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契約理論看台灣為何加班多

前言:本文分兩部分,前半簡單談為什麼我認為民進黨這次勞基法修法方向正確。後半則會從經濟分析角度切入勞雇契約與過勞問題。建議讀者先讀過我之前寫的「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然後綜合二者。

2016年底民進黨搞了個「一例一休」,我在2017年1月初就撰文大罵這個法律箝制勞動契約的彈性,很多邊際企業與邊際勞工會因此失業。而許多中小企業被迫放棄「急單」,要知道,這些中小企業很高比例是靠一般訂單維持不倒(僅夠支付日常開銷),獲利(包含員工年終獎金)得靠急單。

我推測的與實際上打聽到的一樣:中南部一堆工廠或菜市場無名服飾店這類邊際小企業被一例一休整得慘兮兮,因此失業的中年婦女勞工大有人在。動搖到民進黨的票倉,再次修法應是必然。

果然才一年蔡英文政府就受不了,重新把應有的契約彈性還給民間。

是否會如某些「勞動法泰斗」宣稱

「恭喜雇主、賀喜雇主,週休二日再見…
…因為以後雇主讓勞工於休息日加班後,只要得到勞工同意,不僅不用付出加班費,補休也可以1:1,補休時間因為由勞資雙方協商,雇主當然選擇最空閒的時間讓勞工補休(但未必是勞工希望的補休時間)。
試問,以後雇主讓勞工於休息日加班,都不會增加任何成本。台灣勞工還能有週休二日嗎?…」

完全不會,只能說台灣法律系教授的經濟學訓練乃至於經濟學感受都非常差,對真實世界往往也極為無知,所以總是從法匠的狹隘眼光,判斷卻每每出錯而不自知。

一者,並非每個勞工都希望週休二日,有些底層勞工是希望能多增加加班機會的,一例一休剝奪了這個彈性。而新法還給雇主與勞工應有的彈性。

二者,是否雇主都會選擇補休來規避加班費?也不見得,這牽涉到產業景氣等侷限條件。當景氣可見得好時,雇主預期整年產線都會很滿時,要吸引員工加班,雇主不但會提供加班費,甚至還會提供獎金鼓勵加班。

當未來數年公司前景有高度可預期性的成長,則雇主會傾向增加人力,而非一昧要求既有員工加班。因為雇主也很清楚,加班的生產力邊際遞減非常快,也非長久之計。是的,我強調過無數次了,身為雇主,我與多數雇主一樣,並不喜歡員工加班;公司多數員工常常加班這代表人力資源管理肯定出問題。

那為什麼還存在這麼多加班安排?本文後半會進一步討論。
繼續閱讀 “從契約理論看台灣為何加班多”

有關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

加班拿不到加班費就現實狀況的經濟分析如下:
 
首先必須認知,現今僱傭契約本身是一種「委任代工契約」的變質。最簡單的想法,就是從傳統「家庭塑膠花組裝代工的計件論酬」轉換至「秘書工作」。
 
計件代工無所謂加不加班,因為報酬委託到「件」上,清清楚楚。而通常這個「件」的QC有清楚且容易的標準。如果代工者物件不符合標準,甚至做壞了,該怎麼賠償也多有行規。
 
但秘書工作多樣、複雜且難以論斷品質。也就是說,秘書今天接了30通電話,應答對話品質高不高?品質標準判斷不如前述家庭代工來得容易。
 
更何況秘書還有安排老闆行程、辦公室環境整理、老闆與來訪客戶餐點安排、與會擔任會議記錄等…各種雜七雜八工作,且並非每家企業的秘書工作內容都相似。
 
這時候工資論酬方式難以繼續「論件」,最有效率的方式是「被委託」到買賣雙方都不太會有爭議的「時間」上。
 
重點來了!雇主雇用員工,從來就不是「要買員工的時間」,而是「要買員工的生產力」,只是因為現代工作內容複雜化、分工也複雜化(例如複雜的生產線設備工程師,其工作內容也難以論件計酬)等等原因,工業革命後出現了「僱傭契約」這種「將計價單位委託到時間」的安排。
 
理解這點我們可以推出:
 
當工人提供的生產力容易計件與QC,就不容易出現老闆不付加班費的現象;反之當工人提供的生產力難以計件與QC,模糊空間大則加班費就容易有爭議。
 
放到真實世界驗證,一般生產線上的工人加班費計算都不太容易有問題。例如塑膠射出業,現場操作員一小時可以生產多少產品、其中QC應達標準幾何…等,都容易被監督與計算,這類人的加班費都算得很準,而且這類人多半也很愛加班多拿錢。

在台灣中南部很多邊際工廠,反而是「以不給加班來懲罰某些員工的不良行為,例如喝酒吸毒後上工」!也就是說,制定一例一休的立法者根本不知道真實世界存在這種現象,才會有逼人休息的愚蠢安排,自以為自己更知道工人要什麼。
 

白領階層則相反,特別是坐辦公室的雇員、業務,這群人生產力難以監督。比如法務工作,在公司有案件、契約或草約等各種活動出現之前,法務在公司裡還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有時候一天空坐到下午3、4點,才出現一份契約要審,若剛好是很複雜又緊急的契約,可能審到半夜1點才下班。實際工作時間差不多是8小時,但要不要算加班費?勞方肯定認為要算,因為stand-by的時間也要算;可資方呢?就要看公司租值高不高了。

管理階層也容易出現工作出現時機不固定的狀況。例如過去我曾經營百貨公司專櫃,某日半夜11點櫃姊打電話向幹部哭訴被男友毆打趕出家門,公司幹部半夜出去照顧櫃姊安排住宿與寄放行李的地方,幫忙聯繫報警,以求明早這位櫃姊可以準時照班工作。因為這位幹部實在無法在半夜調度到願意或能夠明早替班的人。試問這位管理階層要不要拿加班費?時間怎麼算?

白領的生產力難以量度,還有個最常見的現象就是偷懶 — 我知道許多香港白領打工仔(上班族)9點上工,10點前都在上網吃早餐,11點開始跟同事討論午餐上哪吃,12點準時去吃午餐,中間接兩三通電話;下午回來昏沉到2點多開始有人招集訂購三點一刻下午茶,四點後(或老闆回來後)才真正進入工作狀態。

 
我在台灣待過員工數萬人的機構也做過30人以下小企業,辦公室裡類似香港打工仔的狀況一樣很常見。
 
而這種人最容易出現加班卻沒有加班費的情形。
 
講難聽點,如果真的當過老闆就知道,這種人有臉來要加班費的話,我倒要檢討他正常工時8小時裡究竟做了什麼。同樣的,身為老闆,我非常討厭員工正常工時偷懶來創造加班,這種加班不但浪費了我的水電空調費用,浪費我的加班費,也浪費我原本支出的正常工資。
 
最後談一種非常特殊的加班:公務機關的故意加班。
 
有一種情形我只在公家機關見過,就是某些公務員表現好,上司希望為其加薪但苦於公務體制的顢頇與桎梏。而單位的加班費預算還有額度,所以叫這幾個員工來單位「削鉛筆」賺加班費。對,你沒聽錯,工作內容就只是削鉛筆,削到加班時間夠了再走人,達到實質加薪的目的。
 
這種詭異狀況我是親身見過才知道還有這種事。
 
以上是有關加班的簡易經濟分析。真實世界的僱傭關係因應各行各業而千變萬化,但讀者要知道與掌握的超級重點,在於生產力量度困難時,方才出現「計價委託到工時」之安排,是現今諸多僱傭契約背後問題所在,也是為什麼政府妄圖透過法律規範勞雇關係是緣木求魚、痴人說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