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 — 以腰果業為例


華爾街日報報導:「How Cashews Explain Globalization

腰果出自巴西,由葡萄牙人帶到印度。美國General Foods在美國建立零食與甜點市場,並於1920年代在印度的Kollam市地區大量種植腰果。

生腰果處理相當麻煩、工序繁瑣又容易傷了果仁,早年多由印度婦女以家庭代工手作模式作為第二收入。一個熟練的腰果工人一天可以處理幾萬顆,還必須達到國際廠商要求的分類品質水準 — 每磅僅有幾顆瑕疵。

1960年代是印度Kollam市(位於Kerala省)腰果產業飛躍時期,光腰果處理工人就高達數萬人。腰果產業起飛,但是工人收入依然低、福利少、工時長且工作環境不佳,這時候勞工政治運動也應運而生。

1970年Kollam市腰果產業開始有工會與勞團運作,政治力影響下當地政府成立官方腰果處理廠,好聘僱更多腰果工人並由官方保證提高其收入。

短期內的確看到薪資提昇、勞工健康改善,也建立了退休金制度。即便腰果處理是苦差事,但卻讓許多家庭脫貧。婦女是最大受益者,新興腰果商人也建立電影院、公共圖書館、高級飯店等,Kerlala成為當時印度最先進的一省。

1999年印度每年出口9,7000頓腰果,佔了全球80%市場。當時印度是世界最大的腰果處理服務供應商。

場景換到1995年的越南,越南工程師Nguyen Van Lang受政府委託研究腰果處理市場。他本人無法取得印度簽證,於是請兄長代理進入印度觀察。從回報資料得知印度多以人工處理,他認為若能機器自動化處理應該產量可以暴增。而進一步研究後發現,義大利雖已有人發明腰果處理機器,可惜既昂貴又常常在開腰果的過程造成損傷,致使良率下降。

於是工程師Lang花了大量時間與個人財力發明了新版腰果處理機。此時(2000~2007年)越南處理腰果的方式跟印度沒兩樣,主要就是靠北越的廉價人力。

可同樣這段時間,日本等國家在北越投資工廠生產機車與白色家電產品,北越工人供應短缺,許多越南腰果處理廠在競爭壓力下被迫開始嘗試買入Lang的機器取代人力。

某個受惠於Lang機器的工廠,過去最高峰聘僱2000名工人,每日處理66,000磅腰果;現在搭配只需要170名工人就有相同產量。

隨著財富增加,今年更有工廠投資$40M 美元開設全自動化腰果處理廠,僅需要30名員工就能每日處理110,000磅腰果!換算每名員工生產力躍升111倍!

反觀印度Kollam市,在1999年取得全球市場霸主地位後,地方政客與工運團體崛起尋租,為了選舉極力反對機器化,宣稱機器會「搶了人類的工作」。

於是印度地方法律禁止私人腰果處理廠資遣員工,美其名是照顧勞工權益,其實是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這樣的勞工法規本質是扭曲雇主的資源配置自由,使得原本可以投資再更高效生產設備的資源,被迫挪去養低生產效率員工(因競爭如逆水行舟)。也意味著印度生腰果處理工的生產力仍維持在越南勞工的1/111!

印度中央政府更是在2006年採取產業保護措施,為保障當地的腰果種植農民,對腰果進口課以9%關稅。同時Kerala省政府更是為了選舉政策性買票,用法律強制提高腰果處理工人35%薪資!

經濟分析來看,生產力只有競爭對手的百分之一,卻又要享受高勞工保護,等待這些左派的勞團與政策的當然是災難性後果 — Kerala省境內腰果處理廠紛紛關門移至隔壁他省。同時Kerala省立的官方處理廠則赤字連連。

你想說官方工廠沒差?錯了。Kerala官方處理廠Capex虧損嚴重到2017年甚至沒有資金可以買入生腰果!工廠沒原料自然只能被迫關廠休息。員工連薪水都拿不到!也因為35%最低工資調升,Capex承認他們已經5年請不起新員工。

換言之,所謂保障勞工權益的美意,其結果如過去我反覆強調的經濟分析:年輕人與新的邊際勞工連工作都沒有,而原本勞工看似受到壟斷租值保護,實則侵蝕整體產業競爭力,最後根本在全球競爭下整個被掃地出門。

再看看印度整體腰果處理服務市占率也大幅衰退至38%(每年出口82,302頓),與1999年的每年出口9,7000頓腰果,全球80%市場根本不能比。

同時期的越南進步到每年處理140萬頓生腰果,出口348,000頓!曾經的風光霸主印度淪落如今只有越南的23.7%。

更諷刺的是,在勞工運動與左派法規的保障之下,只會手工處理腰果印度員工一天工資$5.4美元。而自由市場下崛起的既會手工處理也會操作機器的越南員工,現在一天工資$11.75美元。在生產要素平價影響之下,生產力僅有1/100的印度員工理應工資更低,也就是說這個法規硬調出來的$5.4背後還有看不見的機會成本,值得進一步研究。

試問工會、勞團與政客究竟保障了什麼?屁!

現在印度政客又有新主意 — 禁止越南腰果處理機出口到印度,以達到印度政客口中「保障勞工權益」。

另一方面,越南的生腰果採購員發現當他們前往非洲採購腰果時,連非洲人也希望開始學會使用操作處理機器。越南工廠很開心發現更高租值的生意 — 賣越南人發明與生產的腰果處理機器給非洲,並讓原本的腰果處理工轉任為機器教育訓練師,同時讓非洲替越南代工。整體收入預計還會向上攀升。

日前我才寫過一篇⟪工會百害而無一利⟫ ,其中我分析道:

「… 試問高度工會化之下,有誰還能成功創業?邊際企業將無生存空間,反而真正高租值大企業可以予取予求,1984惡夢將會成真。高度工會化之下,工會成員黑道化、貪汙化、政治尋租化也必然存在。又高度工會化下,公司營運資源應該如何分配將變成不以市場為導向,而是以工會幹部利益為導向,公司租值將從股東、經營者移轉到工會幹部上,這叫美麗新世界?誰還有誘因創業?再進一步,租值移轉到工會幹部上,則企業將無資源放到正確的研發、生產設備改善、軟體改善…等項目。這也是說,工會不但蠶食公司現有租值,也吃掉了公司的未來。…

…工會百害而無一利,支持工會者在我看來不但腦袋不清、經濟邏輯差勁,更是對史實無知到極點才會如此。」

如今印度腰果處理產業這個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在在證明經濟學的科學預測精準以及工會、勞團、政客的可惡!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