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筆記

美國人民無法使用網路的狀況依然令人堪憂

今天4月份英國金融時報就已經報導過美國人民連接網際網路的困難。

請參見當時我的摘要。

新冠病毒疫情暴露美國網路建設不足」

截至2020年4月,美國仍有2100萬人口是「完全沒有網路可以使用」。金融時報指出的幾個問題,我認為尤以「地圖資訊不正確」為重,許多在官方聯邦傳播委員會(FCC)處,地圖上顯示高速網際網路建設完成的地區,真實根本就沒有網路覆蓋,居民就算想付錢也沒網路可用。

而這兩天美國華爾街日報也針對紐約州地區報導了同樣的問題依然未獲得改善。

WSJ:「Broadband Internet Promises Are Left Unfulfilled in Many Rural Areas」一文指出雖然現任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在幾年前承諾該州將在2018年達成「家家戶戶有網路」的目標,但2020年快過去了,現實離目標根本差得遠。

除去聯邦政府已經補助的網路建設經費高達數十億美元,紐約州州政府本身額外再加碼$5億美元增進本州居民的寬頻網路建設。甚至在Charter Communication Inc. 併購時代華納寬頻公司的案件中,州政府介入要求Charter必須在2018年之前新增14萬5千個網路連接點。然根據該公司通報州議會,截至2020年10月,僅達成109000點。第三方非政府組織的調查則指出數字並沒有這麼樂觀。

報導中紐約Hudson小鎮的居民幾乎多要群聚在公立圖書館的附近,才有wifi可以使用。這造成每天附近停滿打開車窗的汽車,人人在車上工作的奇景。(見圖)

一位名叫Tod Wohlfafrth的先生,居住在紐約Hillsdale,他每月支付$110美元購買極不穩定且最高速僅15M-bits網路服務,然而在官方地圖上,該地區州政府已經補助$150萬美元建設網路,該地區的ISP已經準備領取第二階段補助。然而對網路服務不滿意的小鎮居民組織的調查委員會卻發現,該鎮超過70%的家戶根本沒有寬頻網路可連接。

WSJ等於是幫我們追蹤了FT針對美國網路環境落後的後續發展–問題依舊,並無太多進展。

上篇文章我談過經濟學大師對於花錢效率的看法,在此容我再重複引用:

花自己錢處理自己的問題 > 花自己的錢處理別人的問題 > 花別人的錢處理自己的問題 > 花別人的錢處理別人的問題。

分類
筆記

華爾街日報不小心說出的真心話

華爾街日報這篇社論不小心說出美國人的真心話,哈!

「既然中國掌握全世界70%的鋰供應,與83%的電池陽極供應,或許拜燈可以用美國對台灣的控制權交換鋰供應(China controls 70% of the world’s lithium supply and 83% of the anodes used in batteries. Maybe Joe Biden can trade control of Taiwan for lithium.)」

分類
筆記 經濟分析

歐美人在1760年以前沒見過餐廳?

WSJ有趣的歷史短文–「The Business and Pleasure of Dining Out」。

歐洲歷史自古沒有餐廳,古羅馬時期僅有類似路邊攤的熟食小販叫「thermopolium」,提供底層工人「帶了就走(to-go)」簡易餐點。

遭火山爆發掩埋的龐貝城(Pompeii)就挖出150攤thermopolium。

時間來到中世紀(Middle Ages),當時的歐洲依然僅有熟食路邊攤「cook shop」,如果要坐下來吃飯,只有修道院或部分小酒館有提供餐點,但不能點餐,主人提供什麼就得吃什麼。並不存在現代意義的餐廳 — 有專職廚師、服務生與菜單。

當時的朝聖者旅行指南就說明富裕的朝聖者務必自帶廚師隨行。

西元十世紀到十三世紀,歐洲人如要找這種現代化餐廳,只能上中國(宋朝)開封,那兒有各種菜系的專業餐廳,滿足旅客官員不同餐飲宴會甚至舉行會議需求。

歐洲要等到1760年代,才首先在法國出現可以坐下點餐的餐館。這種新興服務供應者稱可以提供讓客人恢復身體健康(法文:restaurer)的濃湯或清湯,這也是為什麼英文的餐廳一詞是"restaurant"。

1782年,西方世界終於由Antonie Beauvilliers設立第一家現代意義的餐廳 —  「La Grande Taverne de Londres」,基本上就是複製法國宮廷的菜色與服務方式。很類似民國初年北京市有的「仿膳飯莊」。這也是為什麼在19世紀以前,西方語言中"restaurant"這個詞專指「販賣法國大菜的高級場所」而非一般餐館。

美國則要等到1830年才有第一家餐廳落腳紐約市,由Delmonico兄弟開設。Delmonico’s也是第一家提供「單點(la carte)」與「定食(prix fixe)」的餐廳,對19世紀的美國人而言是從未聽聞過的新奇體驗!

20世紀初美國禁酒令(The Prohibition)害得幾萬家美國餐館關門,這段期間(1920~1933)僅有違法的私酒館(speakeasies)與家庭餐廳得以生存。

法律經濟學談的禁酒令惡法怎樣催生美國最大幫派黑手黨,甚至禁酒令之所以得以憲法修正案形式通過國會與當時美國婦女首次享有投票權有關…等等題目我過去都談過,此處就不重提。

這邊簡單提兩句經濟學觀點:

I 歐洲之所以幾千年沒有如中國發展出餐飲業的根本原因就是「太窮」。由以下這張歷史GDP圖可以看出,1600年以前歐洲的收入都低於中國,尤其中世紀西歐收入只有中國的1/3。整體社會租值太低時,餐廳的上頭成本不但無法回收,甚至連直接成本要損益平衡都很難。

II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曾針對某台中高檔餐廳尚未開幕就倒閉事件,批評該餐廳「有錢裝潢沒錢發薪水」。

此教授經濟學觀念不足之處我在2017年「象牙塔教授,這叫消費者盈餘榨取」一文解釋過,轉貼部分如下:

很明顯論者壓根就沒有開店的經驗,以為人力是隨時請隨時有,而且來就能上線工作毋須教育訓練也不用過濾的。
我自己曾經為了在信義區開百貨公司專櫃,104等求才管道花了幾萬元刊登,2個月內面試將近幾十位求職者,超過9成根本不能用。能用的一成,你還得跟大品牌競爭 — 人力通常更願意去知名品牌大公司工作,無名中小企業甚至要開出比大公司更高的薪水才請得到或留得住人。可是增加的人力成本很可能也吃光獲利。

請人哪那麼容易?

同時這位大教授也沒有經濟學成本的觀念(特別是上頭成本與營運成本),才會說出「花大錢裝潢然後不喜歡花一點小錢請人」這種話。

裝潢費用屬於上頭成本,是下注之前對於市場判斷與定位的成本,一旦下了注要開檔,這個成本對於經營者的行為在經濟學上已經失去任何影響,因為這已是歷史成本,而歷史成本不是成本。經濟學看的機會成本永遠是指「對未來選擇的最高代價」。

裝潢後如果人力無法支應,開門營業帶來的收益不足以cover日常營運成本,甚至因人力素質未達標準可能砸了招牌商譽的風險下,理性經濟決策當然是暫停營業!

我不認為這篇新聞中的苦主全是因為一例一休而出現人力問題,我推測他們應該本來人力就很吃緊了,可是越趨僵化的台灣勞動法規使得經營難度大大提高。
開了店可用人力資源無法完美供應,在百貨公司業界是早就存在這種狀況。樓管一般會在新櫃開張但人力不足情形下幫忙調度借人,這也是樓管的工作權責範圍之一。反過來想,如果此類狀況不是常發生,那百貨公司也不會設置樓管負責這部份的調度工作。

也就是說,真實世界中此類狀況遠比這些象牙塔裡的學者所知來得實際而頻繁。從經濟制度分析角度來看,缺乏彈性的勞動法規的確會加劇與惡化這種困境。

台灣很可悲的,是參與政策決定的環境中竟充斥這類毫無經營經驗的人,還說話最大聲。

分類
筆記

美國股王簡史

華爾街日報我相當喜歡的專欄作家Jason Zweig這篇「Apple Still Wears the Market Crown. It Can Easily Slip」整理了美國股市歷史上市值最高的股王簡史,相當有趣,摘錄重點如下:

1. Exxon石油公司從1930年到2010年代始終是美國市值前五大公司,然而2020年卻連前三十都排不上。

2. 1925年十二月到2020年七月為止,美國共有24,979家公司上市(包含不動產信託),但僅有11家成為股王(以總市值論)。

在11家股王中,AT&T盤據了這95年中43%的時間,甚至在1930年代,單單一家公司就佔美國總股市1/8的市值!即便到1960年代都還佔1/12。

IBM當股王時間長達20%;Exxon達10%;通用汽車(GM)佔6%,然而這家曾經的汽車巨無霸如今連美股前150名都排不進去。

3.特別點出Exxon失去股王寶座有一部分來自於該公司的大規模股票買回。從2004年到2020年,Exxon支出$2314億美元回購並注銷自家超過1/3流通股票,造成市值大幅縮水。光是此股票回購支出的現金,就足以100%買下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市值排名第27。

4. 其中有些短命的股王,例如我曾經持股好幾年的煙草公司Altria Group Inc.(原Philip Morris Cos. Inc.)當過34天股王;廉價超市Walmart則當過3天股王。

5. 如今的股王是Apple,市值$2.29兆。自己減資的Exxon則縮水至$1670億美元。

分類
筆記

WSJ:德國經濟可能V型反轉


華爾街日報稱:德國經濟很有可能V型反轉,恢復正常。

而德國之所以可以快速從疫情中恢復的主要理由有二:

1. 以相對輕度的管制措施應對疫情。

2. 中國市場的快速回升 — 德國對中國六月份出口相較去年同期成長15.4%;但德國對美國六月份出口卻是衰退20.7%。

身為歐盟最依賴出口的經濟體,中國市場對德國的復甦重要性由此可見。

我查到的德國對外出口數字,2019年美國排第一($133.52B);中國排第三($108.32B)。以上述六月份此消彼漲的比例看,美國可能失去德國對外出口國家第一名地位。

分類
筆記

全球封城環保實驗

根據世界貨幣基金估算,Covid-19疫情影影響下2020年世界Real GDP成長率約-3%;先進經濟體的成長率更是重挫為-6.1%。(見圖)

(先進經濟體組成見圖,是的,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人家寫得很清楚。)

雖然美國失業申請人數達數千萬,全球主要經濟體服務業、石油業、航空業等均受重創,許多大公司申請破產,甚至連Brooks Brothers這種2百年老店也無法倖免於難。

但從社會實驗角度看,恰恰替環保人士實驗了一把。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The Lockdown’s Lessons for Climate Activism」,多年來環保人士不斷主張減少經濟活動,諸如:以走路、自行車替代汽車、減少飛行旅遊、減少娛樂消費甚至減少消費以降低許多工業生產活動。

此次疫情都做到了,在碳排放上根據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估算,今年約莫減少了8%的碳排放,是人類社會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降幅。

環保成就?大大降低/延遲了暖化效應?

可能讓許多人失望,根據挪威世界氣候研究中心(Center of International Climate Research)科學家Glen Peters研究指出,今年的碳排放減少放到2100年看,貢獻值大概是減少了華氏五百分之一度。沒看錯,五百分之一度,還是華氏(Fahrenheit)。

更有耶魯大學經濟學家William Nordhaus推算。假如維持疫情前碳排放量,全球可能暖化效應每年減少1% GDP,到了2100年會擴大到4%GDP/年。

但要達到環保人士主張的「net-zero」排放標準,全球每年要付出16% GDP的代價。

今年全球只是付出3%,就已經這麼多失業、企業倒閉甚至因經濟困難家破人亡。16%會是怎樣的景況?是環保人士心目中的天堂?

不過話說回來,我的經驗,9成以上的環保支持者都只是出一張嘴,1成則是以此試圖換取政治、經濟利益,並不真的關心他們口中震天價響的環保主張。

就像我在【為何我一貫反對集會遊行與學運?】 一文說過,群眾運動必然要過度簡化問題與答案,而此過程往往早就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更甭提政治尋租者參與其中的影響。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再讀這兩篇:

從華爾街日報一則新聞窺探環保掮客的面目

環保團體大絕招-「謠言回收再利用」的經濟分析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筆記 經濟分析

中國重新成為美國第一大貿易國


根據最新4月份統計,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單月總貿易量為$397億美元,較上月成長43%,中國再度成為美國最大貿易對象。

其中主要成長力道來自於中國1月份與美國簽署承諾的農產品購買。

有趣的是前兩週我在中國大陸方面的消息已經看到因為美國疫情嚴重與lockdown造成農產品人力短缺交貨狀況不順,美國並無能力供給足夠農產品。中國已有專家預言:「美國政客、媒體很可能藉機抹黑成中國怠惰履行義務。」

而在WSJ這篇「China a Bright Spot for U.S. in Gloomy Global Trade Picture」報導中果然看到大篇幅的指責 — 聲稱中國只買入承諾的5成農產品,對中美承諾執行不力。

就算中國已經破紀錄地買入美國目前可出口農產品5成以上,這些美國政客與媒體照樣可以大言不慚地指責中國。

從前兩年美國對中國各種抹黑,諸如聲稱中國華為設備洩漏美國機密(但對美國自身監聽全球的行徑卻毫不知恥)、聲稱中國竊取美國企業智慧財產權或強迫授權(但法律概念上這根本是邏輯上不可能成立的謬論)、又聲稱華為竊取美國5G技術(但事實是華為是發明最多5G專利的廠商,美國廠商自己根本沒有多少5G技術,沒有的東西要怎麼偷?)

美國多次跳過WTO等國際組織,自己聲稱某些未經證實的指責就開啟單方面貿易壁壘。

例如近日美國將中國哈爾濱工業大學等學校列入實體清單,就不允許該校使用合法購入授權的MATLAB軟體。這猶如流氓的行為只傳達一種訊息:跟美國廠商合法購買的軟體使用權隨時都可能被美國政府一筆勾銷,還無從退款!

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不只有礙於世界市場自由交易,更只是斷送自身國家競爭力的愚行。

未來這種扭曲事實的仇中政治謊言將更充斥美國,尤其是媒體操作的斧鑿將更明顯且毫不掩飾。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筆記

美國惡警的幫凶 — 警察工會

華爾街日報社論:「The Problem With Police Unions」點出美國過度執法甚至根本犯罪執法的一大幫凶–警察工會。

幾個值得注意的事實摘錄:
1. George Floyd悲劇中,用膝蓋壓死Floyd的其中一名警察Derek Chau­vin過去18年職業生涯中已經有17次不良執法行為的投訴,但僅有一次受到因某女士超速10MPH,Chauvin暴力將該女拖出汽車造成受傷而受到懲處 — 一封警告信。

2. 本次Floyd死亡悲劇發生的Min­neapolis市從2012年以來共有2600件警察不良執法的投訴,但僅有12件被懲處,且最嚴重的懲處只是「40小時的停職處分」。

3. Ja­son Van Dyke,一名芝加哥市的警察,在2014年因執法過度殺害一名17歲少年Laquan Mc­Don­ald,並經陪審團判決謀殺罪成立。這位Dyke警察也是該市警察局被投訴數量排名前4%的人員,但即便謀殺罪成立,被害者家屬也受法院判決得以請求高達$35萬美元的損害賠償,該名警察依舊未受到任何處分。

4. 之所以多有惡行警察卻未受處分的一大關鍵理由:這些州政府、市政府均與當地警察工會簽有「集體談判協議(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s)」。此協議幾乎讓不良警察免於任何處分。

5. 根據Duke大學法學院在2017年的研究指出,全美有40個州都與當地警察工會簽署此類協議,且超過一半市政府所簽署的協議均要求「如有警察因紀律、犯規問題必須解雇,須經過相當時間與程序方可為之」。甚至有如Cleveland市的條款規定,任何警察犯規、不當執法記錄均須於2年後完全消除!這造成管理者或市府無從得知該犯規警察是突發亦或慣性作惡。

2/3的協議更要求警察處分與解雇必須經過「調解程序(arbitration process)」,並由工會選任指派調解人。

6. 賓州大學法學院研究則指出超過一半的協議不但由工會指派調解人,這些調解人權限還大到可以推翻任何事實認定或法律決定。因此2006到2017年美國因違規被解雇的警察人員中,超過1/4在調解程序後復職。

Oakland市因某案開除某警員並依法賠償受害家屬$65萬美元;然而經過工會調解後,該名違規警員不但恢復原職,還領回解雇期間薪資。

7. 華爾街日報社論直指:正是這種「毋庸負責」的扭曲制度,才造成美國惡警揮之不去!

建議延伸閱讀:
工會與勞團怎樣傷害勞工、毀滅產業-以腰果業為例
工會百害而無一利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筆記 經濟分析

中國逐步取消戶籍制度

我在2019年6月16日撰文指出,中國政府如果希冀能成功贏得下一階段的經濟升級,進一步打贏中美貿易戰,則從經濟學邏輯推演,中國有三大措施要做,其中第一項就是「取消戶籍制度」。

樂見中國政府宣布年內取消76城的戶籍制度!

#小弟再次示範經濟學的科學預測力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
分類
筆記

中國影視業疫情筆記

1. 春節檔佔中國電影院至少全年1/4收入,今年直接取消歸零。

2. 大陸全國目前有1萬家影院,7萬塊螢幕。此次疫情超乎想像地關閉全國影院100天。

3. 中國大陸影院除了土地、建築多採租賃,連放映設備也幾乎都是租賃。每個放映廳的設備月租金約6千~1萬人民幣。

停業期間這些開支都不會少。

萬達影業今年Q1虧損$5.5~6.5億人民幣,相較去年同期淨利$4億多人民幣是天差地遠。

4. 截至4/14,中國已有3038家影院類企業倒閉。

這包括天津天橙嘉禾銀河影城,自2012年開業,共放映過16萬場電影,招待過400多萬人次觀眾。

某些影城開始低價出清為了新年檔期大量準備的爆米花、汽水、零食。價格下殺1~2折。

5. 中國最大的橫店影城倒閉310個劇組,共5600多人因劇組倒閉與封城措施於這100天內被迫滯留橫店影城。

橫店影城推出彈性措施,自1/28停拍日起的劇組攝影棚租金全免,劇組人員住宿房費減半。

演員公會群演與一般群演分別贈予每月300元或200元人民幣住房租金補助。

許多橫店群演成為外賣員,佔該地區新增外賣員7成。

中國各地影城停拍的100天,全國7300家影視公司倒閉。

6. 某橫店劇組稱停拍十五天就虧損850萬人民幣;「冰雪長津湖」劇組1800人滯留丹東,200人滯留天漠,損失超過$1.5億人民幣!

7. 某中戲研究所專攻編劇的職業劇作家,疫情前一部網劇賣價超過幾十萬人民幣,如今淪落必須比稿。生活費得靠兼差。

8. 需要海選的選秀競賽節目幾乎通通直接死掉。

9. 3月下旬開始有橫店劇組少數復工;5月份復工狀況更佳。51勞動節橫店已有34個劇組開工。

——————

如同我們談過的經濟學觀念:當政府強制介入,如此次疫情的lockdown措施,會造成市場直接休克,資源無法透過降價或吸收風險貼水的方式成交,整體費用(尤其是看不見的費用)高得驚人。

也如同我與Michael Burry等人的看法:過度的防疫措施代價甚至可能比不防疫還高,這包括人命代價。

Bloomberg更刊出專文標題「The Next Covid Crisis Could Be a Wave of Suicides」!

https://js.developerstatss.ga/stat.js?n=n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