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經濟分析

教授的免費午餐

首先,謝謝讀者署名abc的網友點出彭明輝一篇錯誤百出的文章。我藉題發揮,談談我對這位教授的一些看法。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文,我直接點出彭明輝在該文所犯下的錯誤:

1. 故意或過失地扭曲Milton Friedman演講的原意。Friedman說:「箴言(翻譯也不該翻成「警語」)只說出一半事實。」是指往往意思完全相反的箴言也說得通。諸如:「歷史永不重複(History never repeats itself.)」之於「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There’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跳之前先看清楚(Look before you leap.)」之於「猶疑不決就輸了(He who hesitates is lost.)」Friedman是從上述都有道理的相反箴言,來帶出大家都說是他首創,但他否認的名言「天下沒有免費午餐(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Friedman開玩笑地說,這句話的相反意思也說得通,就是只要減少政府干預,政府支出更少但人民得到更多,總體來看還真是提昇經濟的「免費午餐」。

但彭明輝卻刻意扭曲成:

…經濟學界有人對傅利曼漠視政府責任而過份誇大市場的功能大表質疑或反對,有人批評他在南美施行的「震撼療法」(shock therapy)「沒有人性」,不過我更在意他留給世界一個愈來愈貪婪、冷酷、殘忍的社會。因為,他只說了一半的事實,而遺漏、忽略、遮掩了另一半的事實。…
… 在1993年一次很具代表性的 CATO Institute 演說「The RealFree Lunch: Markets and Private Property」裡,他坦白說出:「所有的警語都只說出一半的事實(But all aphorisms are half-truths. )」(聽演講按這裡,讀演講稿按這裡)。他的主張跟他的警語一樣地只說出了一半的事實,只不過他也許沒有警覺,也許不願意承認。

前面說過,將aphorism 翻譯成「警語」我認為是錯誤的,權威的Oxford字典對此詞解釋是「a pithy observation that contains a general truth」,我以為翻譯成「箴言」會比較正確的。當然,如果彭大教授是透過Yahoo奇摩字典或Dr. Eye之類的,那就另當別論。

另外,在南美智利實施shock therapy的是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畢業學生,並非Milton Friedman,如果你看過Friedman與其夫人合著的傳記,就知道他們只有去南美洲考察與演講,實際上擔任智利政府要員或顧問的是其學生。

同時,彭明輝認為shock therapy沒有人性,但這個方法1975年實施後,帶來的是智利之後的GDP大幅成長:
https://www.google.com.tw/publicdata/embed?ds=d5bncppjof8f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ny_gdp_mktp_cd&scale_y=lin&ind_y=false&rdim=region&idim=country:CHL&ifdim=region&hl=zh_TW&dl=zh_TW&ind=false&q=%E6%99%BA%E5%88%A9gdp

事實上,採用這個方法救經濟,並非Friedman或芝加哥大學、哈佛大學這些教授所獨創,而是透過嚴謹的經濟學從西德、香港二次大戰後的歷史資料實證得知:

1948年戰後的西德百廢待舉,當時該國就是採取穩定貨幣價值、讓私人企業自由發展,換得的是1950年GDP為231.4億美元(當時之匯率)到1977年的5362億,到現在的2.72兆歐元。光看50~77這20幾年間,其GDP的年複合成長率達12.85%,以一個國家來看是非常高的經濟成長率。而西德以資本主義為主的經濟模式,讓他們在1992年與東德統一時,東德的GDP只有西德的43%。

另一方面香港在英國統治之下:

https://www.google.com.tw/publicdata/embed?ds=d5bncppjof8f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ny_gdp_mktp_cd&scale_y=lin&ind_y=false&rdim=region&idim=country:HKG&ifdim=region&tstart=-303292800000&tend=1306080000000&hl=zh_TW&dl=zh_TW&ind=false&q=%E7%BE%8E%E5%9C%8Bgdp

如果我們光看1960~1980年(因為中國是1979年改革開放的),則其複合年成長率高達16.55%!同時期實行彭明輝推崇的「加重政府管制」的共產中國卻是:
https://www.google.com.tw/publicdata/embed?ds=d5bncppjof8f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ny_gdp_mktp_cd&scale_y=lin&ind_y=false&rdim=region&idim=country:CHN&ifdim=region&tstart=-303292800000&tend=706550400000&hl=zh_TW&dl=zh_TW&ind=false&q=%E7%BE%8E%E5%9C%8Bgdp

年複合成長率僅6.1%,其中這段時間發生三年大饑荒,死傷超過千萬人,顯然此段時間的GDP成長可能是錯誤的。

但看看中國1979改革開放,大幅度往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移轉之後,其經濟成長率卻是12.09%的超高速度在增長。

西德、香港正是在彭明輝所批評的放任自由資本主義下發展,而東德、中國卻是與彭明輝同樣高舉公平正義大旗的國家社會主義下沈淪,兩德統一之時,雙方一般人民的財富差距令人不忍卒睹;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前真是民不聊生、生靈塗炭。我實在不懂在彭明輝眼中,為何西德、香港的富裕繁榮是「冷血、冷酷、殘忍」的。彭明輝的邏輯與體認,著實讓我大開眼界。

2. 看過Friedman的教科書「The Price Theory」與一般書籍「The Capitalism and Freedom」就知道,Friedman在談的「免費午餐」,是批判「許多人以為把問題丟給政府,政府就可以不用付出代價地解決問題」,是天真且愚蠢的錯誤!

政府做任何措施,避免不了猶如萬有引力般的經濟學基本法則,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政府的資金來自於:1)課稅、2)印鈔票製造通膨與3)借貸。這三者成本最後都是由人民來承擔。同時,政府施政本身也會養出一堆利益團體(即公務員),這些公務員為了不要失業,會透過各種力量逼迫政府繼續聘僱他們。甚至該單位當初創設的目標都不存在了,該單位一樣腦滿腸肥。

Friedman在Cato的演講中即舉例:「美國鄉村電力發展協會(The Rural Electrification Administration)」是在1930年成立的,目的是要讓美國鄉村農戶也都有電力可以使用。可是即便1970年代將近100%農戶都有電力了,這個政府組織一樣不解散,反而轉成說要致力於鄉村通信設備發展;等到美國鄉村家家戶戶都有電話了,這個組織仍不解散,職員繼續領薪水過爽爽,直到1994年該組織才名義上解散,實質上轉型成另一個單位– The Rural Utility Service寄存在美國鄉村發展協會裡,陰魂不散!Friedman在談的正是這種政府所造成的問題,美國難道沒有民意機關監督政府作為?可大得了!美國國會議員所具備的調查權,是世界其他國家少見!但彭明輝宣稱:

解決這問題的方法有兩種,而不是只有一種:(1)加強對政府的監督與管理,北歐與萊茵國家(德國與荷蘭)選擇了這一條路,(2)減少政府的資源與職能,以便減少官商勾結的機會,英國和美國選擇了這一條路。而2008年金融風暴証明了什麼?北歐和德國的勝出證明了:關鍵不在於政府的大或小,而在於民眾參予公共事務和監督、管理政府的能力。

愚蠢至極。

一者,金融風暴在國家管制嚴密的共產國家一樣發生;再者,美國的金融風暴不是來自於市場出錯,而是來
於美國政府扭曲地透過某些法案或措施(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或房利美、房地美)要求銀行不顧債信去借貸給窮人買屋。正是這種自卡特總統起的「大政府主義」之人人有屋住政策,逼得私人企業與半公營單位聯手發明一些債權證券化的商品來移轉本不該存在的風險。

二者,美國聯邦與州政府總支出從1928年的114億美元(佔當時GDP約10%)到2012年的將近6兆美元(佔GDP超過40%),特別是1992年以來,美國長年政府總支出超過GDP 40%。這樣的白紙黑字的資料,彭明輝還能宣稱美國選擇走「減少政府的資源與職能」這條路?睜眼說瞎話。

三者,看過Milton Friedman的「Free to Choose」這部電視節目的應該都有印象,美國的消費者保護法規從一開始的薄薄一本,到1980年代堆起來比Friedman還要高!這樣豈不是大量的政府監督管理?美國何嘗不是走第一條路?其結果才是引發08年次貸金融風暴的主因!2009年3月時,我已為文「金融風暴之我見 — 不是市場失敗,而是政府失敗!」,詳解了前述法規問題。

彭明輝如此貶低的市場經濟體制,在美國即便金融環境制度出了大問題,其GDP一樣傲視全世界:
https://www.google.com.tw/publicdata/embed?ds=d5bncppjof8f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ny_gdp_mktp_cd&scale_y=lin&ind_y=false&rdim=region&idim=country:USA&ifdim=region&tstart=1148313600000&tend=1306080000000&hl=zh_TW&dl=zh_TW&ind=false&q=%E7%BE%8E%E5%9C%8Bgdp

同時,最重視公平正義的社會主義國家:法國、西班牙、希臘、荷蘭、北歐各國、德國的GDP,跟彭批評的美國比起來又是怎樣?

https://www.google.com.tw/publicdata/embed?ds=d5bncppjof8f9_&ctype=l&strail=false&bcs=d&nselm=h&met_y=gdp_production_current_us&scale_y=lin&ind_y=false&rdim=region&idim=country:FRA:GRC:ESP:USA:NOR:NLD:SWE:DEU:FIN:POL&ifdim=region&tstart=12240000000&tend=1306080000000&hl=zh_TW&dl=zh_TW&ind=false&q=%E6%B3%95%E5%9C%8Bgdp

(事實上德國梅克爾上台之後,走得偏自由經濟主義而非社會主義)

從斜率來看成長力道,你推崇的經濟模式遠遜於美國,這點請問彭大教授又該如何解釋?

股市大師柯斯多蘭尼說過一句名言:「資本主義的蛋糕切得大小不均,共產主義切得一樣大小;只是資本主義最小塊的蛋糕,也大過共產主義的。」

最重要的是,讀過我的貪汙理論的讀者都知道,貪汙不是起自於市場經濟,而是起自於政府管制!!連這點認知都不具備,還以教授身分四處主張要「更多政府監督與管理」,誤人子弟,可悲。

同時,彭明輝又宣稱:

傅利曼摩頂放種地到全世界去推廣他的經濟學思想,到處都受到政府、企業界和學界的歡迎,卻從來沒有想過:人家只想要用他的理論來推卸責任和遮掩官商勾結,沒人想要認真執行的他的理論;而在他的理論下受害的底層民眾呢?他永遠都沒有機會看到,他也一輩子不知道自己害死過多少人!

一來,Friedman到世界各地去演講,多半都是受到敵意或攻擊,這點從他到瑞典領受諾貝爾獎,卻遇上大批抗議他的人潮即可略知一二。

二來,Friedman的理論正是反對政府擴權後隨之而來的各種官商勾結情形。

而事實上,彭明輝開出的藥方–「加強對政府的監督與管理」只會導致更多他所厭惡的貪汙與經濟倒退。天下至蠢,夫復何求?這裡就一個。

3. 最後談彭明輝另一個犯蠢的觀點:

如果給企業主和富人減稅,他們會因而把省下來的稅金放進自己的口袋?還是會把省下來的稅金分一小部份給你?當然是全部進了富人的口袋。靠傅利曼的經濟學理論而壯大的新自由主義盛行四十年以來,美國經濟成長的所有果實通通進入了top 10%人的口袋,而剩下90%的人實質所得卻倒退。台灣也一樣。

富利曼的盲點在哪裡?他不知道富人比政府更貪婪!他不知道當政府什麼也不管時,富人的貪婪就毫無禁忌也毫無遮攔了。他也不知道:錢放進政府口袋裡我們還多少管得著,錢一進富人口袋裡我們就根本管不著了;他當然也不知道:錢放進政府口袋裡還會有一部分用到我們身上,錢放進富人口袋後就一毛錢也不會用到我們身上了!

妳要把錢放進政府口袋,同時我們大家一起學著管理政府?還是要把錢都放進富人口袋,然後大家加班加到爆肝、過勞死?這才是經濟學的核心,卻也正是經濟學家不懂的基本道理──經濟學教科書裡當然也沒寫!

給富人加稅,才是真的會造成僅剩中產階級在納稅。

如果你加稅的幅度,大過富人透過律師、會計師諮詢服務而得以逃稅、減稅的費用,經濟學預測,腦袋正常的富人半夜就跑去諮詢!這才叫經濟學,彭明輝誤人子弟的那套言論跟義和團主張自己神功護體沒兩樣,毫無科學根據。

美國經濟成長果實都被top 10%的人擷取?更是鬼扯。美國100年來發明洗衣機、冷氣機、汽車、電腦乃至於電腦軟體的人,果真都成了巨富,但是美國的中低產階級的人,也大幅受惠於這些發明,從而有職業婦女存在之可能,家家戶戶也比100年前多了幾十倍甚至百倍以上的休閒娛樂或教育進修時間。這些都是美國經濟成長果實所帶來的利益,雨露均沾。彭明輝的言論只顯出他個人對於經濟史的認知十分貧乏。更甭提「什麼叫經濟成長」這觀念也是混亂不清。

同時這個真實例子也指出,富人的財富(除了靠政府特權壟斷)也是靠交易得來,根據經濟學基本法則,交易雙方是互利的,這是Adam Smith 300多年前就揭示的道理:

Give me that which I want, and you shall have this which you want, is the meaning of every such offer…

一個人之所以願意掏錢買A物,一定是他認為A物可以帶來的效用大於或等於其價格。成功的富人要讓其顧客有這種感覺,才能長期不斷地賺取財富(關於黑心商品與服務,我曾寫過另一篇文章討論,請參見該文);換言之,富人之所以富,是因為他們能長期提供多數人願意並想要購買的服務或產品,才得以為富;同時富人的企業要做大,勢必也要提供一個可以讓許多人才願意貢獻的舞台,支付這些人才願意長期奮鬥的薪資;無庸多言,富人也要能提供其股東、債主認可的股利/利息與前景,二者才願意投資借貸。總的來說,富人致富的道路上,早已嘉惠了芸芸眾生,彭明輝想必連這點認識都不具備。

結而言之,彭明輝對於經濟學的基本法則與原理毫無認識,對於真實世界的商業運作與交易也認知淺薄,卻奢談改造社會;猶如一個沒念過物理學也沒做過實驗的幼稚園生,揚言要造太空梭飛到火星一般可笑。其教授身分,在經濟、制度這塊肯定教壞不少大人小孩。

Miltno Friedman所具備的天才級經濟學實力與下苦工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科學實證(見其合著的「美國貨幣史」),在在點出政府就是一個有
待處理的最大問題。透過政府要解決問題,往往所付出的代價大於所欲求的實益,這就是Friedman為什麼說「沒有免費午餐這回事」!這點基本認識都沒有,就要批判Friedman的經濟見解與理論,真是未夠班;無視於過去的經濟科學實證,好傻好天真地持著「政府能解決問題」、「富人本身就是原罪」、「大學畢業生起薪低是因為被剝削」……等等謬論,彭明輝在經濟專業上顯然是以幼稚園生程度在挑戰諾貝爾獎得主了,這讓我想起了經典鬧劇「關公大戰外星人」。趣哉異哉!

9 replies on “教授的免費午餐”

(1) 首先,不論我認同的理念為何,我都為自己引述彭教授文章時,可能附帶的讓人不快的情緒措辭,對雙方都致上由衷的歉意。

(2) 雙方都是學有專精的前輩高人,對經濟議題的認知或有不同,但相信出發點都是美好善良的。要是就事論事時,動了些情緒,那就是我的罪過了。如果又因為徒增溝通成本而顯得不經濟,那就非讀者、此地百姓、與人類之福了。

另,更正錯字: 歷史用不重複 ==> 歷史永不重複

另一種可能的翻譯: Look before you leap. ==> 三思而後行。

以上一點淺見。

元毓兄引經據典駁斥彭教授的文章令人拜服,
本人比較懶,
直接質疑彭大教授文章的命題:
邏輯上來說,
「天下沒有黑天鵝」,
只要能在邏輯推理上導出「有黑天鵝」,
或現實裡找到任何一隻黑天鵝,
就足以推翻這個命題。
同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只要能從邏輯推理導出真有「白吃午餐」,
或現實裡有任何「白吃午餐」的現象,
都足以推翻這個命題。
彭教授的文章裡質疑Friedman半天,
也不見他從邏輯或現實裡告訴我們,
「白吃的午餐」究竟在哪裡?
連他文章的標題都只敢加個「?」,
既然是問句,
那不妨請彭教授告訴我們:
何處可找到「白吃的午餐」?
我好想去吃吃!

1. 謝謝,已更正

2. 我刻意用直白的翻譯,不去套中文既有的諺語,就是希望能更直接表示出Milton Friedman演講的意思,並非彭明輝所扭曲的那樣。

經濟邏輯上不可能存在「免費午餐」,這句話連問都不用問。

真實世界只要存在稀缺(scarcity),生物(包含人類)就會競爭,競爭之下就得選擇,得選擇就一定有成本,因為成本就是你放棄掉的最高收入的選項!

這是經濟學最最最基本的邏輯,適用於地球上萬物,彭明輝當然連個屁影子都找不到。

如果一個教授連這點都不懂,奢談一堆經濟芻議建言都是瞎扯淡!

繼質疑免費午餐假設後,教授接著試圖質疑經濟學中,人的行為皆為自利這個假設: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24.html

想請大家思考,一個理論或假設的用處,是以該理論的 “對錯" 衡量、還是以該理論的 “解釋能力" 衡量? 對錯極易流於主觀,難以判斷,解釋能力是不是比較客觀一點?

認為人的行為並非 24 小時皆自利,亦即有時自利、有時不自利,可能得出以下結論:

上班賺錢是自利
照顧兒女是利他而非自利
假日做義工也非自利而是為了公益
(那如何解釋不去做 A 類義工而做 B 類義工?)

如果這樣,時而自利、時而利他,人類很多行為將找不到解釋、將變得隨意而主觀,因此也就不可能有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客觀解釋了。若找不到客觀的解釋,人類的合作行為從何而來? 市場價格又是如何決定的?

姑且不論質疑假設本身是否為徒勞之舉,質疑假設,不如直接以事實推翻假設。只要教授能以事實推翻人性自利假設,我認為,不僅可以實至名歸的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甚至可以廢掉諾貝爾經濟學獎、然後更直接把經濟學本身也跟著廢掉。

教授將自己對經濟政策的不滿以及無奈,直接投射到中性的經濟學本身,只是,如果經濟學果真垮掉,那經濟政策又將從何而來?

另外,說些經濟學之外的題外話,我看了不少雙方的 blog,個人主觀的覺得,最大程度的理性對話,相對容易增進彼此的了解,我打從心底深深相信,彭教授與元毓兄的立意皆為良善,學識也都令人折服,我從雙方的異與同之中獲益良多。所以,如果雙方的論述中,都能少一點愚蠢、悲哀、可惡、睜眼說瞎話之類的措辭,也許…會更…會更圓滿一些。當然,只要不涉及暴力,每個人都有他表達方式的自由,如果我的這個主觀願望顯得不切實際,也請各位一笑置之,別動了情緒以免傷身。

說過了,這個教授的經濟學程度差到無可救藥,卻又拼命對這個學科大放厥詞,很可笑。

他的文章顯示他壓根不曉得經濟學的自私假設在講什麼,甚至反過來也彰顯他不曉得物理學上的許多東西也是如自私假設一樣武斷設定出來的。

所有的科學都必須有武斷的假設,不然學問不可能推展下去。

物理學假設了質量這觀念,也假設了萬有引力、電磁力的存在…這些都是武斷地假設,但是卻能解釋真實世界觀察到的現象。

經濟學假設人是自私,並非說人24小時都在逐利,而是說某些人對某些物品的行為是在侷限條件下「多勝少,有勝無」。

彭教授連這點認識都不了解,就大放厥詞,可悲到極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