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筆記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日本動漫市場

(1) 在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多數影院被迫長時間停止營業的狀況下,「鬼滅之刃劇場版無盡列車」依然開出$3億美元票房!

(2)日本動漫一年產值達$250億美元

(3)日本最強兩大動漫IP — 寶可夢與Hello Kitty分別在過去25年來累計創造各$920億與$800億美元營收。

其中以2019年的數字顯示,48%收入來自於海外播放授權,商品化23%、Pachinko(柏菁哥)13%、電視播出4%、電影3%等。

這就不難解釋近日鬼滅之刃的爆紅,馬上出現的成批炭治郎、彌豆子文具、便當、霜淇淋甜點甚至寢具等商品。畢竟成功的商業模式擺在那。

(4) 但日本卻遲遲未能成功發展自身的影音串流產業。即便是極端保守的吉卜力工作室,也在去年與HBO Max簽約合作。

許多日本動漫公司也紛紛與Amazon或Netflix合作,範圍不僅僅在於過去作品的授權播放,這些新興平台也主動投資製作自己的日式動漫。

(5) SONY於去年12月花費$12億美元買下原屬於AT&T的動漫串流平台Crubchyroll,該平台目前約有300萬訂戶。SONY計畫透過自身1億多PS用戶,推廣此平台與自身擁有的動漫內容。

但過去SONY各個事業群各行其是的混亂管理風格交出的「軟硬體整合」成績實在令人不敢恭維。SONY自認對整合電影、音樂、動漫、遊戲內容的努力,在財務上幾乎看不出有任何突出貢獻。

從圖表我們可以看出SONY自2008年以來多數時間年獲利狀況都是虧損收場,直到2017年後才轉虧為盈。

如今SONY試圖以動漫為主力進攻影音串流產業,但考量其內容IP歸Sony Pictures Television管理,但串流服務又屬Sony Music Entertainment,因組織破碎、整合低落的障礙似乎還會繼續困擾SONY的執行。在攘外之前,能否搞定內部山頭林立,恐怕是第一大問題。


我補充一些英國金融時報沒報導的現狀。

a. 日本動漫其實是個高度勞力密集的血汗行業,近年的蓬勃相當部分是靠中國廉宜勞動力代工才可能。我們知道的諸多知名動漫如「火影忍者」、「犬夜叉」、「死亡筆記」、「全職獵人」、「名偵探柯南」…等都是由「杭州飛龍」這家公司代工製作。

b. 2020年上半新冠肺炎在中國疫情較為嚴重時,日本許多動畫如《A3!》、《科學超電磁砲T》、《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因受新冠肺炎影響延後播出。

已經有日本業內人士提出的擔憂:第一線畫工收入過低的狀況已經可能引發日本動漫人才斷層的風險。

c. 美國商人其實過去30年一直以某些神奇的方式引入日本動漫或特攝影片。例如大名鼎鼎的Power Ranger就是美國猶太商人Haim Saban向日本東映買下五色戰士系列的版權,然後留下戴著頭盔的畫面重新配音,至於演員露臉的部分則在美國找年輕小演員重拍,二者結合後推出市場大受歡迎的二次加工品。這是說,這些美國演員往往不知道自己在拍什麼,而變身戰士後的畫面其實是直接拿日本原片使用。

到如今Funimation這些公司製作動漫時已經直接同時錄製日語與英語配音。可看出日本動漫與特攝內容產業在美國從小眾市場到大眾市場的成長歷程。

這則小典故算是額外補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