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經濟分析 法律

國軍幫農民收割,佔了誰的便宜?

最近大雨不斷,造成農田稻榖諸多倒穗,搶收不易。許多農民哭天喊地,也有地方政客跳出來要求政府提供協助,例如有大林鎮長黃貞瑜直接向國軍發文要求協助割稻。

我們姑且不論這個大林鎮長腦袋是不是有問題,搞不清楚她於法於理上何德何能有向軍隊發命令的權力。農民遇到天災甚或人手不足,政府就應該幫忙嗎?

若是如此,那台灣任何一家工廠或公司遇到人手不足時,是否也可以比照辦理、依樣畫葫蘆地要求政府派國軍提供協助?難道台灣的軍隊淪落成「臨時工應召站」?若真是如此,台灣眾多傳統產業就不會缺工缺得唉唉叫了。

可笑的是,從這影片連結可看出來,早在1950年代,台灣國軍就常幹這種「不務正業」的事情,還自詡「愛民助民」哩!

我們得問:為何農民有這種特權?

從經濟學角度看,用很簡單的成本效益分析觀點切入,2011年台灣農業全年產值佔該年度全台GDP僅1.75%!同年製造業佔24.73%、批發零售業佔18.79%。

換言之,政府動用軍隊力量、國家資源,去協助一個佔台灣產值僅1.75%的產業,叫其他業界人士情何以堪?

再更仔細一點看:這次6月大雨,政府統計全台農產品損失約新台幣8億7030萬元。9億不到?別開玩笑了!其中"…一期作水稻被害1萬2894公頃,被害程度16%,換算無收穫面積2075公頃,損失金額1億9085萬元最多…"。

今年3月台灣南部一個地震,光是奇美電一家公司估計損失就在3~5億之譜!加上台積電、聯電,光三家公司估計損失就高達新台幣10億!

從上述數字,可以看出來農業是個產值很低的行業,台灣政府卻投入不成比例的關愛眼神,讓人不得不懷疑:莫非農民繳比較多稅?還是因為農民選票多?

這就讓我們再往下問第二個問題:農業一年為台灣政府貢獻多少稅收?

以台灣國稅局的統計資料來看,登記營利事業單位的總家數120多萬家中,農林魚牧業僅佔0.99%!農民好像不太繳稅喔?

更糟糕的是,依據所得稅法第14條第六類:「自力耕作、漁、牧、林、礦之所得:全年收入減除成本及必要費用後之餘額為所得額 。
而加上台財稅字第09904900401號規定:

一、有賦額土地:不論種植何種作物,其自力耕作收入,均按賦額計算。成本及必要費用之減除:

(一) 自耕部分: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二) 承耕部分(包括三七五租金):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二、無賦額土地:農業收入,按調查之資料核定。成本及必要費用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三、漁獲:養魚、養蝦、養鰻、捕魚收入,按調查之資料核定。成本及必要費用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四、林產:林產收入(包括木材、薪材、竹材),按調查之資料核定。成本及必要費用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五、畜牧:各種畜牧收入(包括一般畜牧、養豬、生乳、蛋雞、肉雞、種雞、蛋鴨、種鴨、肉鴨、養蠶、鹿茸、乳鴿),均按調查之資料核定。成本及必要費用為收入之百分之一百 。

部  長 李述德
     依分層負責規定授權單位主管決行

上面"落落長"一串,講大白話就是

農民的收入就是他的100%成本,所以所得等於零,因此也就不用繳稅!

哇哩勒!政府這時候忽然好懂經濟學,好懂I. Fisher的利息理論,知道一個人的收入就是一個人的所有成本

可惜政府不顧憲法第七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硬是在繳稅這件事上對於農、魚、林、牧民有差別待遇。

台灣政府派國軍幫助農民收割,說穿了就是慷其他納稅人之慨,大敲台灣非農業從事者的竹槓!拿繳稅的人的錢去補貼農民。可笑的是,這些"非農民"還得花錢買農產品哩!看得見的是食物價格,看不見得是"非農民"被當剝兩層皮的肥羊!

台灣政府對農民還有「休耕補助(不用工作也有錢拿,多爽)」、「農損補償(靠!那一般人公司賠錢你政府怎麼不補償?)」等各種福利措施,本質上都是占納稅人的便宜(農民不用納稅)。

經濟學上還有談擠出效應,放到這議題來看,也等於政府從納稅人處拿錢幫農民收割,這些錢原本可以不用浪費在低產值的受損農產品上,而可以留給納稅人透過市場供需去做更高租值的活動。且我們都尚未提政府本身因低效率所造成的費用損失。

有論者說不照顧台灣農民,台灣人會沒食物吃。

這種愚蠢言論,壓根不曉得台灣的糧食自給率(以熱量算)僅約3成,換言之,台灣人民7成熱量來源都是靠國外進口。

論者會更進一步說這樣很危險。這種言論更是愚蠢到最低點還要向下挖3尺!

世界上沒有比靠給人獲利更穩定的供給來源!只要台灣出得起錢買糧食,台灣永遠不會有糧食危機。說過了,歷史上從沒有任何政客發起的禁運封鎖,能禁得起走私的考驗。拿破崙失敗了,康熙也失敗了!美國更是失敗了無數次!

台灣土地稀少珍貴,不能大部分拿去從事農業這種低產出、低租值的活動(前述–2075公頃農地一期水稻產值僅有1億9085萬元;一些中小企業佔地不過百坪多,年營收超過3、4億比比皆是!)。這是台灣整體社會的租值損失。而經濟學說了:「在租值消散的情況下,自私的人會從事降低消散的活動來保存租值,避免租值消散至零。」換到真實世界來看,就是台灣農田中常見的違建工廠、違建豪華農舍。

這類違建物,彰顯的不是人民的違法亂紀,而是台灣錯誤的農地政策所造就之多少租值耗散!

結論之,台灣政府為了選票,不斷慷納稅人之慨,把資源投入在產出很低且不用繳稅的農業上。身為納稅人,難道你不生氣?

PS 另補充一些數據如下:
大企業和銀行一年繳給台灣政府多少稅?
鴻海2010年繳了150億的稅、台積電將近75億…。台灣企業無論大小,其營業稅、營利事業所得稅、貨物稅等加起來佔全台灣一年總稅收38%,農民繳了多少稅?零!

而政府一年為農業花多少錢?
老農津貼 511 億元、糧政及休耕補貼 197 億 元、 農貸利息及肥料補貼 62 億 元、 水利會會費補助 22 億 元、 漁業用油補貼 18 億元、獎助學金及災害救助等其他補貼 34 億 元,總計農業補貼達 844 億元,占農業總預算比例約 63% 。

更別提有漁民利用用油補貼,私下再去賣油賺一票的脫法行為,又是一筆油水等類似狀況,沒有計算在上述數字裡。

農業總預算約等於1339億,佔台灣一年總稅收約7.6%。一個不用繳稅的產業卻花掉其他納稅人一年納稅額的7.6%!

74 replies on “國軍幫農民收割,佔了誰的便宜?”

整篇文章邏輯不通,我推薦你去看哈佛教授的.你這種功利主義的論調,不僅幼稚,早就作古了.

Justice那本書不過是「倫理學」的入門書籍。裡頭說的都是很淺顯的東西,甚至很多只是哲學觀點介紹,但卻沒有碰觸社會科學的實證這一塊。這是一本很不錯的書,但也僅止於入門。

你會折服於那本書,代表你對經濟學連基礎認識都沒有。建議你多看點Milton Friedman的「Positive Economics」、「Capitalism and Freedom」和「Free to Choose」吧。後兩本也只是入門書,但已經比Justice來得深入且實證多了。

你對經濟學理論和歷史事件乃至於真實世界的事實認知都很薄弱,實在沒力氣一一點出你錯在哪。

不過給其他讀者看看眾多錯誤觀念的集成也是有助於學習。

這個學者的經濟邏輯很差。

1. 他忽略了糧食可替代性有多高。這我在糧食危機一系列文章裡面已經提過。

2. 多數糧食危機都是因為政治錯誤而引起,而非市場經濟出問題。毛澤東要負全責的三年大饑荒,就是因為政治干預才引起。當時若中國人民有遷徙自由、糧食有買賣自由,不會死這麼多人,這論點不是我提而已,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nald Coase也在新書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中強調此點。

3. 他誤以為政府的價格管制,價格就真的不會變動。他對於「競爭」的觀念其實混亂且沒有基礎。張五常強調的「價格競爭準則」因為價格管制轉為「非價格競爭準則」的觀念,看來這位學者完全不具備。

4. 真的極度缺糧時,誰還會在乎WTO?這位教授的成本觀念很糟糕的。當遵守法律成本影響到生存時,有誰會在乎?特別是這種近乎沒有強制力的國際法?我自己雖然只是個留美法學碩士,聽到這麼愚癡地守法假設都想笑。

5. 我說過了,糧食價格上漲跟糧食危機之間是兩回事;前者要漲很多很多才會引發後者。全世界因為共產世界從1970年代開放以來,收入增加得快,願意吃好用好的人口忽然大增,的確會引發糧食價格上漲;但漲幅是否會引發危機?我持否定態度。
因為這些人都刻意忽略或否定市場調節機制的力量;而這種小丑從有歷史記載以來不絕於耳;當笑話,聽聽就算了。

就順這位教授的邏輯推到盡:因為玉米可以當生質燃料,所以即便大家餓死了,也生質燃料價格也不會掉下來;玉米會繼續被拿去做燃料用途。這論點不蠢嗎?

都快餓死了,誰還開車?如果世界上多數人真的窮到在饑荒邊緣,開車人口還能不降?生質燃料需求還能不降?玉米作為糧食價格還能不高過作為燃料價格?若當玉米作為糧食的價格高過作為燃料的,糧食供給分配還用得著擔心?

實證來看呢?2008年開始有這種「生質燃料引發糧食危機」的論點,連經濟學人雜誌都談了。可是後來景氣大壞,芝加哥玉米報價應聲倒地,從每單位737美元一年內跌到349元。後來2010年到現在景氣恢復,加上天候影響欠收,玉米價格才跟著恢復回700多價位。

真有全球性糧食危機,那景氣不曉得要壞到哪裡去了,前車之鑑說:擔心玉米那時還會價格超高破表….是蠢到死啊。

季辛吉說過 :掌握石油,就掌握所有的國家;掌握糧食,就掌握了所有的人;掌握了貨幣,就掌握了整個世界。
作者不愧是法學背景,邏輯似乎是正確且言之有物。
很佩服作者的用功,只是總覺的哪裡不對!我想應該是在理信與慈悲中作選擇,大多數的人選擇站在慈悲這,如同板上回覆留言的其他人一樣!
整個政府的產業政策一面偏向所為高科技,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大部份的資源都灌注在它們身上。但是獲得利益的確是那少數的人,未蒙其利卻身受其害的是其他的弱勢族群,是台灣這片美麗的土地!絕大多數普通勞工的生活越來越辛苦,生育率負成長、薪水負成長!GDP的成長不代表人民的生活水準成長!這樣的不合理都不是你我的所樂見的,對於文章的正反爭辨也是沒有意義的!
希望以作者用功和紮實的邏輯思辨能力,可以針對我們國家的現況、未來,寫些比較大的題目,必竟,比賽是要獲勝的!早期麥克喬丹的一人球隊是不會獲得總冠軍賽的。

所以,您的部落格只專注在提出問題、批判政府,卻不考慮提出解決方案及配套措施嗎?

我滿好奇您心目中理想台灣社會是怎樣的。

1. 你沒看出文章訴求是什麼嗎?

2. 我新寫的「貪汙的一般理論(上)」不已經預告下篇我會談「治理貪汙的方法」?之前我寫「反對資本利得稅」不也明白提出訴求?想來你也沒看我幾篇文章,就以偏概全地下結論。

3.如果醫生連你生什麼病、為什麼生病都不得不清不楚,他開的藥方你敢服用嗎?

很多人空有理想,其實連問題在哪都抓不準;這種人開的藥方,卻有一堆傻子跟著喊理想喊口號,豈不是瘋子演戲,傻子跟著起鬨?

真有全球性糧食危機,平時適用的經濟理論都可能都不再適用,你還假設它的回饋機制會運作,那才是笨死了的想法。經濟理論並不是像地球繞著太陽旋轉一樣的物理定律,經濟理論終究是要服務人的,也就是經濟理論還是會受到基本政治目的制約的。如果不是這些基本政治目的制約,糧食價格還會是現在的水平嗎,我很懷疑。

其實你說「就順這位教授的邏輯推到盡:因為玉米可以當生質燃料,所以即便大家餓死了,也生質燃料價格也不會掉下來;玉米會繼續被拿去做燃料用途。這論點不蠢嗎?」這就表示你也承認經濟受到政治目的制約。你的論點我們可以說事實上你是在加諸一個不同的政治制約,而這個政治制約不存在於今天世界上的任何國家。

經濟學是一門科學,看準侷限條件後,經濟學原理是一體適用。

不可能有什麼A情況經濟學、B情況經濟學。

自古以來屯田開荒本就是軍隊的工作,羅馬帝國的軍隊之所以強盛,並不是只會打仗更會建設。

承平時期沒戰可打、沒荒可開。只是天災過後掃個水溝、清個垃圾、割個稻,不然阿兵哥的三餐哪裡來?

羅馬在共和國時期的確實行兵農合一的公民兵制度,此時的兵源主體是自耕農。
回頭看高度城市化的台灣,有多少比率的役男是自耕農?有多少城市人五穀不分?

不論是禹、舜,還是其他文明的「聖王之道」,放在不一樣的時空環境,就沒有直接適用的可能。

比如說,羅馬的公民兵制度後來遭遇到什麼嚴重困難?後來又為什麼有馬略的改革?
近代史上,常備兵制度逐步取代兵農合一的制度,如何解釋?

1. 從徵兵制來看,政府強迫一堆年輕人放棄人生最寶貴的學習時間去兵營裡面受未來9成用不到的軍事訓練,同時要他們「天災過後掃個水溝、清個垃圾、割個稻」。這種成本效益分析我還真不太能理解。

2. 從志願役來看,現在國防部的志願役士兵起薪如下:二等兵薪資27,915元、一等兵薪資29,480元、上等兵薪資31,045元;志願役士官,可領取下士薪資34,470元。(以上均不含各式加給)。

納稅人一年付出一個阿兵哥至少33萬元的成本,然後主要享受到的是「承平時期沒戰可打、沒荒可開。只是天災過後掃個水溝、清個垃圾、割個稻」,會不會太貴了點?假設政府夠開放,每次天災都讓民間業者自行從東南亞招募季節工(定期勞動契約),支付最低工資,假設一年總救災時間三個月,每個員工支出也僅5萬6千多。更甭提民間公司搭配救災機械的靈活投資運用,效率可能比救災不見得內行的阿兵哥更有效率。

就像您說的,〝納稅人一年付出一個阿兵哥至少33萬元的成本〞要他們掃個水溝、清個垃圾那不過份吧!天災過後警消人員往往都疲於奔命,若讓國軍弟兄們卻在營區裡看電視、睡大覺,那才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你說從東南亞招募季節工,那更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你也別把東南亞的百姓當笨蛋,若換做是你,你肯甘冒著生命危險,到災區做廉價勞工嗎?

那還不如向慈濟等這類的國際救援組織或他國救難隊求援,他們訓練有素裝備齊全,更有效率。政府何需花錢讓民間業者賺這一手?若是讓那些〝不肖的民間業者〞爭奪這筆〝災難財〞,那又不知會造就多少個〝014〞。

回到主題,在颱風前動員軍方搶收農作物,和颱風過後蔬果米價飆漲,導致民怨四起。政府再花錢舉債補貼農損,穩定物價。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1. 顯然你不知「米價」。現在菲律賓勞工平均薪資不到台灣最低工資的1/3,多數傳統產業聘請他們的薪資對他們來說是「高價勞工」而非「廉價勞工」。

2. 你對企業的「外包」服務也不熟悉,當然枉論R. Coase的「The Nature of the Firm」的精髓了。台灣的天災頻率是可以計算(事實上產險業就精於此道),換言之人力資源的調配也是可以預算的。要效能最大化(換言之就是最低成本化)對許多人力公司而言根本不困難。

難是難在政府和你這種動不動用道德高度來訴諸雲山霧罩之理想的衛道人士阻撓。先入為主地判定這類業者都是不肖,好大的道德罷凌呀!

18、19世紀美國的消防業都可以是民營,何況救災?

3. 你最後一個問題,根本兩個都不好。政府不該補貼農損,也不該穩定物價。政府只要管好貨幣發行量穩定就好,因為天災而起的物價波動本身就會引導資源往正確的方向去配置,用不著政府或道德高尚但智慧低下之人操心。
Adam Smith早說過:自利行為自然會讓社會得利最大。

災難經濟學的實證也一再指出,災難的擴大往往來自於政府多事(2008金融風暴後的美國就是最好的政府救市失敗例子);災難的消弭則100%來自市場自我調整機制。

如果你連這些都不懂,那請多加油。

那你又如何知道「有錢買不到糧」這情況會發生呢?

既然發生大規模缺糧,勢必也有其他資源同樣稀缺,為何不能以物易物?或者以勞務易物?有糧食的人難道只要糧食,其他都不需要?

相信會發生「有錢買不到糧」的人,其實基本經濟邏輯是大有問題,連比較成本優勢都不懂的。

推薦完全沒有經濟學背景的朋友
如能先一個下午時間 看看
超簡單經濟學這本書
就會發現許多traditional wisdom 其實大錯特錯
如能對裡面這些有趣又基礎的經濟現象有了基本理解。
就能避免一些似是而非的論點。版主也不需疲於回復一些較為粗淺的討論。

另外涉獵任何一本有關於critical thinking 課程教科書也可以有效避免在論戰中,把opinion, preference, belief 與 科學上的理性辯證混亂在一起。

首先至少Argument 的定義必須先搞懂了才去辯論。對於一個自認為理性的科學分析贏者尤為重要。
簡而言之,理性的辯論並非只是傳統上普遍律師官司辯贏的那種形式與目的 ~ 抓住對方的弱點 打擊,有較好的文筆,口才。。等等。反之,是去摸清對方的論述,把對方的遺漏補強後,再來看是否邏輯上可行可信。這樣理性辯論才有了建設性。記住,經濟學是門科學,所以也在理性的基礎上在能成立。個人觀感,政治立場與宗教信仰一旦與理性辯證混亂,那就是一堆雞同鴨講了。

然後再看版大的文章也會有比較好的理解。也比較能針對其理論進行有力的辯論。

電視上常看政客與一些學者所謂的辯論其邏輯上的混亂根本可笑。最近的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會上的繆論也不例外。不經懷疑這是其智囊團刻意為之糊弄選民,還是總統能力不足所致?

我建議版主列一個書單,推薦給不同程度與有不同閱讀時間的人。如此讀者與您能進行更有效率的經濟學辯證。想必會更加有趣。

火熱點的說,只有回复你的讀者越厲害,這個網站寫起來幹勁。

另外,憐憫心與利他行為在經濟學裡的討論我很有興趣看到版主為其寫個專題。

MT。

補充一下,我理解的經濟學,是研究人的行為的科學、是研究如何利用各種有替代用途的有限資源的科學。

當我們說到 “理性預期" 時,我們是在假設,如果人的行為是理性的,那會有何種結果,亦即理性是侷限條件。至於人的行為是否理性,也許坐落在其他領域的討論範圍,但不在 “理性預期" 討論的範疇之內。就像討論重力的科學或運用,是假設已有重力存在(重力如何被發現存在,也許又是另一回事),但宇宙裡可能有重力不存在之處,這時重力理論也許派不上用場,但我們無法否認重力的適用性與解釋力。就像牛頓力學雖然到了奈米層次碰到侷限,但我們不能說牛頓力學不對或者沒有用。當政治人物想用核彈以戰止戰或為了其他原因而求助核子科學家時,科學家只能就核彈的威力加以 “幫忙" 或 “助紂為虐",而會傷及多少 “無辜",科學家沒有辦法告訴你。如果我們要批評經濟學或自由市場的某些個不是,要先弄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射中靶子,不能抓到山雞卻以山豬報帳。

的確,當兵真的很浪費時間學些有的沒有的,,,,為啥韓國還要服兩年,俄羅斯,以色列,新加坡,瑞士,奧地利還維持徵兵制,這樣從經濟學的角度要怎麼解釋?但美國有徵兵制度不過自越戰後並無實施.
如果發生緊急重大天然事故?請問請東南亞國家招募的傭兵有辦法兩天內全部集結前往各重災區嗎?會不會衍生社會,治安問題?

還有想請教一下,目前志願役士兵的薪水是否過低?…..因為南沙,東沙招不到人?只有提高薪資跟增加服役年資倍數誘因夠嗎?不要說離島,連基本的防衛部隊都招不滿了,請問該提高薪資好,增加軍人待遇?這問題有點頭疼哩….還是要恢復徵兵制?

…世界上沒有比靠給人獲利更穩定的供給來源!

**

有個例子也證實了這個論點:

騰訊文化:戰爭打了三年(1839-1842),幾千人的英軍竟然沒有遇到後勤補給的問題。

藍詩玲:補給大多來自中國內地居民提供的吃穿。英軍攻打寧波時的一個冬天,士兵與附近的人民衝突不斷,當地人被迫提供食物。另外,在廣州,不少民眾也自發幫助,當導遊、搜集情報等等,只要英軍給錢。

這體現了中英雙方的「務實」行為,雙方很「現實主義」,民眾要掙一點錢,而英軍需要食物、情報,二者一拍即合。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ERnO7M.html

Only when you can fully understand 西雅圖酋長宣言,謝錦貴先生的方舟內容,Then you can really appreciate nature and local agriculture.
請不要以錯誤的農業政策 而抹殺地方農業的價值!

抹殺?農業單位土地產值低是全世界的普遍性現象。如果客觀事實是抹殺,那請先拯救你的腦子再嘗試拯救世界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