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經濟謬誤

A.A. Alchian在其University Economics一書內提到幾個常見的經濟謬誤,望眼即知係出於對基本經濟學概念無知之結果。

節錄原文如下:

……We can be sure that economic analysis is being ignored when any of the following fallacious arguments are presented: that the rationale of the capitalistic system rests on a essential assumption of a “harmony of interests” ; that customers must take what producers offer them; that automation reduces available jobs; that tariffs protect domestic wage earners from foreign labor; that our otherwise unlimited productive capacity is curtailed by monopolistic capitalists who arbitrarily set prices high; that unions protect workers from greedy employers; that inflation hurts the wage earners and benefits the employer; that social-security payments contributed by employers to their employees are paid for by the employers; and that social conscience and civic sensitivity are or should be the main guides to business corporate behavior.

容我粗略中譯:
繼續閱讀 “常見的經濟謬誤”

關於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

先前有網友建議我可以看看Krugman的東西。

在此之前,我只有在NYT上偶爾略略瀏覽Paul Krugman的專欄。之後,我的確花了一些心思比較認真地看,同時也注意了他在獲得Nobel獎之後的一些發言。

老實說,我相當不欣賞這位經濟學家,如果他現在還算是個經濟學家的話。

恰好看到一篇哈佛大學經濟系教授–Robert Barro的訪談,這位古典自由主義派經濟學家對於Paul Krugman的評論與我閱讀該人專欄後之感想十分契合。轉錄這位經濟系教授的訪談片段,供各位參考。

……Do you read Paul Krugman’s blog?

Just when he writes nasty individual comments that people forward.

Oh, well he wrote a series of posts saying he thought the World War II spending evidence was not good, for a variety of reasons, but I guess…

He said elsewhere that it was good and that it was what got us out of the depression. He just says whatever is convenient for his political argument. He doesn’t behave like an economist. And the guy has never done any work in Keynesian macroeconomics, which I actually did. He has never even done any work on that. His work is in trade stuff. He did excellent work, but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what he’s writing about.

I’m not in a position to…

No, of course not.

I’m not in a position to know things like the degree to which Paul Krugman counts as a relevant expert on new Keynesian economics.

He hasn’t done any work on that. Greg Mankiw has worked in that area. ……

繼續閱讀 “關於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

下列何者會讓女人對假髮的需求增加?

這是經濟學大師A.A.Alchian的教科書「University Economics」第六章的課後練習題目。

題目:你認為下列何者會增加女人對假髮的需求?

a.她老公的加薪了
b.她繼承了美金5萬元
c.帽子漲價了
d.家裡有了座游泳池
e.美髮的費用增加了
f.老了,還長白頭髮了
g.離婚
h.身邊的女性友人紛紛戴起假髮了
i.假髮降價了

答案:
除了最後一項之外,以上皆是。(Alchian就只給這麼簡潔有力的一句)

為什麼?我先不說詳解,有興趣的朋友好好想想。

我相信,知道正解的人,才算是對經濟學第一大定律–需求定律(the laws of demand)有初步正確的理解。

Apple也拿掉DRM了

2007年四月時,我在Taiwan CNET.com以及這裡有篇文章「談談Apple iTunes DRM相關問題」提到:

假設Apple為每一首線上音樂加上DRM的處理成本約0.01元,之所以這麼高是因為DRM不是一次寫好就高枕無憂;相反他們常常得更新版本以應付不斷推陳出新的破解技術。消費者搜尋並使用破解DRM軟體的成本也假設約每首0.005美元。
如此一來,每一首從iTunes下載的歌曲,其實消費者與Apple都承擔了一定比例的不必要成本。Apple為了讓唱片公司放心授權所支出的DRM成本,到頭來還是被消費者花時間破解。
一來一往間不但實際阻赫盜版效果沒有達到,反而還徒增雙方均承擔的0.015美元”經濟淨損“。
以Steve在年初Keynote宣稱iTunes已賣出20億首歌曲來看,無效的DRM設置創造了3千萬美金的淨損!

「既然無效,不如拿掉!」

對Apple與對消費者都是好事一件。
而唱片公司所擔心的銷售量下降,其實根本沒有意義,庸人自擾罷了!
因為DRM並沒有實際上的效果,有沒有其實都不太會影響銷售量;再者,Apple與唱片公司在銷售量這點誘因是相同的,換句話說,繼續衝高iTunes營業額,對Apple和唱片公司來說都是雙贏。所以唱片公司根本不需要擔心拿掉DRM營業額下降的問題,因為Apple比他們更擔心這件事!所以Apple都不怕,你唱片公司怕什麼?

我之所以敢說Apple比唱片公司更擔心iTunes音樂銷售量,原因在於前面我證明的一件事:「Apple iTunes對獲利的貢獻其實不如iPod銷售,而這兩者對彼此銷售量均沒有太大拉抬效果,更沒有獨占地位濫用的好處!
因此,iTunes與iPod幾乎是兩個獨立的利潤中心,各自得搞定自己的問題。

所以,如果拿掉DRM,不但為買賣雙方省掉不必要的經濟淨損,對iTunes的銷售也沒有什麼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EMI在這場政治交易中,我認為目前看來會是最大的贏家。原因在於DRM拿掉對銷售幾乎不會有影響,可是卻能趁機換得看似合理的漲價(還記得Steve曾經罵過這些唱片公司貪得無厭嗎?);大家一時間可能以為拿掉DRM後EMI得面臨較高風險,所以漲價很合理。事實上EMI並未承擔更多風險(即便有還拉了Apple與其均攤),但卻能漲價賺取較高報酬,EMI不是贏家是什麼?

不過只要更多業者也願意加入DRM-free,很快地這個「溢酬」就會被抵消,一切又回到原點。EMI只是時間差上比其他人多賺一點而已。

唱片公司們,你們就願意這樣眼睜睜讓EMI一個人爽嗎?快醒醒吧!

後來Amazon.com以及Wal-Mart均投入線上音樂販賣市場,而且也多採取DRM-free的販售方式。這樣的演變,可說在意料之中。

Apple在今年的Macworld展會上也宣布:「…..調整方案﹐包括採用歌曲分三檔定價的新計劃﹐取代之前每首歌曲99美分的統一固定價格。蘋果還表示﹐將放棄數字商店所有歌曲的版權保護。…..」,顯然,Apple這次搞定了EMI以外的其他音樂公司。或者可以說,EMI以外的業者,終於想通了!

另一方面,回想2007年初,歐盟諸多國家批評Apple透過DRM濫用壟斷地位,現在看來,根本是無稽之談!
因為假如透過DRM可以濫用壟斷地位,那為何Apple要放棄?假如Apple放不放棄DRM都能濫用壟斷地位,那當初歐盟的批評根本是無的放矢。
更進一步,假如Apple在線上音樂上真的有予取予求的壟斷地位,那為何現在得放棄可以保證他們收益(照歐盟的邏輯)的DRM?
沒有競爭,壟斷者會自折羽翼嗎?
既然Apple也順應潮流取消DRM,那不證實競爭之存在?
競爭存在,何來壟斷之有?

這例子也只是一再證明,多數「濫用壟斷地位」之行為,不過是一些法界與經濟學界人士蛋頭裡的妄想、幻想。

我看金融風暴–補充資料1

我在2008年10月23號,這個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內提到:

…..採用市價有其成本考量。

可問題也出在當市價重挫或飆漲之時,都可能傳遞錯誤的訊息,使得本來應該相安無事的借貸關係瀕臨崩潰。重挫已經解釋過了,市價飆漲順道解釋一下。當擔保品市價飆漲時,可能讓債務人更容易透過二胎房貸方式,或者讓債權人用債權去借來原本借不來的金額。

另一方面,多數銀行法、金融法規也規範了銀行或投資公司,手中資產價格必須維持在一定的數額之上(如資本適足率)。這個法律規範的要求也不是以真實價值來計算,而是以市價。當手中資產大貶值時,銀行可能得提前去套現手頭的債權、基金公司可能得變賣海外資產來彌補。
同時,當整個股市、房市等都大跌時,可能也會引發銀行擠兌或基金賣壓,這些都會更進一步逼迫金融業得提早認賠或拍賣海外資產….等等不理性的資產處理手段。…..

以上畢竟只是一個門外漢的一己之見,自鳴得意可以,上不上得了檯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2009年的今天剛好看到蘋果日報的「經濟人語」,政大金融系的殷乃平教授也提出類似的見解,供各位參考:

…..但在2007年8月後,金融海嘯愈演愈烈,專家對金融問題的檢討,卻發現造成前所未有的金融市場動蕩,遠超過以往發生過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便是「市場變現價值法」的採用。
國際貨幣基金、國際清算銀行、世界經濟論壇等國際機構檢討金融海嘯危機的論文頗多,論及其成因、問題、以及解決之道,其中,國際貨幣基金2008年12月份的金融與發展季刊(Finance & Development Quarterly)以金融危機為專題,在「如何防止未來危機再發生」一文中指出,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原因,除了不動產市場的投資泡沫、全球失衡、金融創新、以及金融市場結構的改變等外在環境因素之外,金融資產證券化建立了放款批發市場,改變了金融機構經營模式;過於偏向市場價值與歷史資料建立的風險管理模型忽略了經濟基本分析;市場參與者結構較過去更為複雜,更為聰明;過度利用槓桿與風險操作,轉移風險;忽略了金融系統風險;金融監理失靈等因素,但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則是「市場變現價值法」與資本適足的要求,助長金融景氣循環的波動,當市場繁榮時,資產增值,金融機構獲利增加,常忽視風險,從事更冒險的投資與貸放;在經濟衰退時,金融資產縮水,損失減記,資本不足,金融問題開始出現。
更糟糕的是金融市場失靈狀況發生時,投資人恐慌的賣壓,讓金融機構資產隨市價下跌而快速減縮,鉅額的虧損減記使得金融機構立即進入困境,更進一步引動市場的恐慌下跌。而這種現象正是這一次金融海嘯所特有的模式。 ……

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

美國為了救不救汽車產業吵翻了天,沒想到台灣也為了要不要救雙D產業–DRAM、TFT LCD爭執不下。

我打算分三點來談:

一.先看財務報表

我先丟幾個數字供大家參考:
(以下單位均是新台幣百萬元)
友達

力晶

台聚

5年來我在這邊說過幾次,也反覆提醒身邊友人,TFT-LCD或DRAM都是不可以投資的標的。因為這兩個產業本質爛到不行!

道理很簡單,如果有個產業,雖然每年能賺100億,若今年不繼續投資200億下去,明年的100億就註定賺不到,那這產業一定不怎麼樣。更糟的是,就算今年投資了,也不保證明年一定能賺到,那這種行業簡直爛透了!對我來說,毫無投資價值!根據利息理論來看,這種公司的真實價值是負值,倒貼給我我也不要。

各位看上面的數字,雖然帳面上友達、力晶有好幾年都有不錯的淨利表現,但是攤開現金流量表來看,即便是最賺錢的那一年,友達依然要在投資活動上支出588億新台幣的現金、力晶也是要支出638億。

如果我們從2000年以後算起(力晶我一時沒有2000與2001的數字,所以請自行查一下),這兩家分別算是TFT LCD與DRAM產業的龍頭廠商,總共賺進來的現金卻都不足以彌補付出去的。(表中Cash Flow即是將營業活動現金流加上投資活動現金流)

甚至這兩家公司8年總成績來看,不但從未賺過現金,反而不斷地流出。力晶千禧年以後不但不能幫股東、公司賺到現金,反而日常營運投資活動就得失血1千多億;友達也得失血4百多億。果然都是燒錢的行業啊!

反觀規模不如他們,媒體關注也遠不如他們的塑膠產業 — 台聚,在多數年度下都是一台創造現金的機器,而且即便有過低潮期,但2000年以後的總成績還是賺進32億多的現金。

一間不能賺現金的公司,說他有多偉大、多重要,我都不相信!這對股東、對國家,都是一樣的!

過去我曾經在Web2.0系列文章引用過Warren Buffett的話,這裡我要再用一次:

繼續閱讀 “雙D產業不能救,政府的經濟白痴卻不能擋”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

前述我們了解消費即投資行為會受到「人對未來收入之看法」以及「折現利率」兩個因子影響。

因此當景氣不好,大家為什麼縮衣節食?就是因為消費者預期未來收入降低,或者預期利息將高漲。例如沒資產的人比有資產的人更難借錢,前者要負擔的實質利率遠高於後者,因此前者的消費行為會更保守。

這裡我要點出一個重點,就是我們談利率時,所談是「實質利率(intrinsic interest ratio)」,並非銀行掛出來的「名目利率」。

因此有資產可以抵押之人,他要借錢所負擔之實質利率會低於無資產之人;例如台塑集團要跟銀行貸款,和一般上班族,其能貸款到的額度、利息,都是天差地遠。前者的議價能力能遠高於後者,一點都不難想像。

同樣地,有能力去關說的政客,往往也能享受到低於我們這些老百姓的實質利率。

相信聰明的讀者馬上又警覺到,既然實質利率跟名目利率會因人而異,那判斷上會不會出問題?

沒錯!的確會出問題,而且不僅於此!

一個現任立委以為自己鐵定連任,對銀行的議價能力可以持續,同時也對未來收入有了錯誤的預期,因此舉債選舉。結果事與願違,連任失敗,也失去了他原本預期的政治資源跟議價能力,過著被債主追著跑的日子。

更進一步,有學過金融學裡企業鑑價(Business valuation)的人,應該會學到一個「加權平均資金成本(WACC)」,其實就是想要算出個別企業的恰當機會利息成本,企業鑑價上會採此利率作為折現率,也可以說是一種實質利率。

然而一般人對於實質利率並不容易算,多數企業主、市場組成份子,並不懂金融學方法;更重要的是,這套方法算出來的數字也不見得正確。
最方便、省錢的方式就是找一個「市價」來做為參考依據。這跟第一篇我們談到「真實價值(intrinsic value)」問題一樣。名目利率跟實質利率之間可能有差距,但礙於訊息費用過高,我們難以克服。

顯然央行或銀行公告的「利率牌價」就是一個普遍受到信任的參考標的。

但這裡我們就碰上一個大麻煩 — 控制利率的中央銀行。

繼續閱讀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

金融風暴之我見(二)利息如何影響你我?

上一回我們談到Fisher的利息理論,其中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財富乃未來收入之折現總和。
而Fisher的觀念裡,將所有未來可能之收入均稱為「利息」。

聰明的讀者應該很快就發現,要推斷財富之價值,我們有兩個需要知道的東西:未來之收入與折現之利率!

如果我們不知道未來收入為何,甚至根本不知道未來有沒有收入,那我們根本無從算出某樣資產的現值為何。

許多股票本益比高得離奇,只是因為市場上多數人幻想這家公司未來會有驚人的收入,因此現在才繼續有蠢蛋願意以高價購買該公司股票。這也是俗稱「本夢比」的由來。經濟學家凱因斯就曾說,股票市場裡就是想辦法把股票以更高的價格賣給更笨的人,直到最後一批笨蛋也下海,那行情就結束了。

繼續閱讀 “金融風暴之我見(二)利息如何影響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