奇怪!

2.明確凶宅定義,才能明確房屋仲介業者的說明義務到哪裡。
如同前面提過的,如果該屋是幾十年前發生過兇案,對房屋仲介業者來說要找出這樣的資料並非容易,甚至可能成本驚人。如果法律上過度地去擴大解釋凶宅定義,對房屋仲介業者來說未免是一場不公平的交易,在立足點上已經被科以過高的說明義務。

而凶宅問題在交易中牽涉到的,其實還有資訊單邊獨佔的問題。最可能清楚該屋是否死過人,莫過於賣家。買家亦或房屋仲介業者都不易知悉;當房屋轉手多次後,甚至連本次賣方都搞不清楚,要追朔到前前前前前手才能知其詳情。此時,難道房屋仲介業者也要被科以說明義務嗎?

要回答前述問題,我想我們先回到民法以及消費者保護法的基本法精神:維護交易中的誠信機制
維護交易中的誠信機制,必須讓法律盡量地去減低「資訊單邊獨佔」的情形。上述凶宅,就是典型的資訊單邊獨佔。對於買方與仲介業者來說,屋況如何,特別是表面上看不出來的部份,大多還是要依賴賣方自己的誠信。

這邊我想另外帶一點「賽局理論」
假如賣方故意不告知隱匿事實,則等到日後買方知情在訴諸法律途徑,不但雙方金錢、時間上均損失不少,中間的訴訟之累更是折煞人也。雙方所負擔成本最高。
相反地,如果賣方一開始就老實告知,買方因此不買。雖然雙方都為準備達成契約付出契約前成本,但是那成本畢竟有限。也就是說賣方誠實以對之策略,對社會所造成的成本是最小的。
但對他人造成較少成本,顯然不會是賣方關心的;賣方關心的,還是在於自己能不能以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的利益。如果說現在不說,能增加房屋賣出機率、提高價金,某種程度來說都是值得賣方賭一把的賭盤。

因此在這邊法律制度設計上,就要能找出使賣方誠實描述的誘因。
而我國法律制度上,不管是民法或是消費者保護法都有相關的誘因設計,只是是否臻於完善尚有討論空間。

關於實際規定以及運作如何,我會在往後繼續討論。

關於證券交易法第一條的一點想法

一般而言,一部法律的第一條均是大部分人都會忽略的八股文
不外乎說明為何制定本法之類高調

但往往在面對案件艱澀隱晦時,第一條會是認事用法的精神總指標!

我國證券交易法第一條規定:「為發展國民經濟,並保障投資」
就許多學者的看法,認為證券市場最主要的兩個目的就是「發展經濟(又有認為是活絡市場)」、以及「保障投資人」這兩種想法彼此對抗衡平。以美國來說,他們就比較重視活絡市場這一部分。
而有學者認為保障投資人才是最主要的目的,一旦保障投資人之後發展經濟的效果就會出來。
活絡經濟反變成保障投資人目的下的效果了
繼續閱讀 “關於證券交易法第一條的一點想法”

新聞自由關你屁事?

過去我曾經有一篇批評中天新聞誤解新聞自由的文章,提到所謂的新聞自由是對政府主張的自由。
為什麼自由權是對政府主張的呢?

這要說到歐洲國家憲法的緣起:
過去歐洲很多次革命運動,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對於政府或是專制者過度的權力擴張感到不滿。因此基本上憲法訂立之出發點,就是對政府權力的質疑以及約束。
繼續閱讀 “新聞自由關你屁事?”

八寸晶圓工程師,蛋糕店顯神威!

剛剛我聽到廣播新聞:
晶圓廠某工程師憑藉其平常接觸8″與12″晶圓的經驗
精準地發現蛋糕店的蛋糕根本不到8″
甚至當場拿出量尺來加以證明之!!
帥啊!這才叫geek風範!

蛋糕店辯稱,幾吋是以蛋糕盒來計算,而業界卻普遍沒有標準

這該怎麼辦?

嘿嘿!
這就是本篇放在「法律相關」這個分類下的目的
繼續閱讀 “八寸晶圓工程師,蛋糕店顯神威!”

玻璃娃娃事件判決之我見

這個新聞背後有相當多值得探討的問題 。根據以往的慣例我僅討論法律上的概念,且盡量加入法律經濟分析的想法。(還不是很完整,所以我可能會陸續修改)

1.事件假設
實際上事件到底如何認定,在我真正看到法院判決書之前都無法確定。所以我先假設一個:玻璃娃娃同學A,在下雨天時仍想要上體育課,因為該景文高中沒有無障礙空間建築設計,因此央求同班同學B揹他下樓。同學B出於一片好心,揹他上課。沒想到因為天雨路滑,在樓梯上摔倒卻致使玻璃娃娃同學A重傷死亡。

牽涉法條:民法184、192、194、217、187II
繼續閱讀 “玻璃娃娃事件判決之我見”

中天新聞記者,你們可能已經犯法了!

根據今天的蘋果日報:【裴勇俊生氣變臉斬行程 接連遭設計 記者闖房間】的報導。中天新聞記者似乎在裴勇俊不在之時,趁機混入他的房間裡面採訪。

雖然中天辯稱圓山飯店沒有震怒,但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單純道德上可議的問題,而是涉及刑事案件!

首先我先聲明,我從沒看過裴先生的任何作品,更不是他的fans(老實說,我完全不覺得他有魅力),所以希望能不帶情緒地看這件事情。

根據刑法第306條第一項規定:無故侵入他人住宅、建築物或附連圍繞之土地或船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中天新聞記者主管辯稱圓山飯店沒有抗議,顯然是對於法律不了解。因為理論上,當我們去承租一個旅館之後,我們所承租的房間就是我們的私人領域!
也就是說,這個建築物所有權雖然屬於圓山飯店,但是在這個時間點之內,這個房間的使用權卻是承租人所享有,因此在承租時間之內,跟一般人自有或是承租的住宅,具有一樣的性質。
因此不管是飯店當局或是其他閒雜人等,隨意地未經同意進入承租人的房間領域裡,就是侵入住宅罪!即便記者獲得圓山飯店同意,也不能在租賃期間進入該房間,只能在非租賃期間進入。

過去警察未有搜索票,就自以為可以未經同意進入飯店房間搜索,其實是一樣的問題。只是警察是適用第307條違法搜索罪。

新聞自由是對政府主張的自由!

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這些憲法裡面的自由權,念過法律的都知道,除了特殊情況下,都是對政府主張的自由權,而不是對其他同樣人民地位的人主張。

因此記者不能一句:「新聞自由」,就可以免去上述侵害他人人權之刑事犯罪責任!
你是記者沒錯。你要採訪新聞沒錯,但不代表你就能違法亂紀!

如果自己已經違法還不知羞恥地大喇喇嗆聲,那這種記者叫人瞧不起也是應該的!

保留法律追訴權? 保留個屁啊!

我們常見許多公眾人物在電視媒體上面
常常會去強調他們要保留法律追訴權或是保留法律告訴權之類的

特別是發生涉及侵害名譽權的案子時
就可見到袞袞諸公們在SNG鏡頭前面是怎樣奮力疾呼:「我…我保留我的法律追訴權!」

保留個屁啊!

不管你是要走民法(請求權消滅時效規定在民法第125以下以及其他部份)或是刑法(追訴權時效規定在刑法第80條以下以及其他部份)

法律時效都是從事件發生開始,也就是你具有請求權或是該當告訴權人資格起算,中間除非有法律事由不然絕不中斷。

你保留個屁啊!

除了少數法律特別規定可能因為你自己的行為而致使喪失行使權利的法定原因之外,法律根本不管你有沒有聲明保留或是放棄!
也就是說,本來就沒有的權利不會因為你在那邊哇啦哇啦白目說自己保留,就會有;本來有的也不會特別因為你哇啦哇啦耍白目而消失。

自己要立法的人,連這都不懂,實在不知道在幹嘛?

結果長久下來就是對人民最錯誤的示範!搞得大家都亂喊亂叫的,還自以為自己的行使神聖法律權利而沾沾自喜勒~

失敗的法學教育,造成人民對法律有錯誤的期待

我說明一下文章背景:
該研究生認為「假使殺人只是償命,對於苦難的受害家屬其實也未必是公平的,因為加諸傷害的陰影恐將永遠揮之不去,如果一個人的偏差行為讓整個社會受到那麼大的傷害,罪犯就這麼一死百了,讓大家付出如此龐大的成本其實是更不公平的。因此筆者認為我們應該要審慎考慮,將目前刑法所制定的死刑予以凍結執行,也就是讓這些死刑犯不只是受到一時的處罰刑,更要讓他們終身都受到「教育刑」。詳全文網址

以下是我的回應

回應「咱的社會‭ ‬殺人償命‭ ‬正義在其中」一文

關於7.13日陳同學一文,筆者身為法律系的學生,試著從法律的角度來作不同的解讀。

1.應報刑 vs. 行為成本

刑法與刑罰普遍認為最初來自於「應報刑」的觀念,也就是一命還一命、以眼還眼的傳統觀念。但是很快地如此的觀念就發現無法適用的地方:一方面如同陳同學所言,這樣的報復性處罰,其實對於受害人或是受害人家屬並沒有實質上經濟幫助;另一方面則是很多抽象的法益(例如公共危險罪、通敵罪…)無法透過這樣的觀念解釋。
如果換個方向從法律經濟分析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認為刑法的存在某種程度上是大大地增加行為人的行為成本。雖然說許多犯罪行為本身不能算是經濟學上所謂的理性行為,但是導致這樣的行為的策略則是。透過國家刑罰權的介入,能大幅增加行為成本,使得一個原本想要殺人或是傷害的行為人,會因顧忌刑罰的後果而有所退卻。
所以說,如果我們以行為成本的角度來思考,毒蠻牛案法官能速判速決,在明案明斷的前提下其實已達到嚇阻往後可能想要起而效之的「隱身千面人」的效果。到這裡,刑法所要處理的已經完畢。

2.補償制度:

陳同學另外提到的補償受害人方式,筆者認為可能因為台灣普通法制教育長年來失調錯誤的結果。關於補償制度,我國民法的侵權行為部份就是法律上的補償制度。
毒蠻牛案中行為人對於當事人,絕對是該當民法的侵權行為要件,則依據侵權行為,這個刑事部份判決已確定的案子自然可以「附帶民事求償」的方式,來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也就是說,法律在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屬補償方面並不是沒有相關規範。
當然民事強制執行結果可能執行不到東西,因為可能本案犯罪行為人名下無任何財產;但這部份本來應該就是法律力有未逮之處。筆者認為這種生活上隨時存在之風險(如誤食毒物、車禍喪命),尚須透過人壽保險、勞保…等保險制度來分擔風險。
若受害人家屬因本身經濟狀況沒有投保,則屬於社會福利制度的問題。
也就是說,筆者認為後面許多問題都不應是刑法或刑事處罰規範所該介入的。
3.最後再回頭檢視陳同學所提出的「由受刑人工作所得,透過受害人基金會補償受害人」。同樣地以法律經濟分析觀之:
筆者認為以受刑人在受刑狀態下所能創造的利益,應該是相當有限;但相對地,在這段期間社會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如:監獄、獄警、監督人員…)卻可能十分昂貴。 為了維持以受刑人薪資來彌補受害人的制度和所付出之社會成本,兩相衡量下筆者認為應該是不符合憲法的比例原則。
所以如果想要推動這樣的制度,就算我國的立法院願意如此立法,在適用憲法上依然問題重重。因為在已經存在上述補償制度下,另設這樣極端的手段其實某種程度上將犧牲「非受害人」的利益。法律制度設計不應該僅僅出於情緒性的憐憫,還尚須更多理性辯證。

結論:筆者以法律角度來看,想強調不同的問題需要透過不同的法律制度來解決。而不能以法律的最後防線—刑法來一併處理;同時,法律在很多時候已經存在配套措施,但是因為我國法學教育之不足,一般大眾並不知道一個刑事案件背後同時也有民法與其他法律之適用,保險、社會福利制度也能在法律力有未逮之處適時伸出援手。
至於社會正義….這種過於抽象的法律概念,連許多法律學者都還「說不清、講不明」,所以不如讓它存在於風中就好。

【翻譯】為何選擇Mac OSX?

Bottom Line

Mac OSX給我相當優的印象:如果說要選一個運算平台來滿足我的數位生活,那Mac OSX絕對是第一首選!除非我的工作或是特殊需求非得用其他平台不可。
當然我這樣想可不表示其他人也會如此。我這樣的結論也不代表說Mac OSX就全然沒有缺點可言,甚至我覺得還不少:像是它使用太多」舊技術」、舊包袱、某些方面的表現並不優秀、在美麗的介面下仍有一些醜陋的玩意兒、得花錢買、一定得用Apple的硬體(雖然我個人相當喜歡Apple的硬體)、有時後會出現kernel panic。即便是這樣,Mac在我個人的觀感裡仍是最值得擁有的終端平台:它是目前市面上唯一能讓你真正看得到也吃得到的好產品。

尋找理想的終端電腦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使用過相當多個作業系統來當我的主要工作平台,到現在仍在繼續使用的只有三個:Linux系列、Mac OSX、Windows系列(這是依字母排列)。
這邊我特別說明一下,我所使用的終端電腦(client computing)或是終端平台(client platform)這個詞彙,意義上其實比較接近桌面電腦,這個邏輯跟許多人用notebook取代桌上型電腦來使用的邏輯很像。在我的文章裡面,這一類的詞彙主要是指這樣的電腦會是每天處理多種目的、功用的電腦,例如我們會在同一台電腦上工作和玩遊戲。

* BSD與Solaris

各式各樣的BSD平台都可以是優秀的伺服器或是嵌入式應用平台。特別當你想要好好搞清楚作業系統是怎麼一回事時,它們絕對是最棒的學習範例!在一些特殊的、具侷限性的應用上,BSD表現也是相當優異。但是如果要作為一個終端平台,我不認為BSD系列中任何一個能夠出線(當然,BSD可以作為明日終端平台所使用的底層技術的中流砥柱,像Mac OSX就是)。我本身相當熟悉Solaris,並覺得它依然是相當可靠的系統(作為server)!這點倒是跟Sun昇陽公司本身的財務表現正好相反。

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三個終端電腦系統候選人:
對了,這三個平台各自都有server版本,但是我們今天只談它們的終端版本


Windows

市場上偏好選用Windows的情形已經到十分荒謬的程度,而我自己則儘量保持一個中立的態度來審視Windows:雖然自己常常在使用Windows時會有快得幽閉恐懼症的傾向,但我並沒有因此而討厭這個平台(我知道有些人對Windows已經是情緒性的厭惡了)。通常我都會將使用Windows所生的種種不適,歸咎於我自己的背景:我第一個使用的系統是 SVR4 ,之後分別是Linux與 * BSD。Windows有許多自己的調調,而讓我覺得跟我所熟悉的環境相較起來顯得陌生。過去幾年我嘗試過許多作給 Windows的仿 * nix-like環境,像是MKS toolkit for DOS、 Cygwin、MKS for Win32、Microsoft Services for Unix… 等等,而這些玩意兒的確是很努力試著模仿得唯妙唯俏,但畢竟是不一樣的東西。我承認單單只是無法提供一個「純粹的Unix環境」,這樣的理由是無法整個否定掉Windows的,事實上在很多方面它已經是一個很不錯的平台 —- 特別是當你是重度地在多種平台上(包含Windows)發展,你就會同意我說的。
Windows有太多entropy,白話一點就是這系統太「忙」了:太多過去的包袱以及往前相容的要求,使得上面的軟體容易出錯或是故障。基於這樣的缺陷衍生出來的問題越演越烈,簡直變成一種流行趨勢,特別是安全性部份的問題。許多電腦老手對於Windows的使用者介面設計深深不以為然;而這些每天都會發生的小瑕疵累積起來,似乎讓你的生活越來越難熬(makes your life difficult)。舉例來說:這系統在你要清空一個無限迴圈的垃圾檔時;或是當你想要複製一個超大檔案時;或是當你想要清空IE的快取檔時,表現實在混帳透了!而最偷吃步的就是XP雖然開機後很快讓你看到桌面,但是卻還要等很久系統才真的能使用,而這段等待的時間裡,甚至點選「開始」選單都沒有反應?!你能弄清楚到底有多少關鍵值在你的登錄檔裡面嗎?你知道當一堆獨立辦公室同時要維護Windows該怎麼辦嗎?你是否曾經花了好幾小時,甚至一整天時間才安裝完Windows以及各式驅動程式(特別當你用Sony VAIO、IBM ThinkPads… . )?你是否對Windows的穩定性頗有微詞?

市面上甚至有人出書來教你解決上述問題!

Windows XP預設的樣式簡直像是從Disney樂園學來的 — 當然Disney樂園沒什麼不好啦,很多人喜歡呢!真的!

有人說,其實Windows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平台,特別當你是個Hacker時。試想:你在這平台上可以搞到許多不錯的開發工具、像SoftICE 這種除錯工具、從一堆未證明的API裡面理出頭緒、系統常會天外飛來一奇怪訊息、找出並修正安全性問題… . 等等。這麼多事情可以作,在這樣一個市佔率超高的平台上面,你所作所為都是貢獻良多啊!但是Windows是如此跟 * nix世界搭不上線,我想光這點就夠嚇壞一堆(深具傳統的)Hacker,並讓他們將Windows踢出自己的電腦了。當然,看不到原始碼也是主因之一。

但不管怎樣,這世界上大部分的電腦還是搭載Windows。其結果就是Windows上可用程式越來越多,這應該是一個不斷反饋的迴圈。太多使用者根本沒有選擇,事實上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原來還有其他選擇。或真或假,總流傳著有一股想跳槽遠離Windows的趨勢。但事實上,許多人早就在 Windows這平台上投資了像是金錢、智慧權、法律權利、甚至是政策性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沒有誘因去嘗試或意圖轉換到其他平台上面。他們覺得人生中實在是有太多更重要的事情要作;至於考慮、計畫轉換電腦平台這種鳥事根本就排不上待辦事項清單裡面。畢竟大部分的人壓根兒不喜歡電腦 —- 簡直可以說他們是被迫使用電腦的。

微軟他們擁有相當多機會和資源,在未來新的Windows版本裡解決目前所存在的諸多問題。我個人覺得他們的Windows2000就做得還不錯。而微軟擁有相當多的技術(自己的、第三方廠商的、或是開放原始碼計畫裡的),所以或許有一天,他們可以做出真正適用於終端平台的系統,或許有一天… .

目前,就我的看法,Mac OSX顯然是優秀許多 —- 特別是針對有心要擁有選擇權並肯實際實行的人。

Linux

我對Linux是情有獨鍾,因為這些年來我受惠於GNU、Linux、BSD社群裡許多優秀並相當有用的程式碼良多。不管是在學術領域或是工作方面,我完全是Linux的重度使用者。但正因為我對他的愛好,使得我認為要作為一個終端平台,Linux真是令人沮喪。

我認為在許多應用上面,Linux就算不是第一,也絕對是第二的作業系統,像是:跑server應用程式、各種嵌入式應用、學術研究、讓高科技團隊有個平台可以針對自己的特殊需求開發程式;幾乎所有領域均優,獨獨就不包含大眾型終端平台。

Linux作為終端平台,跟Windows一樣有許多惱人的問題。

選擇,到處都要選擇

Linux提供的選擇多到你無法相信!光是單單要選擇你想用的套件,就多到讓人抓狂;當然主流套件數量不多(這樣說就是騙人啦!即便是主流也是多到不行,有些僅僅是細微上有差異,但有些卻是極端不同)。你總可以在根本無法想像能跑「系統」的平台上面跑Linux,像是手錶、PDA、甚至叢集…幾乎你想得出來的電子裝置都能安裝Linux。另外你還可以重新從原始碼來編譯出整個系統(Gentoo Linux) —- 針對你的機器,將效能操到最高點!你還可以選擇各式各樣的檔案系統;連核心配置方式都能選擇(這部份就會遠超出這份文件的範圍囉)。你可以找到你從來不知道曾經在這世界上存在過的裝置的驅動程式;你還可以用一個世界上沒人用的通訊協定(當然,通用的協定是一定支援的啦);找到一堆支援 X11的視窗管理員;使用數不清的各種程式語言;一堆選不完的視窗環境,而且這視窗環境還能針對你個人的設置、品味、工作方式、文化… . 作微調;你還能選擇各式原生的、移植的API。連在Linux裡面都有主流或非主流之分!無數無盡的組織、人員、軟體,都得利於Linux(這當然包含Mac OSX囉)。

上述絕不誇張,我不過是小小描述一下而已。我想,就我寫這篇文章之時,不知道又有多少Linux系統、技術、軟體同時被創造、發表 —- 而且同時是自由軟體(或免費)。

為避免我們這篇文章裡面所使用的Linux造成誤解,我想要先說清楚這邊所指的Linux是基於Linux這個核心的作業系統(Linux核心加上大量其他相配合之軟體)。這平台上面可有大量的應用程式、函式庫、文件供君選擇到不亦樂乎呢!

即便如上述這樣,Linux先天有相當多資源可供利用,但是針對特定的終端平台這個主題來說,它還是有先天上許多缺乏之處。這樣的缺失造成許多實體用戶(一般人、組織、商商業)不太會去考慮使用它,當然我們都知道問題絕對不會是因為Linux技術上有所不足。

如果你今天想要開發一個終端平台專用的Linux,瞬間你人生馬上會變黑白;當然啦,如果你是以開發Linux為樂的開發人員,一定反而覺得人生變彩色。第一時間你就會發現:哪來這麼多原始碼啊?!原始碼多到讓你眼睛不夠用,更別說要從中找出問題、提昇效能。根據你想要達成的目標不同,你各有一堆函式庫、toolkits、APIS要選擇,另外還要注意運行的桌面環境… . 。

說到這,你發現那裡不對勁了嗎?

如果你是個學生、研究人員、純為興趣、一家專門開發Linux的公司或是試著透過Linux去提供一個客制化系統的人,Linux上人生是彩色的!

但是相反地,如果你目標是大眾化的終端平台,這一切簡直比黑白還糟。假設,你今天是一個開發人員(獨立或是隸屬於一個team… . 隨便),要開發一套影像編輯程式(當然,事實上已經有一套很棒的軟體 — Kino)。你覺得要能相容眾多平台需要多少時間?要選用那個toolkit?你主要針對的桌面環境是哪一個?支援那個套件?你要如何知道你個人的「偏好」具有市場正確?該使用哪個函式庫才能事半功倍,不需要自己重新造輪?你如何確保在不知道使用者將如何安裝下,這個程式能完美運行?使用者的套件、桌面環境、甚至韌體都不可知的情形下,你該怎麼辦?另外你還需要考量到專業或是非專業層級軟體有不同開發方式。所以顯見太多選擇對於軟體開發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這樣眾多、豐富的環境,Linux很快就發展出令人眼花撩亂的分支,你根本找不到所謂的「通用」系統。一個優秀的核心搭配無邊無際的各式技術,這樣的系統真是讓Hacker們夢想成真,但要跟Windows或是Mac OSX競爭,則是另外一回事。

Linux提供了你眾多選擇之中,偏偏就是少了這一個:「假設我根本就不想選、不想煩!」假設我想要的、我需要的,它就是準備地好好的,彼此緊密連結(因為我可能根本不懂技術;或許我沒這種美國時間;或許我急著用電腦來作其他重要工作而不是跟它奮鬥…)作為這樣的終端系統,Linux能滿足我嗎?就目前看來,顯然作不到!

我想關於「選擇」這個論點,有時候是被誤用的:你想有多少人會自己在Linux上面寫硬碟驅動程式只因為他們能作這樣的選擇?應該是非常少吧!而且通常都是因為有特殊需求才會這樣。畢竟這對程式設計師來說是非常低階的程式語言工作(譯者註:如果可以,通常不會有人想跟低階語言打交道),再加上前人已經有不錯的作品可供使用…等眾多原因。所以,面對終端系統,我們必須要去套用跟上述硬碟驅動程式一樣的邏輯來看待:大部分的大眾消費者根本沒有心思去弄懂磁柱是幹什麼用的?更別想訓練他們上Freshmeat下載軟體或是讓他們愉快地面對不能百分百成功讀取Word檔案的OpenOffice。

雖然說目前看出來Linux陣營裡面也往正確方向走出幾步,像是大家開始瞭解低階部份應該要有一致的標準(如LSB),並提出整體的人機界面標準(如KDE、GNOME),建立一個新Linux套件運動也耕耘了好一段時間,但是我們仍難免擔憂其步調是如此不統合協調。

雖然隱憂仍在,但是隨著Linux越來越受到注目,對於其在終端系統平台的發展是越顯樂觀。政府或是商業組織也慢慢地基於成本、基於對微軟壟斷的反制或是其他政治性的考量,將目光放到Linux系統上面。Linux在開發中國家相當受到歡迎,這當然對Linux的發展有其正面的影響,不過這並不代表是成功的保證。我依然相信「利益考量」才是最關鍵的影響因子(這同時是Linux的考驗與機會)。我個人比較希望看到有人提出不一樣的方式來親近 Linux —- 或許正像是現在Apple推出的Mac OSX。

我已經停止在我的主要電腦上面使用Linux(用Mac OSX替代)。我工作時使用Linux,而回家則透過VirtualPC操作。一般說來,我們通常都可以在Mac OSX上面做到Linux上面能做的事情,而且效能上不會耗損太多。

Mac OSX

從我購買第一台Apple電腦使用到現在其實時間並不算長(2003 / 04 / 01),但是我相當贊同Apple所製定的Mac OSX發展方向。關於這部份我已經在前面的文件提過我的看法和相關介紹,所以我想你可以從這些論述裡面看看是否符合你的需求。

Mac OSX計畫要隨著時間成熟,逐漸成為一個烏托邦理想般的系統。如果你擔心Mac OSX會讓你疏離 * nix,那我要說你大可放一百二十萬個心,因為Mac OSX在提供Unix環境方面真是多采多姿:Mach、FreeBSD、優秀的驅動程式開發環境以及大量的系統原始碼供君使用。

假如你習慣使用 * nix環境(包含Linux),你能在Mac OSX這平台上面找到很多一樣地或是相似的軟體:你可以自己編譯原始碼或是找到已經port過來的軟體。

之前我們曾經在《Mac OSX上可用的軟體》這篇文章中提到相當多具有專業水準的軟體,你都能找到Mac OSX版本。跟其他系統很不一樣的是,透過跟Unix世界的融合互用,其實Mac OSX上面軟體的豐富程度就像是Windows世界一樣。當然Apple自己也一直致力於在自家平台上面開發有用的軟體。

Apple傳統上一直都是致力於讓產品易於使用,雖然說偶爾有例外發生,但是就我個人的意見,Mac OSX絕對會是這個目標—最佳效率—的最佳代言人。Apple這給年來致力於彙整許多技術,並將開放原始碼世界裡面的技術包上華麗的包裝,一起整合到這個優秀的系統上。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我想要作但是在Mac OSX這平台上面作不到的事情。

本文由張元毓所翻譯,本人保有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alan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