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短期流通缺乏危機將來到嗎?

Fed即將進入每月縮減$600億美元資產的進程,根據計畫(見截圖),若該月到期國債不到$600億美元,則Fed將賣出短期的Treasury Bill彌補差額。

即將來到的最近一個月差額達100多億美元,這意味計畫中的額外措施將啟動。

2019年9月17日Repo rate瞬間跳升,從2.5%短短一兩天升到10%,說明當時銀行鬧了一次錢荒,短期流動性瞬間不足引發隔夜利率飆升。當時Fed親自進入repo市場救市,就是有鑑於2008年金融風暴的初始也是上演repo rate飆升戲碼。

2020年我還寫了篇文章談論此現象。(《利率倒掛與repo rate》)說明國際清算銀行出具研究報告指稱當時避險基金的現金需求吸乾了市場流動性,引發恐墜入金融風暴的危機。

這次Fed依計畫賣出Treasury Bill會不會再讓三年前的短期流動性短缺重新上演? 我們觀察到近幾月Repo rate已逐漸上升(見圖)。

投資人要認識的重點是:2019年Fed下場repo市場,對外說明並非QE,且著重說明Fed認為的QE是購買長期國債與房貸抵押市場證券,但從貨幣經濟學角度看,二者其實都是對市場注入流動性,都是增加貨幣總量與流通量。這點從Fed資產負債表增長可以看出。

故,現在Fed說要QT,要縮表,邏輯上應該是指前述QE的長期國債與房貸抵押市場證券。但根據Fed公開的計畫,事實賣出的卻不只是前述二種資產,也包含了Fed原本堅稱不是QE的repo市場。

換言之,Fed真照計畫行事,則是事實上雙管齊下地縮減貨幣總量,高概率會在短期流通性上發生緊縮影響。

當年我曾點出:non-banking institutions的現金需求如果不能從repo market滿足,很可能被迫賣出原本可以拿來repo 抵押的美國國債,在短期內快速推升國債利率,引發美國政府財務危機。  要知道美國政府債務2019年光利息支出就高達$574.587 Billions USD!

現在Fed雖然目標就是要降低流通、推升利率,但猶如高空走鋼索,一旦引發流通短缺危機,前述的風險就始終存在。除非Fed有Paul Volker之決心,就是要讓股債甚至房市崩盤也要整治通膨。

分類
中醫

鼻血不止醫案(筆記)

岳中美醫師(1900~1982年)醫案:

閻某某,男,21歲,唐山市人,汽車司機。長年有流鼻血問題,但並未介意。某日長途駕車,汽車發生故障,修理三日才回家,回到家中傍晚6點多開始流鼻血,勢如湧泉,歷時5小時不止,家屬恐慌深夜敲岳醫師診所門,請求出診。

岳醫師到患者家中,看見患者頭偏一側躺在床上,鼻血依舊不止,床下家屬放了一個金屬臉盆,竟然裝有半盆以上。

患者面白如紙,靠近感受到患者身上冷氣襲人,用手摸身軀完全沒有溫度,問話患者全無反應。脈象若有若無,神智已失。

岳醫師緊急使用甘草乾薑湯(甘草9g、乾薑9g)煮水令其服用,2小時後手足漸溫,神智也逐漸恢復,脈象開始轉較有力,能開口說話,鼻血也自然止住。

隔天早晨再下阿膠12g,水煎服,當日服用兩次。事後追訪,十幾年均未再犯此病。

分類
中醫

問:何謂「行屍脈」?

問:何謂「行屍脈」?

答:行屍脈出自〖註解傷寒論。平脈法〗:

師曰:「脈病人不病,名曰行屍,以無王氣,卒眩僕不識人者,短命則死。 … 脈病人不病,為根本內絕,形雖且強,卒然氣脫,則眩暈僵仆而死,不曰行屍而何。」

簡單說就是把脈摸到明顯病脈,但病人卻不存在本位之疾病甚或氣化位之疾病。

(本位之疾病是疾病發生位置在相對應脈位上,如COPD患者在肺脈上有病脈。氣化位則是疾病發生位置不在相對應脈位上,如肺脈有病脈但患者主訴胃部反酸,而實施肺經藥物或針灸後胃部疾病痊癒者,為氣化位)

行屍脈常見於某些毒脈與癌脈,患者並無任何不適,但病脈已然呈現。這類患者也常如晉代王叔和所記載,一旦發病,病程迅速猛烈,生死往往在幾日或幾月之間。

臨床上其實病患雖無感,可是脈診之外,眼診、腹部觸診與經絡觸診還是有跡可循。

例如有經驗者可藉由觀看眼瞼型態快速推知病患是否有心血管疾病與血壓高低程度。

行屍脈也算是兩千多年前,中醫「早期檢測早期發現」的一種手段與醫學觀念。

分類
中醫

神門穴與子午流注

娄绍昆醫師在《中医人生》書中記述他年輕剛行醫時遇過的真實案例:

婁醫師家鄉村中有一青年阿德與隔壁村青年發生爭執後被從胸口揍了一拳。當下並無不舒服,但隔天中午吃飯時卻昏倒,家人驚恐找來醫師卻查無疾病,過下午一點阿德醒來毫無異常。又次日下田幹活卻一樣在中午昏倒,一點醒來。連續一週如此。

送溫州大醫院檢查不出任何毛病,可是中午準時昏倒依然。找上婁醫師也束手無策,只好走8小時山路到縣城找婁醫師的師傅,老中醫何醫師處理。

何醫師仔細檢查後,認為是傷在任脈的紫宮穴,從而傷到心經,所以午時發病是典型心經受損之象。

於是第二天上午11點始,何醫師在心經原穴神門穴上下針,一般教科書或針灸大成均建議「刺入0.3~0.5寸」,可何醫師刺入達0.75寸。阿德大叫又痛又麻,卻神奇地沒有準時昏倒。留針一小時候拔出,阿德始終清醒。

何醫師吩咐要治療2週,但阿德以家裡農務繁忙為由,自認一週療程已經痊癒而返家。未料返家一個多月後又開始中午昏倒,回到何醫師處乖乖完成2週療程,就此痊癒未再犯病。

何醫師表示這種依照子午流注發病的,就依照子午流注下針,特有奇效。

婁醫師在書中寫下,本來他以為是迷信胡扯的子午流注,第一次展現治療實力即令他不得不重新看待。爾後幾十年行醫生涯,子午流注也常在特殊病例上發揮療效。

有趣的是讀到這段故事時,正好我近日診治的一個90歲以上高齡患者,也是採取類似思維。

事情起源於我在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同學家中長輩有80幾歲得腦瘤的患者,因為年紀過大不適合開刀,但腦瘤壓迫神經造成四肢無力整日躺下無法活動。承蒙同學們看得起,介紹到我這裡診治,服藥一週後回報已經能在庭院散步十五分鐘,家人又再請我也幫忙處理一位90多歲心力衰竭的長輩。

我除了使用藥湯之外,處方也包含服藥後在神門、太衝穴上艾灸與揉按。神門為心之原穴,也是土穴;太衝則為木之原穴。搭配本身滋補心陽心陰之湯液,實取針灸大成「心之虛者,取本經少衝以補之,少衝者井木也,木能生火也;實取神門以瀉之,神門者俞土也,火能生土也。」之邏輯。

一般人如果有心臟不適,當下重力按壓內關穴,通常也能在10分鐘內取得相當好的緩解效果。切記按壓位置必須在兩條筋的中間。

分類
經濟分析

聊聊美國晶片法案CHIP-plus

【聊聊美國晶片法案CHIP-plus】

1. 美國讓老妖婆亞洲行目的有二:a.引發東亞區戰爭與b. 鼓吹美國的晶片聯盟。

但日韓難道不清楚美國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舉措,犧牲日韓重要產業/國家利益?當然知道。

所以韓國總統根本直接選擇避不見面。

2. 中國高度戰略定力避開了直接與美衝突,完全是金門炮戰「打蔣艦不打美艦」的重現。

不打與美國直接正面軍事衝突,就會讓收台行動侷限在內戰與台海區域範疇。

這對日韓來說反而是有利於自家晶片產業。

無論大陸花多久時間收回台灣,已經開始的武統行動必然增加台積電供應的戰略風險,客戶不得不對供應鏈安全做不同的訂單與資產配置。三星肯定樂見其成,所以前兩日韓國外交部很快出來表示:堅守一個中國原則。

這就是為何我們只會看到日韓除了嘴巴說兩句外,不會看到這兩國對中國有任何如同對俄羅斯一樣的制裁行動。

3. 美國政府對晶片業的介入完全是違反經濟學比較優勢定律。其結果就是美國必然要利用各種市場干預、限制以試圖創造足夠高的壟斷租值,從而維持住這個存在先天成本劣勢、政客人工硬造的美國晶片製造產業。

而中國的破解之道,以經濟學來看,恰恰是更開放的市場,使得美國這個晶片Cartel不攻自破。而中國之所以有此條件,是因為中國自身是全世界大最大的晶片消費市場,2021年1~9月已來到31,260.71億美元,此數額甚至高過同時期中國的石油進口額(約2500多億美元)。

經濟學上Cartel是一個非常脆弱的結構,供給面的成員每一個都有偷跑偷賣的強大誘因。這就是為何歷史上不曾有能長期成功的Cartel。

這個現象早在1776年Adam Smith的國富論中就有此觀察:「…People of the same trade seldom meet together, even for merriment and diversion, but the conversation ends in a conspiracy against the public, or in some contrivance to raise prices. It is impossible indeed to prevent such meetings, by any law which either could be executed, or would be consistent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But though the law cannot hinder people of the same trade from sometimes assembling together, it ought to do nothing to facilitate such assemblies; much less to ren­der them necessary. …」

美國的甫通過待Biden總統簽字的晶片法案本質上就是一種Cartel,由兩個主要條件組成:a. 美國政府提供520億美元補助;b. 領受補助的廠商十年內不得到中國設廠生產28奈米以下晶片。

但第一點,該補助會如何實施?怎麼分配?是否存在獨厚Intel等美國本土廠商的現象?目前為止都不知道,但依照美國政客分贓與政治遊說的優良傳統,在美政治影響力處於劣勢的台積電、三星或日本廠商,恐怕苦水滿杯。

姑且還不論最新製程晶圓廠建造成本高達一兩百億美元,總共520億美元的補助多家共享能分得多少又能幫助多少。

第二點,世界最大晶片市場就在中國,美國必須能保證或至少成功說服廠商們相信放棄這個最大晶片市場可以換得大於等於的收入機會,否則Cartel就存在大裂縫 — 第一家成功偷跑到中國生產或偷賣到中國的廠商享有巨大壟斷利益。

特別是當美元霸主地位不再,SWIFT也不再是國際電匯的唯一渠道時,美國要如何能確保無人偷賣晶片?恐怕難度很高。想想世界多國政府一年花費多少預算阻止國際毒品貿易,成果甚微即可知一二。

這是美國失去世界單極霸權,迎來幾個大國角力後,必然存在的競爭態樣:當A國的交易成本過高,市場參與者可以選擇B國或C國。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George Stigler在1964年的一篇知名論文《A Theory of Oligopoly》即指出Cartel運行的重要因素就是:「組織必須能偵測與成功懲罰作弊行為(…establishing a system to detect and punish cheating against those terms. )」

歷史上存活時間較長的Cartel都是因為:i. 該組織面對國內市場與 ii.政府法規維護壟斷利益。

例如美國大蕭條時期National Re­covery Administration (NRA) 搞了一個行政命令叫"Codes of Fair Competition",限制某些產品不得隨意降價(no destructive price-cutting.)該命令有效的30年代,從鋼鐵紡織到義大利麵都形成了行業cartel,可是NRA一解散這些cartel也快速消失。

又例如美國教師工會透過政治影響力多州修法造成解雇公立學校教師幾乎不可能,從而造成美國有世界最糟糕的公立教育體系卻無人能改革。

很明顯,一旦不存在政府從上到下的法規行政暴力協助壟斷,Cartel難以持續。而前述國際單極霸權時代已去,多個大國競爭提供更低廉交易成本的選項,會讓美國的晶片聯盟難以實際發揮成效。

第三點,經濟史上能短暫發揮效果的Cartel,往往所壟斷的商品必須是類似石油這種差異性很小(世界不同產地的石油雖然有『甜度』,含硫量的差異,但本質上除了影響提煉成本與分餾產出量外,成品無太大不同)。

但晶片卻完全是相反的產品,各種用途的IC本質上完全不同也無法替代。這會變成「美國政客」這些晶片外行用28奈米一刀切的限制,很快就會碰上難以執行的困境。

我認為產品同質性非常低的晶片,也是晶片聯盟將面對的一大障礙。

第四點,十幾年前經濟學人就有文章分析點出晶片行業成本結構其實很類似農業:前期投入大,一旦開始量產,邊際成本非常低。

這使得此行業必須能貼緊最大出海口,即最大市場,方能在資金上取得競爭優勢。反之,高度競爭的晶片業,僅僅是一時的資金劣勢就可能轉換成全面性競爭劣勢。想想聯電還曾經在1990年代與台積電並稱「晶圓雙雄」,如今?

這又回過頭強化美國晶片聯盟成員有極高作弊偷跑誘因,使得此Cartel難以維持。

第五點,我前面文章也談過,12奈米以上的成熟製程戰略價值遠高過以下。而這一塊中國大陸全產業鍊掌握程度才是應該要關注的。

結論:

我曾說明,美國的貨幣政策從二次世界大戰後主要內涵就是要取代黃金成為世界主要貿易貨幣。要達成此目標美國必然要產出大於自身國內所需的貨幣數量,其結果必然是長期貿易逆差。此即經濟學所謂「特里芬難題(Triffin dilemma)」。

故我過去批評美國政客滿世界指責他國操控貨幣造成美國貿易逆差是多麼無恥噁心,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隨之應和的某些台灣人又是多麼無知無腦。

1900年美國超越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早在1899年,美國製造業產出已經佔世界總量41%,是第二到第四位總和。製造業是美國經濟組成最大部門。此時美元遠遠沒有20世紀後半葉的影響力與地位。

如今美國雖然享受美元霸權,但背後經濟組成製造業僅剩10.8%,因此印鈔票就能買他國製造品靠的是全球化分工貿易體系的果實。這樣的美元稅實質是美國提供全球相對安全、開放、公平且自由的市場服務費。

可是一旦美國自己出來反對全球化,則還有多少國家願意繼續繳美元稅?就會是一大問題。試問又有多少美國GDP中的商業服務、金融服務,其實也是建立在美元霸權前提上?一旦美國自己到處設置貿易壁壘,則在美國經濟本質「務虛無實」的條件下,美元霸權自己崩潰也不遠。

美國晶片聯盟法案只是個病徵,民主體制的美國,病根恐怕永難斷除。

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Fed真的在縮表嗎?

7月11日我在【淺談貨幣因素與股市】一文中提出:「…a. 相當時間內,除非我們看到實體經濟重要侷限條件有改變,否則股市的最大影響因子應該還是貨幣因素。Fed之後收回貨幣的方法、速度與總量都很重要。」

有基金操盤人讀者私下與我聊天,我提到如果Fed真的照「公開聲明」縮表,那走勢會比較容易預測。但Fed往往說一套做一套,這點我從閱讀貨幣學大師Allan Meltzer的幾大卷巨著《A History of the Federal Reserve》有所體會 — Fed既不獨立也不精明更無洞見。

果然,我們從聯邦準備銀行紐約分行每週公告的Fed持有證券表可發現(見圖)

(資料來源: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Fed持續賣出國債的舉措只到7/6那一週,之後一週不但沒有減持,7/20當週甚至是增持$58億美元的國債。

從一個簡單的角度可以這樣看:Fed賣出國債是收回流通貨幣,買入則是放出。因此,7/20當週是貨幣開閘放水。說一套做一套?身為投資人只能持續觀察。

不過,上述Fed資產負債表變化與S&P500股市走勢存在高度相關性,我認為此現象是繼續證實我在淺談貨幣因素一文中的觀點:「目前貨幣因素是影響股市走勢最大的因子」無誤。

另外我認為投資人還可以注意Fed在Agency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上的態度。

第二點,隔夜再回購利率(overnight repo rate)

2019年9月中,repo rate曾經一度從2%竄升到10%,引發市場恐慌,Fed強勢介入。

2020年初因為Covid-19疫情Fed的瘋狂印鈔放水下,repo rate兩年時間被打壓至0%,然而最近一稍微收緊貨幣閘門,4月~7月馬上回到1.5%水平,尤其對應到6月底Fed賣出約$400億美元國債,repo從不到1%跳升到1.5%,Fed從7月開始停止賣出甚至買回國債,repo則持平在1.5%這個現象,可否推論此利率對Fed實際縮表作為有影響?我們外人無從得知,但repo rate始終是快速判斷市場流通貨幣水平的一個好工具,我認為Fed不可能不參考。尤其2019年9月事件Fed的反應可窺知一二。我推測如果未來Fed縮表過程如果repo rate有跳升現象,則Fed很可能會根據歷史經驗改變實際貨幣調控舉措。

(見圖)

此外我們可以注意2008年Fed前所未有採用QE政策後,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因此嚴重脫鉤,證券市場價格受貨幣因素影響越來越重的客觀環境下,repo rate也越來越存在一定的相關性。

每次repo rate提高,市場現金逐漸枯竭,股市就會轉為熊市。熟讀我文章的朋友都知道我認為背後的經濟學原理為何,此處就不贅言。

第三點,奢侈品或蒐集品二手市場。

就像我曾經提出如何用經濟學的方法推斷「鬼」的市場價格。同樣的經濟學原理應用,存在高度品牌抽象成分的二手商品市場價格之變化,也是相當好的推斷整體經濟走勢的邊際分析工具。

所以我們除了從食衣住行方面注意到美國存在的通貨膨脹現象恐怕比官方數據嚴重外,房屋成交量的縮減與價格增長動能消散,都是值得關注現象。

另一方面,Nike二手鞋價6月份平均下跌20%。例如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Patent Bred,” 4月份二手價約末$300美元7月底則是 $230。這背後部分顯示美國民眾手頭現金與實質購買力的變化,尤其對比去年美國政府大肆發放各種現金津貼或失業補助,從而發生的散戶瘋狂入市現象。

Fed資料:

分類
經濟分析 證券投資

淺談貨幣因素與股市

幾個理論說明:

1. 貨幣增長速度(Cg)與經濟成長速度(Eg)發生差異時就會出現通貨膨脹或緊縮的貨幣現象。

Cg > Eg –> inflation

Cg< Eg –> deflation

故貨幣量增加不必然帶來通貨膨脹,要看整體經濟對貨幣需求的增或減。反之,經濟成長可能發生通貨緊縮,經濟衰退也可能出現通貨膨脹。

2. 嚴格來說GDP不是一個能夠準確反應經濟狀況的統計數字。觀測實體經濟狀況,長期或許可以參考GDP,但短期要練就其他功夫,從一些邊際轉變以小推大,會更準確。例如小販的商業預期壽命變化,百貨公司的櫃位安排與面積變化。

3. 貨幣注入方式會影響通貨膨脹從哪裡發生,並如何往其他領域蔓延,所謂Cantillon Effect是也。

4. 我們談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ilton Friedman在一篇2005年的論文,分別從1920年代/1990年代的美國、與1980年代的日本,三個時期的研究證明貨幣總量的增加會顯著造成股市整體上漲。此外Friedman更進一步點出,當股市因泡沫破裂崩盤後,貨幣總量的增加或減少,會更進一步影響崩盤後的股價表現。

我自己在股市20年的經驗可以總結:長期股市表現是看組成公司的實體經濟表現,但短期股市則是由心理與貨幣因素二者交雜而成。所謂的心理因素在實務操作上應該要轉化為「訊息費用」角度切入。一個重要經濟學技巧是:我們無須真正為訊息費用「定量」,滿足經濟學邊際分析的量度(measurement)可以透過序列得到高低變化即可進行。

誠如經濟學大家張五常教授回憶當年博士班上另一位經濟學大師A. A. Alchian的高階價格理論課程時,整學期Alchian就只讓學生們討論:「怎麼在沒有任何工具的前提下,量度河邊石頭大小。」

想懂這個問題,很多經濟學的重要概念就掌握了,包括知曉福利經濟學是假學問。

同樣地,在實際投資操作上我們不必榨乾腦汁去量度完整的訊息費用,只要掌握關鍵侷限條件轉變,推測訊息費用的高低變化就夠了。掌握這一層,就能理解為何德國股票大師André Kostolany在二戰結束,歐洲許多國家重新開放股票市場交易時,為何他要經紀人大筆買入「營運狀況最差的汽車公司」並因此得到比買入營運最好的公司還高的股票獲利。

其實這些觀念我都談過,只是很重要所以又說一次。

言歸正傳,Milton Friedman 2005年的論文當時的研究背景其實還不如此次Covid-19疫情影響下來得更好。

因為我們始終很難將實際經濟狀況與貨幣數量增減分離,因此當我們不確定Eg時,就很難確定Cg是否真的大於等於或小於Eg,故是否真的因為純粹的通貨膨脹因素造成資產價格上漲?或者是因為實體經濟成長造成資產價格上漲?我們難以確認。

但此次疫情創造了一個絕佳的經濟學實驗環境,全世界主要經濟體都實施相當時期的高強度政府管制措施,幾乎大範圍經濟活動都被迫停擺。同時期,美國Fed明顯大量印鈔,M0增幅前無古人。在如此極端的侷限條件變化下,我們更能看出貨幣因素對股票市場的影響。

數字來看,2020年1月到2021年12月,美國M0貨幣增長率高達82.85%,簡直可以說美國1776年建國以來,超過一半的貨幣是在這短短兩年期間內發行。

同時期S&P500與Nasdaq指數年增長率分別是21.3%和31.73%。

而當2022年春末,美國Fed終於體認到通貨膨脹並非暫時現象,而決心減少貨幣發行量時,我們看到M0貨幣量減少12.5%,同時段S&P500與Nasdaq分別是(-18.7%)和(-26.51%)。(見圖)

從粗淺的角度看,Milton Friedman對於貨幣與股市的觀點再一次被事實證明。

故本文結論有二:

a. 相當時間內,除非我們看到實體經濟重要侷限條件有改變,否則股市的最大影響因子應該還是貨幣因素。Fed之後收回貨幣的方法、速度與總量都很重要。

此結論還是繼續暗示:價值投資法在極端貨幣因素干擾下可以相當長時間失效。

b. 過去經濟學者普遍認為貨幣因素與真實世界存在的遲滯效應,恐怕因為科技便利、交易成本大幅下降、交易頻率大幅上升而遲滯時間越來越短。

參考文獻:

Milton Friedman, “A Natural Experiment in Money Policy Covering Three Episodes of Growth and Decline in the Economy and the Stock Market"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Vol. 19, (Fall 2005)

分類
隨筆

關於健康風險隨筆(1)

「…予每念父祖俱死於傷寒。乃取仲景所著。深繹熟玩。八年之後。始大通悟。

陰陽經絡。病証藥性。俱了然於胸中。緣比年江淮之民。冒寒避寇。得此疾者頗眾。茲根據仲景法隨証而施之藥。所活不啻數百人。仍知傷寒本無惡証。皆是妄投藥劑所致。因追悼父祖之命。皆為庸醫所殺。而又嘆人無間於貧富貴賤。於此不能自曉。則輕付一命於庸工之手也。今輒摭其流弊多誤有害於命者。」

~《類證活人書》,作者:北宋 朱肱

多少人輕信「所謂醫療專業」而斷送性命於庸醫之手,這點中西醫均存在。

為何輕信?因為無知。為何對醫學無知?說白了多數人都是因為懶。

更複雜當然還有在當今侵權行為等法律架構下,醫療糾紛在法庭的訴訟攻防中逐漸反饋形成醫療現者的各種「防衛醫療」、「過度檢查」等對患者可能不利的整體醫療氛圍。

但庸醫是問題,問題難道又僅止於庸醫?

當醫療被高度政府管制後,一方面供給面壟斷雖然可以增加從醫者的平均收入,但另一方面,如果政府採用類似健保制度這種買方壟斷的管制,則從醫者的收入水平會下降,且工作強度會被迫增加。這點我在2017年《醫護過勞的真正元兇是健保制度而非勞基法》一文已經解釋過。其結果是更不利於醫療供給,發生在現實世界就是台灣有30萬人取得護理證照者卻有12萬人放棄從事醫護工作。

收入被管制的醫療機構,又會想辦法推銷販售獲利率超過健保的他種醫療服務,但不見得是患者需要。而在「醫療專業」光環下,又有多少人被騙買單?

(文章連結:https://bit.ly/3bIl4tt)

當這個被高度管制的產業碰上供需條件劇烈改變,如此次Covid-19疫情時,經濟學角度觀之,政府主導的醫療供給行為很可能出現:

1. 針對新的、劇烈增長的需求,供給不足,大量流行病患者因為來不及得到醫療服務而病情轉劇,死亡或是留下終身後遺症,都是整體社會財富損失。

2. 他種疾病患者或意外傷者也高度可能因為被整府主導轉向的醫療供給,得不到原有、需要的醫療服務。而在相對自由的市場上,這類人原本可以透過提高價格的方式取得供給服務,但也會因政府管制供給而無從「清市(clear market)」,同樣意味著死亡、終身後遺症或其他無謂的代價付出。

從經濟學角度看,這是政府管制下發生的無意義損失(dead loss)。

因此回到個人角度,面對未來只會管制更多、更盤根錯節,且不太可能放鬆的醫療服務,如何確保自己在關鍵時能以可負擔的成本取得適當的醫療服務,少數可行之方法就是自己具備足夠的醫療知識(無論在量體上與專業度上)。

然而更要注意的是,面對越來越高度的醫療管制,愈來愈多藥品或器材在未來也會被實施各種管制,例如處方籤就是一種限制人民獲取醫療資源的壟斷管制,美其名「保護人民」(許多醫護人員也如此相信)。

因此,未雨綢繆者要想辦法克服這個問題。

分類
筆記 中醫

關於Covid-19疫情的雜想

如果有讀西醫的藥理學、病理學等課程(這在大陸中醫學系都是必修的重課),就會知道西醫在內科這部分幾乎都只是在用藥物操弄alpha、beta、M、N…等受體(如氣管擴張劑、肌肉放鬆劑),深究起來算治病嗎?我個人很質疑。

少部分如抗生素這種,肝腎等毒性多很大,往往殺敵一千損病人八百(尤其從病人脈相可知中毒),這樣也算治病嗎?我個人也是很質疑。更別提抗腫瘤藥劑毒性更大,從中醫角度看,病人服用之後是往死證發展,真的算治病嗎?

尤其當你具備中醫的寒熱陰陽病邪轉經等觀念與臨床治病經驗後,你更容易對西醫內科的諸多作法感到不科學與荒謬。

老讀者都知道,我談經濟學一起手就是先談科學方法論。而學習西醫的心得只讓我感到西醫存在很多不科學之處。而正因為自己是從理工到法律到經濟學到醫學的跨學科經驗,相較於單純高中畢業就進入醫學系的人而言,更容易看出醫學生科學訓練不足的真相。

我認為許多中醫理論與臨床更符合科學方法論的要求。

只是無知者很容易把一堆儀器、一堆garbage-in-garbage-out的統計資料當作「科學」。最常見就是不問受訪對象氣血陰陽寒熱實虛,覺得罹患某種病就是條件一樣地試驗某種藥物並統計之,還誤以為這叫科學。

當政府與產業花費幾百幾千億美元去開發Covid-19或其他傳染病的特效藥或疫苗時,這真的是正確有效率的救命法?以我所知的中醫來說恐怕根本不需要付出如此龐大的成本就能達到相當好的治療效果。

但經濟學上可以確定的是,一旦產業與政府補助掛上鉤,則這種模式從此揮之不去,結構化後的貪污體系也會在教育上洗腦民眾接受這樣才叫「醫藥開發」,也會在言論自由上箝制「非主流醫學的發聲空間」,比方:先壓一個非主流、不科學的名稱,然後再說僅供參考還是得聽「專業西醫的意見」。這樣的操作手法是否熟悉呢?

換個角度,許多所謂醫學藥學專家學者並不會治病,甚至不見得比我會治病。很多比我會治病的先進大德恐怕比我更極端。例如《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作者李宗恩博士也在書中指出,自己受過台大、史丹佛大學科學訓練,在西醫治療其父親癌症的過程中,竟發現西醫諸多不科學之處而震撼。

又如疫情以來我讀的某位傳染病學教授的諸多關於Covid-19的言論,均感難以認同。說白了,這位號稱傳染病學教授又治癒過多少傳染病患者呢?反之,我經手又痊癒了多少Covid-19患者,我自己清楚。

這就像2020年初油價跌破至負值,美國Fed瘋狂印鈔,我就多次撰文指出從基本的經濟學定律可以看到哪些現象(通膨會先發生在資本市場與房地產價格飆漲,然後擴散到全面,之後Fed會看到通膨率急升,停滯性通膨甚至會出現,利率將被迫上調,資產價格必須下修…),每一個階段投資上又應該如何準備,如何順勢做多再轉做空。

試問又有多少號稱財經專業的從業人員做到呢?

當我做出這些預測,多少不認同的聲音。只有我的錢包告訴我判斷正確。

言歸正傳,若我們不去討論中西醫之爭這種大方向問題,僅僅關心「自己或家人遇上疫情或其他疾病,自己有多少能力理解問題所在?自己有多少能力處理問題?」這個小我層面上,試問又有多少人只能任憑醫生處置,盲目相信或自我安慰「尊重醫學專業」,且毫無能力看出醫生能力的侷限和盲點,同時找出其他可選方案呢?

多少罹患Covid-19的兒童患者轉腦炎之前,中醫有許多預判、救命與阻止的方法,父母如果具備足夠的知識,就不會傻呼呼地等待因醫療資源因法規壟斷而缺乏而面對疫情時失去供給彈性的救命稻草。(這塊複雜的經濟學問題以後有機會再談)

面對人生的財務風險與健康風險這兩件事上,盲目相信「所謂的專業」其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而自己做了多少準備、下了多少學習功夫呢?還是懶惰地、無知地「交給專家」,破產或面臨死亡時再來後悔?或者更慘,連後悔的認知都沒有,還傻呼呼地欺騙自己「喔~這就是科學/醫學的極限」。當然也可以很佛系地認為,無知至此也是一種幸福。

經濟學告訴我們,壟斷資訊本身帶來的不平等會出現自身租值移轉/被剝削。要避免此現象,行為者必須打破資訊不對等。

我認為現代社會生而為人都無可避免要面對三大風險:法律、財務、健康。

曾經有人問倫敦政經學院的經濟學大師Mrs. Joan Robinson為何想學經濟學?Mrs. Robinson答覆:「因為我不想被騙。」要正面處理這三大風險,不想被騙,我的選擇是努力學習,讓自己具備這三個領域平均水準以上的專業。你呢?

分類
證券投資

投資隨筆20220521

今年1月我寫的【我對2022年的投資預想】(一文明白延續我在去年7月就預測的停滯型通膨來臨之思維,認定Fed守不住,利率必升無疑。而在通膨預期拉高的背景下,股票債券的市價都必須下修。這是簡單的利息理論應用。

4月份的投資隨筆 則明白指出我依然看空市場與美國經濟,持續放空。我並不常使用放空工具,但當經濟學上侷限條件十分清楚時,其科學預測力精準可信,就會把握機會,善用槓桿。

2022年將至一半,回顧美國股市今年以來表現分別S&P、Nasdaq各下跌18.66%、28.28%。

電影《大賣空(The Big Short)》故事主角之一 Michael Burry在推文上指出2000年股災,78%可怕跌幅的過程仍然出現12次單日大漲記錄。而S&P500歷史上20次單日漲幅記錄中有9次發生在1929年86%重挫的股災期間(見截圖)。

Burry醫生稱之為「dead cat bounce」,是在勸誡散戶切勿看到大反彈就以為整體市場已經走出熊市。

我們曾聊過,貨幣因素複雜且極端的條件下,股市可能像越來越快、幅度越來越大的海盜船。每一個擺盪都可能因於高整體資訊費用,每一個擺盪本身也會創造資訊費用。投資人務必非常謹慎小心。

關於巴菲特近日大幅買進股票,我有幾點可以談:

1. 巴菲特買進的西方石油公司剛好是我在2020年初石油期貨破底時大筆敲進而今年以來陸續完全出清的標的。

老巴的名言:「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此次我有另一層體會。

2. 價值投資法在巴菲特實踐上,尤其是1990年代以後,越來越像是某種條件反射:一旦公司條件與股價滿足老巴標準就買入,並不在乎整體經濟環境預測。

在我看來,這是大部位資金投資操盤者不得不然的妥協。就像是對商業財經知識儲備與判斷力都不如人的一般人,最好就把錢擺在指數型被動ETF一樣。

3. 先前文章我談過多次:Graham以降的價值投資法並未考慮貨幣因素(建議讀B. Graham的【智慧型投資人】與【證券分析】二書可知價值投資的侷限性在哪),在現今極端貨幣環境中,價值投資法可能失效相當長一段時間,這意味著大部位資金者耗得起的時程,散戶不見得耗得起,基金經理人更是耗不起。

我真金白銀進入市場以來,碰上了2000年之後的所有股災或金融風暴,從只能全身而退慢慢進步到順勢而為。2008年那段恰逢美國留學攻讀法學碩士,此次我認為熊市可能不低於08年那次(除非有重大侷限條件改變),又恰逢重入北京中醫藥大學唸書。這種邊求學邊帶小孩邊做股票的一心多用果然比較勞累,自己也還在適應調整。

以上一點心得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