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隨筆

隨筆2

兩年前我就談過,這些防疫措施本身會創造一群可藉此獲利族群,他們尋租行為之下未來會讓防疫措施成為難以被取消的管制措施。這是在所有選擇防疫的國家都高度可能出現的現象。

我大概是中文世界最早提出如此警告的人之一。

近日我也談過如果大陸中央不能成功改變對地方官員KPI考核,地方官員依然認為疫情爆發會影響自己升遷前途的話,則中央出臺的政策就無法改變地方自行其事的現象。

我也談過過度防疫的成本很可能大於完全躺平。

我認為現在所謂抗爭的訴求,並不能改變上述侷限條件,對事情毫無幫助,反而更有助於管制繼續。背後的經濟邏輯,我在2019年那篇「反對集會遊行」的文章也較清楚說明過。

而我最新分享的兩篇文章也點出幾個現實:

1. 現在流行「新冠不過是流感」的說法醫學上是很有疑慮的。但很多批評大陸防疫政策的人,多是基於這個假設,無視歐美等放棄防疫的國家大量死亡病例。

2. 另一個批評大陸防疫政策的論點假設前提是「大陸封閉三年一事無成」,無視大陸超額死亡率每10萬人僅0.6人,遠低於美國的每10萬人179.3人和全球每10萬人120.3人。

法律人角度,大陸一堆封禁根本連正式公文都沒有,完全違反法定程序(due process)也違法,這些亂象的本質我開頭幾點已經說清楚。我認識的大陸律師朋友也搖頭。

大陸官員擔心過度開放後的疫情並非無的放矢;而只要有此擔心,則繼續管制以及因管制獲利而背後推動繼續管制的利益團體就驅散不去。

除非大陸官員即便爆發疫情也不會被究責,那整個行為模式就會改變。

看看美國與台灣防疫失敗的政務官下台拍拍屁股走人還可以去選市長,一點責任都無須負擔。所以我們看到民主制度下的政客都在疫情初期加碼演出、爭當抗疫英雄,但防疫的「表演邊際價值遞減」後,就又不管事實上病毒威脅有多高、不管事實上醫療資源是否能容納,又紛紛解封躺平。這是民主制度下必然出現的政客行為。

如果你相信新冠只是流感,相信中國大陸過去三年防疫是一事無成,你當然會接受民主制度下的媒體洗腦,以為已經天下太平無須防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