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過勞的真正元兇是健保制度而非勞基法

蘋果日報報導:「資方讚添彈性 假日開診料增 — 護理批修法倒退 台鐵工會嘆又要談判」

….護理人員團體更已在討論後續抗議行動。

一例一休實施後,基層診所假日不易請到藥師、護理師上班,開診率直直落。台灣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朱益宏說:「修正是對的,協會表示歡迎。」鬆綁7休1、延長加班時數等,都讓醫院經營與調整人力更有彈性,輪班間隔時間也可勞資協調,協會將研擬加班工時帳戶制,做為政府修法依據。

但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常務理事鄧雅文批評,此次修法「越修越倒退、越修越離譜」,工會「很不滿且嚴正抗議」,已有基層護理人員感到害怕、心寒,護理人員一旦過勞將是患者受害,政府完全置病患生命於不顧,工會正討論後續抗議行動。…

1. 今年1月在「我對一例一休的看法一文中」就透過經濟分析預言:「許多企業會選擇假日不提供服務甚或營運日期減少。」

事實上許多診所、郵局乃至於宅急便服務都取消了週末的部份甚或全部服務。可見經濟分析的科學預測性!

2. 但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顯然畫錯靶、開錯槍,竟然誤以為造成台灣醫護人員過勞的原因是因為勞基法、因為醫院資方剝削。部分醫生甚至天真地以為納入勞基法就可以免除過勞風險,這都是不懂經濟邏輯的現象。

台灣醫護過勞是非常典型的「人力供給短缺」,而經濟分析上,之所以造成醫療人力供給短缺最大也是唯一的元兇就是 — 健保制度!因為健保制度本質上就是一個買方壟斷的價格管制制度,透過政府強制暴力方式,片面決定醫療人員、醫院乃至於藥品的收入。當給付價格過低時,醫生與護理人員的租值被政府剝削,同時風險貼水(醫療糾紛不是問題,而是醫生有沒有足夠高的收入或類似美國醫療糾紛保險制度來概率上彌補風險)也偏低的情形下,願意投入醫護產業的勞力供給將逐漸降低。

是的,醫生收入在整體社會上看還是較高的一群,但優越性肯定不如健保制度之前。而醫生轉職其他行業的困難(無論是專業局限性與心理因素都會影響,柯文哲、賴清德轉戰政壇者僅是個案,佔整體醫生比例是很低的)使得健保制度下我們不會看到「人力忽然短缺」,而是會看到「人力逐漸短缺,特別從報酬率低、風險係數高的科別拓散出去」。

健保制度是台灣非常獨特、愚蠢而邪惡的制度,實質並非保險制度,而是一種政府強迫移轉財產的補貼制度–從看病次數少者身上移轉財產到看病多者與公務員身上。該制度之經濟效果就是侵害台灣醫療產業,也侵害患者選擇醫療與藥物的自由(因為價格管制下,高額或高成本藥物與醫療方式會被劣幣驅逐良幣般出場),同時醫院為了回收投資設備,也會因為醫療價格被管制而過低的前提下,不計實際患者是否需要地「過度檢查」或「過度治療」。這都是價格管制下必然發生的經濟規律。換言之,表面上看似台灣患者醫療費用低廉,其實背後被捅刀、被當冤大頭而不自知。唯一真正受到健保好處的就是因健保而生的公務體系與貪汙架構。

被迫移轉財產者,事實上就是被課稅。而偏偏台灣政府迂腐顢頇地、令人笑掉大牙地宣稱健保費或補充保費不是稅。試想今天你走進超商買條口香糖,店員會查詢你的收入後說:「因為你有股利收入所以要多收XX元」嗎?

台灣政府恰恰最喜歡「無視經濟規律」地推出各種愚蠢制度,一例一休不過是近例之一。回過頭來,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顯然打擊錯誤目標,該被譴責與檢討者,是註定要破產卻又會被續命以維護制度性貪汙的健保制度。是這個制度造成醫護收入降低、是這個制度造成醫護人力供給短缺、也是這個制度降低醫療品質與增加醫療浪費(無論是醫藥面或看診人數過多且重複面)、更是這個制度讓醫護人員的社會地位逐漸不被尊重。

這,都是經濟分析早就知道的必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