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筆記 經濟分析

英國有大量女性迫於生計從事賣淫

英國金融時報長篇報導2022年以來,英國有大量女性迫於生計從事賣淫。文章開頭女主角Tiffany原是公務員,現今迫於英國衰敗的經濟與窘困的生計,每天由丈夫接送到嫖客處所賣淫。

FT調查發現2022年加入賣淫產業的婦女人數是2019年的三倍。

一個專門援助賣淫女性毒品施用的慈善組織Sheffield Working Women’s Opportunities Project 指出,與過去高比例為了繼續購買毒品而賣淫的現象不同,2022年下海從事賣淫者大多數就是為了支付通膨漲價下一般家庭開銷。

一名叫Jodie,現年52歲,已經站街賣身30年的女士表示,今年以來,她的老客戶們紛紛試圖殺價,而她也欣然接受,因為她知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價格從疫情前£20~30降到現在£10~15,約莫是50%。

同時服務內容,需要口交跟肛交的客戶需求也開始增加。這在經濟學上表示買方具有較高壟斷性,恰好符合第一線妓女的觀察:「因為客人知道女孩子很缺錢("…because they must know girls are hard up…")」。交易內容的改變往往是價格以外,更重要的經濟學訊號。

當然這也意味著賣淫的女孩們將面對更暴力的客戶需求。

這點我在2018年的文章也簡略討論過:經濟好壞本身會直接影響妓女工作上面對的人身風險。根據統計,2004年妓女被殺害的比率是204人/每十萬人;而伐木工人死亡率是118人/每十萬人。賣淫是一個比伐木死亡率還要高的危險職業。

Scott Cunningham、Gregory DeAngelo與John Tripp這三名經濟學家研究發現美國人常用的地區型線上分類目錄廣告Craigslist在2002~2010提供色情廣告刊登服務的期間內,降低妓女被殺害死亡率約17.4%,同時也顯著降低一般女性的被強暴率。

反過來,有些原本在家接客的妓女,疫情後被迫投靠妓院。Audrey Caradonna 表示一樣的收入,過去在家每日只要接三個,現在在妓院每日得接到10個。她擔心某個嫖客在交易過程涉嫌絞死妓女,疫情前一樓一鳳模式她可以拒絕,但在妓院卻有可能碰上。

該篇報導還談到立法將性交易入罪化會大幅度提高妓女的工作人身風險,這一點我也在好幾年前的文章中從法律經濟分析角度談過。性交易除罪化正常化才是保障底層低收入女性無論是收入或基本人身安全最好的解決方案,特別是可以大幅降低幫派掌控之妓院逼良為娼的現象。

因為當從事賣淫的行為成本降低(例如不再有刑事責任),則賣淫的邊際租值會降低,造成幫派掌握賣淫的總體利益會因為失去法律保護之壟斷性與競爭增加二者影響之下而減少。當邊際租值降低,使用暴力經營的邊際成本就會增加。不善經營,只會靠暴力的經營模式在市場競爭下自然淘汰。

同理,因法律禁止賣淫而生的警方黑幫勾結或警察向妓女索賄也會因此減少與消失。

2003年紐西蘭將賣淫除罪化後,2008年的研究指出該國妓女數量並未顯著增加,但妓女收入與人身安全得到顯著改善。面對不受歡迎的嫖客,紐西蘭妓女可以報警處理是一大關鍵。反之,未除罪化之前,相當數量嫖客看準妓女不敢報警,而在一樓一鳳模式中入室後強暴、強盜、搶劫。

這也說明為何妓院抽成高,可能有黑道幫派掌握,但在賣淫有罪的社會中,多數妓女還是被迫選擇進入妓院。

英國政府自己也清楚各地方警察對於賣淫執法有很大的不同與選擇性。許多地區的警察並不願意逮捕他們眼中「其實是弱勢的賣淫女」。

前述的風險,也多發生在「阻街賣淫」模式上。

誠如我前述三位經濟學家的研究發現,讓線上賣淫廣告合法化,就能大大降低從業者的人身風險。

經濟邏輯: 

1. 透過線上廣告,許多阻街女郎毋須在深夜徘徊於街道上,基本上就避免掉碰到隨機殺人等各種情況。  

2. 相較於上街找妓女幾乎可以不留任何證據痕跡,透過線上廣告找性服務多多少少會留下電子足跡,警方未來要追查相對容易。這份擔憂(成本)過濾掉許多殺人行為的可能性。  

3. 反之,妓女透過線上廣告的資訊與評價(包含女郎間的資訊傳遞),能更有效地過濾「可能不安全」的客人。  

4. 透過線上系統安排到的安全客人,日後再透過線上溝通機制繼續交易的機率大增。這也進一步降低服務提供者接觸陌生客人的次數,從而降低碰上「不安全客人」的機率。  

三位經濟學家也指出,如果要透過增加警力(以舊金山灣區為例)的方式來達到同樣的死亡率降低效果,納稅人需要每年多負擔$200億美元用來增聘警察。換言之,允許Craigslist這種線上廣告刊登色情服務,不但一年救了2150位妓女,也替納稅人省掉200億美元。

結論:

誠如我在過去兩年多篇文章中反覆強調,全球性通貨膨脹乃至於停滯性通膨將大大影響中低層人民的收入與生活。

現實的殘酷是,許多人面臨的財務風險,很可能來源於他們弄不懂也控制不了的貨幣因素。

經濟學大師A. A. Alchian幾篇論文所證明「通貨膨脹必然帶來財富移轉效果」之現象,升斗小民該憂懼的,是自己將是否淪為「被移轉財產」的一員。而這也是我過去兩年多反覆撰文呼籲讀者注意防範自保的重點。

從宏觀角度看,我很常說:沒有錢就沒有人權可言。

其實從個人微觀角度何嘗不然?財富安全係數高低,也大大影響個人的身心健康、高風險工作選擇乃至於預期壽命長短。豈可不慎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