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團體大絕招–「謠言回收再利用」的經濟分析

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了一個「核廢料是你們台灣的責任:核廢遷出蘭嶼」活動。

該活動宣稱:

「1974年原子能委員會展開蘭嶼計畫,選址蘭嶼作為核能廢料場,在未經達悟族人的同意之下,國防部蘭嶼指揮部片面將土地撥付給原子能委員會使用,更以興建魚罐頭工廠的名義蒙蔽,自1982年開始將核能廢料運至蘭嶼,總共運送了10008桶核廢料,迄今”暫存”了35年。」

而偏偏這是一個被攻破多次的謠言,卻還能被地球公民基金會這種環保團體反覆地回收利用繼續欺騙大眾。

早在民國69年的立法院公報就明白指出:「為計畫處理與儲存此類放射性待處理物料…至民國63年經本會多次討論….建議以台東縣蘭嶼島龍門地區為陸儲場所,並於64會計年度起列有蘭嶼計畫專案預算…預計於今年九月可完成碼頭工程,其餘工程亦可於明年五月全部完成…」

哪有什麼「魚罐頭工廠」的欺瞞情形?更甭提現場施工豎立的大型看板(參見圖片)也明白標示「蘭嶼計畫碼頭及堤防工程,主辦單位為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除非你中文爛到認為原子能委員會是在賣魚罐頭的。

同年的聯合報亦有報導:「放射性待處理物料將送蘭嶼貯存 -場地係岩石構造而且設備周全 對附近居民安全不致發生損害」

之所以選擇蘭嶼龍門是因為:「…因地形封閉(呈三面環山一面靠海的「凹」字地形)、5公里內無民眾居住、可利用土地面積達1平方公里以上…」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5公里內無民眾居住
5公里內無民眾居住
5公里內無民眾居住

這麼明白的謠言,卻不斷地被環保團體一再拿出來宣傳使用,居心何在?甚至連最早的謠言出處都被找出來「呂建蒼, 台灣核廢料問題 ,環保聯盟台北分會季刊–台北環境第15期」,呂姓作者只是道聽塗說地宣稱政府欺騙蘭嶼人民。

而蘭嶼居民因為核廢料受損了嗎?

從事實證據來看,根本沒有。

一者,輻射本來就可用掩體技術圍住,同時離輻射源越遠,輻射量越少(輻射劑量與距離平方成反比,一台運作中的X光機,距離超過3公尺就幾乎不受影響),這都是基礎物理學常識;二者5公里內根本無居民。

實證調查也發現不但蘭嶼地區的背景輻射是全台灣最低,甚至比台北市與台中市都低了約六成、比高雄市低了約五成、比阿里山低了約七成五。換言之,你住在阿里山受到的輻射量還是蘭嶼人的4倍!

環保團體不斷宣稱蘭嶼人受到輻射污染,可是台北人、台中人或阿里山人受到更多輻射影響,怎麼你們都不拿來說嘴了呢?

蘭嶼低階核廢料究竟有什麼損失可言未可知,但可以確認的有:

1. 台電給蘭嶼地區30億元台幣成回饋居民基金(蘭嶼居民僅5,068人,相當於一人60萬元)。

2. 蘭嶼居民依據《離島建設條例》享有免費電力,而依據經濟學的價格理論,果然發生「蘭嶼用電免費冷氣24小時開不停 台電虧損1億全民買單

蘭嶼居民平均用電是本島的2倍以上,而且還是免費!等於是你我補貼其用電,而立法理由宣稱「蘭嶼地區用電費用免收的規定,係基於達悟族人特別犧牲而給予的合理補(賠)償」。

特別犧牲了什麼?事實證據上看不到。可享受真金白銀的利益倒是很明確。

這就回到主題:為什麼環保團體要/可以這樣一再重複使用同樣的謊言?

經濟分析如下:

1. 蘭嶼有個人工輻射源可指責並從中獲利;但是台中台北乃至於阿里山的背景輻射是上天安排,即便高過蘭嶼,也因跟上帝計較又沒錢又沒選票可拿,所以不會有政客或環保團體要跟天公伯拼命或罵其黑心。

2. 當一個故事(即便是謊言)可以帶來利益時,則可從中獲利者必然會重複使用。這點呂秀蓮2002年當副總統時就說得很明白了:「蘭嶼放射性廢棄物場沒有問題,是有些政客每年就要去挑它一下。」

就像「蜂蜜不純砍頭」招牌到處有,而販賣摻糖蜂蜜者多,販賣純蜂蜜者幾希。因為蜂蜜純正與否的檢驗非常困難,供應者算準一般消費者不會為了幾百、幾千塊的蜂蜜花大把銀子送實驗室跑質譜儀驗碳同位素。(是的,很多人教的目測或簡易辨別蜂蜜真偽方法,99%都是無效)

蘭嶼核廢料議題之所以能一再被提起,就是其蘊含的巨大政治、經濟利益妙不可言,才會有這麼多人前仆後繼。

3. 典型金融詐騙手法

你可能疑惑這謠言既然被攻破,怎麼環團還好意思再提?這就牽涉到一種典型金融詐騙手法。

假設有人介紹你買股,報明牌給你。第一天,準!第二天,準!第三天,準!….連準十天,到第11天,你心不心動?你大概開始猜疑這傢伙不是有內線就是天賦異秉…

而這只是常見的大數機率手法。

當你每天打電話給非常多人報明牌,總會有幾個人那麼「註死」真的天天給你猜中。電話那頭則會被你的「日日精準」給唬住,從此成為「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的誠心信徒。這時候要套取經濟利益就相對容易,因為你已經大幅降低他心中的資訊成本,即便只是幻象。

那我們把這個手法「反過來」使用。

你每天找不同人講述同一個假故事,假設每天宣傳100人中,有那麼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迷糊蛋相信了。10天后就有10個迷糊蛋相信,1年後就有365個迷糊蛋。而這過程又有「三人成虎」效應 — 開始越多人相信,就會讓原本不信的人也信心動搖甚至改變想法。

你的謊言,如此成就了一個有政治影響力的利益團體,團體成員還會自我催眠、自我加強與自我圓謊,讓你最初可能粗糙且漏洞百出的謊言被打磨得無堅不摧、煞有其事,進而影響更多人。

這就是為什麼即便蘭嶼龍門低階核廢料儲存場的「魚罐頭工廠」謊話會這樣不斷被回收再利用。

這過程其實也經過前述的「打磨」,早先版本宣稱是「鳳梨罐頭工廠」,但稍有商業經驗者就知道「鬼扯淡!」蘭嶼又不是鳳梨產區,神經病才把工廠設到蘭嶼,再徒增海運費用地把又重又高材積的鳳梨運到蘭嶼加工。沒見過水果加工廠遠離產區還能營運的。所以謊言就改成魚罐頭,聽起來稍微合理了一點。

過去我也曾戳破「反對化妝品動物實驗」的動保團體謊言,可作為延伸閱讀素材。

世上謀生方式千奇百怪,花點時間看懂環保團體使用的詐騙手法,一樂也。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