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經濟分析 商業評論

再論美國牛肉

有位tsaiking網友提到有趣的現象:

純粹的牛肉還好啊。
現在是要開放帶骨的牛肉、內藏與絞肉。
依照泛中國系台灣人嗜吃內臟的習慣,這玩意在台灣應該很好賣。絞肉則是天曉得廠商絞了啥玩意進去,只要便宜就好。內臟跟絞肉席捲台灣市場是可以期待的。
以前美帝就有強迫台灣進口火雞了,我外公很高興買了一堆火雞腿跟翅膀,來重溫以前在美國受訓的舊夢一下。雖然不貴,不過真的很難吃,又乾又硬,跟木柴一樣,沒幾個台灣人捧場。

後來台灣有進口美國的肉雞腿,這個就真的把台灣雞農給打殘了,因為實在夠便宜,在超市賣價錢大概是本土的半土雞腿的六折。外面自助餐跟團膳業者幾乎都很愛用。
以前再成功嶺的替代役訓練中心,伙食為興農承包,用的就是 TYSON 的冷凍雞腿,記得是興農自己進口的。早上進去伙房就可以看到壯觀的雞腿山正在用流水法解凍,伙食主菜常常有雞腿吃。

上述主要是從美國進口到台灣,遠比台灣更有成本優勢的農產品的現象。
這是好事,代表臺灣人民可以用更便宜的代價取得相關肉品的消費。
好不好吃,這是主觀問題。但客觀上,連軍隊也能常常吃到雞腿,這肯定是好事一件。我也是在成功嶺受訓,聽連長說過,一餐的餐費每人才10幾塊錢(約三年前)。

軍隊裡每人10幾元可以煮出有2~3樣蔬菜,配上一支雞腿的餐點,全靠台灣自產的土雞哪有可能?

但我很懷疑美國牛肉進口會有跟tsaikin印象中美國火雞、冷凍雞一樣的現象。

原因在於,美國牛肉在全世界的肉品市場上都屬於搶手商品,就我手上查到的資料,美國牛肉平均每一磅(不管部位)的出口價均高於紐西蘭、澳洲。

就連你提到的牛絞肉,台灣區的進口價也是美國的高於紐奧的。

價高則需求量低。因此遠比紐奧貴的美國牛絞肉會席捲市場?我抱持否定的態度。

而很多台灣的媒體、政客都說美國人不吃牛內臟。這點我也很質疑,因為我自己去幾家美國常見的食品超市–Safeway、Whole Foods,都有看到牛肉內臟、牛舌之類的產品。

真的不吃?那這些超市是進貨進心酸的?

再者,美國最大的牛肉出口市場,第一名是墨西哥(2007年佔總出口量45%)、第二名是日本(2003年佔36%)、第三名是南韓(2003年佔20%)(註)
台灣根本就是小咖,要跟這三大市場搶美國牛肉,價格當然沒多大down下來的空間。

所以很多人擔心賣不掉的美國牛肉會怎樣氾濫在台灣次級肉品市場或加工市場,未免想太多(或是想得不夠多)

有人會把搶手貨丟在你這邊爛?當然是馬上轉往其他出高價的客人去!

所以我更相信我猜想的,台灣5大牛肉進口商(樹森開發、美福國際、伸格食品、金煜實業及貴族世家)試水溫動作肯定會做;小量試單,哪個商人不懂這道理?

既然量不大,真賣不好,哪來能氾濫台灣市場的美國牛肉呢?

反之,如果賣得好,顯然證明台灣人愛吃美國牛遠勝過擔心美國牛潛在風險。既然如此,為何不開放?只是因為少數人的神經質?
少數人這樣侵害多數人的權益,這就好笑了。

註:根據我找的文章,BSE之前,第一、二名分別是日本;墨西哥僅佔25%。但BSE之後,墨西哥就攀升到第一名位置,2006年還一度來到美國牛肉總出口量的60%。

13 replies on “再論美國牛肉”

這件事情不能純從商業面來看
不管最後進來之後賣的好不好 就是有機會造成台灣受到prion污染
跟量沒有關係也不是神經質而已
不然為什麼這麼多國家都要擋?
當然 要不要承受這個風險 是可以在討論的 但是如果說禁止進口是侵害選擇的自由 那進口了以後是不是侵害了生活無懼的自由?

今天中午,我到常去的牛肉麵店吃午飯。嚇然發現店裡已經大剌剌地貼上「我們不用美國牛肉」的海報。

海報是澳洲牛肉協會印製的。

照你的邏輯,我們這些在美國留學吃美國廉價牛肉的留學生通通禁止回國算了

我們一回國,拉的屎裡面都可能有prion存在,豈不是污染了全台灣?
美國風險還遠不如英國哩!台灣留學英國的有多少人啊?

「生活無懼的自由」這是啥鬼啊?這種社會學或道德家口中沒有內容的東西,聽聽就好。

「免於恐懼的自由」那就是乾脆不要活了。死了最沒恐懼。

謝謝你的說明。

我會說美國牛絞肉便宜,是因為 1998 年去 NZ 遊學時的 Home Stay 說的。因為每週都有機會跟著去幫忙採買搬菜,去肉店買的牛絞肉為 10 公斤一袋,折合不到台幣 600,我的 Home 爸的老弟 (移民美國的,那次去找他老哥) 說美國還更便宜。

我知道在奧克蘭 (NZ 的) 來說,華裔移民比較多的地方,超市跟肉店的比較會有賣家禽及家畜內臟,種類會比較齊全,我的 Home 爸就有專程殺去買牛肚回來滷。我當時住的區 KIWI 比較多,很少看到在賣。有一次看到有賣整顆牛心,問超市店員可以買來幹麼,人家是說可以拿來餵貓跟狗。

美國我就不清楚了,有空方便的話可以去問看看。

另外一點補充,貴族世家老早就有賣美牛了,一樣部位跟大小,價錢一樣。
只差在美牛跟紐澳牛的牌餐名子不太一樣,還有在底下有行小字寫產地就是了。
美國牛肉台灣人早就吃下肚很久了。

陸軍大兵一天伙食費為 NTD75,早 15 午晚各 30。替代役有供餐的話是 NTD90,午餐多 15,未供餐跟搭伙的每天發 120 誤餐,不退不補。

謝謝你提供的資料

我半年前在台中梧棲吃過兩三次鬥牛士,菜單上也是寫明澳洲牛或美國牛。

美國牛在這次事件之前一直都有出口到台灣。這次的關鍵主要是在於有些部位要不要開放進口。

如同你所說,其實台灣人早就吃下不少美國牛肉。

的確非常難

就美國牛肉事件,商家會依據市場區隔(想吃或不想吃美國牛)來做廣告(降低資訊成本),這舉措上是比較容易抓到侷限條件然後依照經濟學理論預測的。

但大部分的事件,往往就沒這麼容易。

有的我認為是無解,例如「股價」

要禁止到甚麼程度 當然要看情況
如果今天美國9成人口都得到狂牛症 留學生可能真的都不用回來了
我想說的是 狂牛症是有擴散疑慮的 應該是傳染病管制的範圍 
假使今天只有願意冒風險的人有機會得到此病 那就跟站長說的一樣 有選擇的自由

無懼的自由好像真的太沒內容了
應該說我為什麼要承擔別人的選擇帶來的風險?

司法院大法官第558號解釋文:

……惟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修正後之國家安全法第三條第一項仍泛指人民入出境均應經主管機關之許可,未區分國民是否於臺灣地區設有住所而有戶籍,一律非經許可不得入境,並對未經許可入境者,予以刑罰制裁 (參照該法第六條) ,違反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比例原則,侵害國民得隨時返回本國之自由。國家安全法上揭規定,與首開解釋意旨不符部分,應自立法機關基於裁量權限,專就入出境所制定之法律相關規定施行時起,不予適用。…

就算真的發生了,我也懷疑行政機關可否禁止全面性國人返國。這樣的行政措施,很可能是違憲的!

另外補充一篇文章:
「 香港人的人道精神,是令台海兩岸中國人無地自容的。SARS初期,一艘馬來西亞的貨船,被懷疑全船人員感染SARS,直駛香港尋求醫治。香港政府二話不說,立即接待上岸,並即時提供檢查和診斷。

  結果幸好只是一般感冒,可以即時出院,送返船上。然而我感慨的請問,這艘貨船若是駛往上海或廣州,或是駛往基隆與高雄,情況還會是這樣嗎?當地政府會收留診治嗎?當地人民會不鼓譟暴動嗎?」

全文網址: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281895780

抱歉,前面回應我提到的海報,其實是「我們的牛肉來自澳洲」(所以理所當然是澳洲協會印製…)

不過在這個時間點才貼上,看起來就和「我們不用美國牛肉」意思很接近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