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中醫

過年吃烏梢蛇湯

除夕夜廚藝精湛的內人煮了烏梢蛇湯,果然風味絕佳鮮甜無比。烏梢蛇也不虧是載入藥典的藥用品種,療效遠比眼鏡蛇明顯直接。

我們煮火鍋吃而不是開整帖藥,食用而已,內人認為吃完30分鐘就有明顯症狀改善,因風濕困擾起坐困難,服後全無痛感活動自如,手指麻痹感也完全消失。

最早烏梢蛇就是以「祛頑痺諸風」為主要療效被載入藥典(如《開寶本草》,成書西元973年)。

中國國醫大師朱良春教授所撰寫《朱良春蟲類藥的應用》一書中也記載許多醫案,如52歲趙姓男子的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5年,此病中醫稱為「濕痺」,是自東漢就有紀錄的典型病症。趙男手足關節皆已變形,疼痛難耐無法入眠,經西醫長期使用腎上腺皮質激素類藥物治療未有成效。朱教授以大劑量烏梢蛇粉搭配通痺止痛、填精益髓的藥物在一個月後消除疼痛,之後再以一年純烏梢蛇粉單味鞏固療效。顯見近千年前古人以此療效載入藥典是有所臨床上依據。

藥典記載的用量是1.5~4錢,我們一家四口一次吃掉4斤。以獨參湯的原理來看,似乎也不太需要其他藥材搭配。

很多時候植物藥力有未逮之處,還是動物藥更深入病根。

比如近日我手上一個子宮肌瘤嚴重到小腹凸出猶如懷孕五、六個月的病人,也是靠動物藥為主的方劑獲得極佳療效,肌瘤幾乎消失,子宮下墜感也完全改善,順便連困擾已久的排便與失眠問題一道解決。

不過我相信其他蛇種應該也是有一定療效,因為我太太家族分有常吃和完全不吃蛇的兩撥人,膚質狀況與膚色恰好天差地別,尤以女性成員最為顯著。

我的這點觀察也正好符合大連大學醫學院石志超教授的研究,在其著作《蟲類藥證治拾遺》記載幾個醫案,如:

濕癬案,某女學生,未婚,五個月前因轉換環境不適應,胸腹部及下肢出現散發紅色皮疹,逐漸遍布全身,皮疹糜爛滲出,搔癢無度,入夜尤甚。

看過中西醫,使用過鈣片、激素、抗過敏藥物均無效。

銀屑病,某唐姓男子,23歲,頭部四肢起紅疹,疹上生白屑,搔癢嚴重,先後看過不同大醫院的皮膚科診為銀屑病但治療無效。

觀察週身遍布豆子大小或銅錢大小的紅色丘疹,上有銀白色鱗屑,搔抓後大量脫屑,露出平滑光亮紅色薄膜,再搔抓則點狀出血,皮損主要分布在四肢伸側與頭皮。

此二病案石教授均是以大劑量烏梢蛇粉為君藥取得不錯的療效,病患痊癒後2、3年追蹤均未再復發。

值得多講幾句的是,飲饌大家唐魯孫記載民國初年他在大陸各地品嚐過的種種食用、藥用蛇類,如貫中蛇,似乎都已難見蹤跡。唐所描述當年文人雅士請客蛇宴必定要順道請上澡堂,所以受邀赴蛇宴者要記得帶換洗衣物的風俗,恐怕也早不存在。

之所以有此風俗,是貫中蛇走三焦,清三焦之風濕毒。因此食用後會從腋下、跨下等部位涔涔流出暗黃色黏稠汗液。中醫角度看這是三焦網絡上來自於脾臟的污垢廢棄物質,古人有汗法或下法來處理這塊。

註:本文非醫療建議,純粹自身用藥與讀書心得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