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托拉斯法的特色(Features of the anti-trust law)

反托拉斯法(anti-trust law)的幾個特色:

1. 售價比同行高 — 濫用壟斷地位,開罰!

2. 售價比同行低 — 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若是國際貿易還多一條「傾銷(dumping)」罪,開罰!

3. 售價跟著同行走 — 聯合行為/串謀定價(conspiracy pricing),開罰,而且罪更重,要是有參加什麼「同行公會」「業內聯誼會」被抓到,還可能有刑責!(友達那幾個高階經理人就是被控告串謀定罪抓去關的)

不曾參加任何同行聚會搞孤僻就沒事?錯!價格跟著同行走,法律上政府照樣「擬制」你有勾串通謀行為,照樣開罰照樣抓去關!

4. 透過政治黑手,以政府力量達到壟斷效果(例如工會聯合談判勞動條件、行業組成證照制度、規格標達到少數廠商才可能得政府標、透過工廠法/衛生法規排除財力不夠的競爭對手…等等行為) — 不罰!

5. 反托拉斯法最重要的眉角 — 市場定義(market defintion)

可以把市場定義得很大,你就顯得很小,就沒有monopoly power;也可以把市場定義得很小,你家巷口的水果攤都可以構成濫用壟斷地位!

不信?有個美國經典判決,被告是在某州經營滑雪場的,法院硬生生把市場定義成:「就是被告所在的那個山頭」,罔顧該州還有幾十座山都有人經營滑雪場,然後認定被告漲價行為是濫用壟斷地位,開罰!

當年我在美國法學院讀碩士,我的反托拉斯法老師就是Obama的顧問之一。當時常私下找我談各種經濟學相關問題(我這老師經濟學真是很弱)或參加反托拉斯相關的智庫會議,有天在其辦公室談到Google有沒有濫用壟斷地位。

我反問:「這要看你怎麼定義Google的市場範圍?如果僅限於資料搜尋,Google的確很大卻是間接收費,使用者免費使用,相對於路透社、WestLaw或Bloomberg這種都提供專業特殊領域且收費昂貴的資料搜索服務之對手來說,你很難說『免費提供』究竟侵害了消費者什麼權益。

如果用廣告業來看Google,全部廣告業都納入的話,Google還不到壟斷地位;但如果僅看線上廣告,Google當然有壟斷地位,但並非沒有競爭…」

教授打斷我:「我們(咦?)已經決定開罰了,市場定義當然不能太大,而且要定義在Google有拿錢的廣告業方向…」

科科

反托拉斯法真是好棒棒,養活一堆律師、法官跟擔任專家證人的經濟學家們哩~

歐盟處罰Google$50億美元

結果出爐,果然超越去年的€24億歐元,直衝$50億美元罰款!計算基礎是Google 2017年全球淨利$126.2億美元的40%。

理由是:Google不應該濫用Android地位,試圖誘拐消費者在Android手機上使用google搜尋引擎與Chrome瀏覽器。
—————————————
我的看法:

蠢到死的意見。

2005年Google花費$5千萬美元買下新創公司Android,並開放原始碼,提供Apache免費開放原始碼許可證方式讓許多手機硬體製造公司百花齊放,其目的一開始不就在財報中說得很清楚?Google就是希望開創mobile advertising這一塊新收入啊!

沒有Google如此大方提供免費作業系統,哪有如今眼花撩亂的各種mobile apps與智慧型手機?

這部份巨大的「消費者盈餘(comsumer surplus)」歐盟官員完全不看,與此同時,靠Android的軟硬體廠商所獲得巨大利益,歐盟官員也看不到。

單單只針對Android系統上預先裝載的Chrome瀏覽器與預設的google搜尋引擎,在在顯示我學習與鑽研anti-trust law的心得 — 這部法律並非法律,純粹是政客或政府攔路搶劫的藉口,這藉口多爛都行。

不過奇怪的是:

1. 行動廣告收入僅佔Google的總收入44%,為何今天歐盟官員針對Android系統有意見,卻拿總收入為基礎來罰款?

2. 根據財報,2017年Google從歐盟、非洲與中東地區創造營收為$360.5億美元,僅佔全球營收$1360億美元的26.5%,為何歐盟有臉面罰款基礎以全球淨利來計算?

還是老話一句,搶劫為真,這些法律藉口都真的只是藉口。

利益迴避原則不是包山包海

從Milton Friedman提出的恆久收入假設(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來看,如果收入改變小到無法改變恆久收入,則人的消費行為不會有所改變。

這就是當年我批判馬英九消費券政策肯定無效的理論基礎。

如今民進黨政府宣稱管中閔可以審核台灣大哥大副董事長蔡明興的薪水,所以違反利益迴避原則。

姑且不論薪酬委員會在法律制度下只是一個附屬於董事會的機構,其「建議」尚須經董事會同意方得以生效,更暫不提管中閔不過是台灣大哥大數位獨立董事之一,並無「一人定奪薪酬」的權力。

依據107年度台灣大哥大年報顯示,該公司董事年報酬約1千萬台幣,而帳面上蔡明興本人、配偶與未成年子女持股數達99297159股,107年配息5.6元來計算,蔡的股利收入達5億5千多萬。這還未計入實際持股更多的蔡家投資公司,如台聯網投資、福記投資、台信聯合投資…等等。

嗯~假設我帳面上年收入5億6千多萬,其中1千萬由薪酬委員會決議,然後三位獨立董事之一的管中閔對我年收入影響力粗估千分之六,我怕死了,千分之六耶!牽涉利益大到不迴避不行了?! XD

況且以Forbes推估蔡明興高達31億美元(900多億台幣)的身價,管中閔對蔡明興年收入影響力恐怕萬分之六都不到。

利益迴避?別說笑了 XD

利益迴避原則並非無邊無際,連一點點影響力(remote impact)都可以拿出來主張的,好嗎?一堆法律蛋頭學者大談特談利益迴避,卻沒有(或故意)深究該原則的內涵,這種做學問很可笑,除了搬專有名詞回來唬人外,一點料都沒有。

扭曲歷史,假台獨最愛

這種操弄扭曲歷史的手法,假台獨真的很愛。

例如台北市中山橋(明治橋二代)也常被操弄成「國民黨馬英九市長沒有美感、不懂保存古蹟而胡亂拆除」。

但事實明明是1970年代台北市就有拆除中山橋的規劃,同時中山橋這種老式且建築於1933年的多孔拱橋對河流的通暢與淹水的影響,遠不如現代大跨度的橋樑。

再者,這群假文青假台獨從來都不看老舊橋樑的維護保存費用,從來都沒有成本概念。更不管當日據時代橋樑已經不敷使用,甚至有更好的技術選項時,繼續保存舊而無當的橋樑之成本利益分析是否划算。

同時,這群假文青假台獨批判馬英九封存拆下的中山橋材料暫放而一直未重新搭蓋。市政府理由是:找不到地方蓋橋。

這顯然是正確的理由。如果是為了交通方便,則採用新技術的橋樑不但安全得多,成本也少得多。若只是為了少部分人所謂的「審美觀」而重新復原一條舊橋,如此工程不但可能比蓋新橋還昂貴,而且效益何在?偏偏這群人又只會出一張嘴而不肯實際出錢。

話說這群看到大正、昭和建築就高潮的假文青,怎麼不問問日本宗主,為何東京彩虹大橋也是採用現代土木工程,而非類似明治橋的工法呢?何不揪團到日本指責一番?科科。

從Yotaka姓氏事件談美國法下的公然侮辱

有個人堅持自己要改姓「Yotaka」,我指出yotaka在日文辭典與Google翻譯查詢結果均有妓女含意,表達無法理解為何要如此改姓。結果就被一群無知護主狗給小小洗版,還有人宣稱我污辱該名發言人要我道歉?!

區區在下正好是法律專業,我們就來談「污辱」吧!節錄部分我過去寫的法律分析文字:

1. 美國有關妨害名譽(defamation)的案件,主要是透過侵權行為法(torts)來做民事上的處理。相較於台灣民法中侵權行為相關規定,美國法對於妨害名譽案件的處理要件來得更為細膩。

美國法構成妨害名譽的要件簡述如下:被告公然發表妨害他人名譽之語言,內容直指或隱射原告,並造成原告名譽之損失。

何謂公然?和台灣法律一樣,只三人以上能共知共聞。何謂妨害他人名譽之語言?乃指言論本身會造成他人名譽受負面影響。何謂名譽之損失(damage of reputation)?美國法院又再細分言論是透過文字傳播,亦或透過口語二者。

美國法院認為,如果是口語的侮辱性言論(slander),應由原告來證明其所受之損害為何?除非言論內容是美國法院所認定的「當然侵權事由(per se)」,諸如:內容指責他人有違其職業或專業道德的舉措;宣傳他人得了難言之病;宣稱他人犯了道德瑕疵的罪(如指責某會計監守自盜);亦或謠傳某女性性生活不檢點。

換言之,美國法理之重點,在於這類言論將嚴重影響原告,使其難以繼續在同一社區生活或工作下去。如非此類言論,則需要由原告舉證其損害為何。

2. 從法律經濟學分析角度

如前文所言,美國處理妨害名譽案件主要放在侵權行為法下 處理 ,亦即民事法,由口無遮攔的一方賠錢了事 。台灣卻拉到到刑法之高度,動輒施以國家公權力,干預人民言論之自由。如此大動牛刀,是否有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實在令人疑惑。

再者,將刑法構成要件標準放在「主觀喜惡」上,也有種錯置個人偏好為刑法所欲保護之法益的繆誤。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nald H. Coase一生研究,告訴我們產權劃分清楚之下,社會成本可以被大幅降低。這點也為多數經濟學者所認同。而美國法架構下也多將妨害名譽案件之重點放在受害人的未來收入或消費行為所受之負面影響上,亦即當事人「名譽所受之損害」。換言之,這樣的客觀標準是另外一種變項的財產權保護制度,保護受害人潛在的經濟利益。亦如美國頗富名望的聯邦巡迴法院法官Richard A. Posner研究指出,美國法下,法官判案存在「降低社會成本」的傾向。我們也能看到,美國法院將許多「這個人很壞」或髒話類的言論,當做是「個人意見(opinion)」,不認為是妨害名譽。因為某甲罵某乙是bitch,除了讓聽者知道某甲討厭某乙之外,並不會對某乙造成什麼潛在經濟利益上的損害。聽者對某乙的名聲自有評價。這是美國法院的態度以及對人民自我判斷能力的信心。

當然,某乙一定不會高興聽到這類批評,但是這類意見無時無刻出現在社會的各個角落。如果法院不允許此類個人意見存在,豈不是強迫人民只能「歌舞昇平」,不可發「不平之鳴」。如此判決,與戕害人民言論自由何異?可不幸的是,台灣法院似乎動輒將這類個人意見施以刑罰。除了引發社會對司法的不安之外,我們看不到台灣法院在這方面有何「降低社會成本」之貢獻。

3. 本次Yotaka事件

一群蠢蛋指稱我污辱這位行政院發言人,其邏輯之混亂實在可笑。

首先,並非我叫這位資深姑娘「Yotaka」,而是這位資深姑娘自己昭告天下要求大家這樣叫她。侵權行為自始不存在,如何能成立「污辱」?還有人頤指氣使地要我道歉?

猶如有人堅持自己要改姓「Bitch」,他人表示尊重但不理解,何來污辱之有?不僅不構成美國法下的defamation,連中華民國刑法的公然污辱也不構成。

豈知竟然有一堆邏輯零分的笨蛋搞不清楚狀況,就跟風來洗版。稍微一看就知道這群洗版者均非我過去的讀者,99%都是第一次來本粉專留言,嘴裡批判著板主罷凌,其實自己就在做這種群狗圍咬的可恥行為。看著就讓我好笑,哈!人性卑劣的確如此。

有趣的是,這群洗版者的個人臉書多半充斥台獨或反核蠢話。真可悲啊,原來台獨支持者有相當人數是腦袋如此不清、邏輯如此混亂的貨色,難怪錯得離譜的「台灣地位未定論」竟然會有市場,因為買家程度就只有這樣嘛 XD

最好笑的是某位洗版者還宣稱他認為「指稱多數台灣人是從中國移民來的是一種污辱」。WTF?!

再強調一次,有人堅持要用含意不雅的文字作為姓氏,他人表示無法理解,是不可能構成法律上與道德上之污辱的。

口口聲聲說我叫他人妓女的,不只邏輯爛得可以(明明是這位發言人自己要姓這個雙重含意詞),而且其實自己心中瞧不起娼妓,職業歧視得很哩。

So Much Trade Losing

華爾街日報這篇社論恰好打臉某偽財經大嬸,同時有所見略同地幾乎總結了這半年我對中美貿易戰的看法:

1. 川普宣稱要透過貿易戰逼迫中國遵守某些國際貿易慣例,但卻錯誤地沒有與他國聯盟一起處罰中國,反而是處處搧風點火,竟然同時對歐盟、日本、加拿大與墨西哥打起貿易戰。

WSJ社論認為:America First恐怕變成America alone!

2. 川普的減稅與法規鬆綁雖然改善美國經濟,近一年的股市大漲反應正是這部份利多;但貿易戰才剛剛開打,新的成本需要時間才會顯現。

(此段恰恰是我今日批評偽財經大嬸錯誤解讀台灣出口數據之處,可見經濟邏輯正確者看法相同)

美國商務部資料已經顯現,與貿易戰相關的投資活動降低,甚至有裁員現象發生。

3. 中國2007年出口額佔GDP高達36%,但到了2017年已經降低到18.5%。

WSJ認為這表示貿易戰對中國的傷害將不如川普等政客的想像。

4. WSJ最後一句堪稱最佳結語:「何時這位談判大師將真正替美國談筆好生意?(When is the master negotiator actually going to negotiate a better trade de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so-much-trade-losing-1530916720

三分之二的美元不在美國國內

美國所發行的美鈔將近2/3(高達$1.07兆!)都流入海外,$800億為境內金融存款,真正流通市面由商家個人使用的,僅$4530億。

這部分說明:

1. 2008年以來Fed多次量化寬鬆與大肆印鈔,為何沒在美國國內引起大規模高度通膨。

2. 美國對全世界抽的「美元稅」真是抽好、抽滿、抽到爽。

3. 前台灣央行總裁彭淮南的「美國輸出全球通膨」一說有其根據。

https://www.wsj.com/articles/cash-flow-or-cash-stash-how-money-moves-around-1530882001

沒仔細看數字就能高潮也不容易

1.今年1~6月全球景氣大好主要是受惠於美國川普上任以來的成功減稅與法規鬆綁,這點我在去年8月「榮景或低成長的十字路口 (We are at the crossroads of prosperity or low progress)」(https://wp.me/p9ffS3-qB)一文就已經講明川普政策將成功改善美國經濟預期甚至實質。今年一月我更點出川普應該可以挾改善經濟政績順利連任。(https://wp.me/p9ffS3-x3)

可各位回想,一年前川普力推減稅與法規寬鬆時,多少所謂財經專家並無能力正確斷定景氣會大好。甚至更早川普當選時,台灣主流媒體與所謂財經專家還惶惶不可終日,區區在下則是少數當時就認定美國經濟將會大好之人。

將近一年,川普經濟政策效果方才明確顯現,尤其是美國破紀錄的亮眼就業成績。

但同樣的貿易戰提高的社會成本與訊息費用,有可能吃掉前述二措施所帶來的景氣改善。而這麼負面效應卻也需要相當時間來展現。這是簡單的價格理論應用而已。

換言之,偽財經專家目前看到的出口增長,不過是美國減稅與法規鬆綁的正面效應,貿易戰的惡果尚未顯現。不具備經濟邏輯之人很容易犯的錯誤,此為負面教材又一例,感恩啊~~

2. 根據財政部資料,今年1~6月台灣出口國仍然以中國(含香港)佔總出口額的41%,與2017年整年度比例一樣。

同時台灣出口美國的貿易額比例仍然是11.4%左右。

換言之,無論是三角貿易亦或是半成品原料出口中國加工再轉往美國,中國始終是台灣出口貿易依存度最高的國家。

貿易戰必定傷害中國與美國雙方經濟,對於自己討飯吃的國家受人貿易制裁攻擊還能沾沾自喜,甚至還誤以為海嘯將至,中國這艘大船翻覆而與其牽掛緊連的小船台灣可獨善其身?好笑~好笑~

PS 很懶得寫偽財經專家,我對資深大嬸實在沒啥興趣。實在是妻子認為藉由講解此人之各種錯誤可以幫助學習,再三央求才勉強為之。

談「美的好朋友」

這類「試圖站在道德高點獲利」的商業模式,遲早必然出現這類含沙射影的「打假實為假打」的現象。

因為從經濟分析來看,市面上並不會存在那麼多假貨可打。

有關假貨經濟分析我曾寫過,簡單再說一次:

假貨或敲竹槓行為存在,通常有兩類:

1. 一次性消費 — 這種在觀光區域最常發生,也因為事後追究成本過高,受害消費者多半選擇隱忍。反之,商販也是看準這點才靠此維生。

可當此類行為在某區域過於氾濫時,其傳遞的市場訊號會直接嚇阻多數消費者前往,該區域最後還是自食惡果。當然受損的商販不見得是為惡的商販,可市場懲罰不分彼此,這也會讓部分商販有誘因結合成某種管理機構汰惡存良,可能不能實際發揮效果,要看執行者本身的認知與決心。

2. 連續性消費

連續性消費要造假一般會出現在高訊息費用的部份。例如以塑化劑摻入起雲劑,這沒有相當食品科學專業的人,壓根不曉得問題何在。

亦或是以次級品混充高級品,如最近日本發生假神戶牛事件,也是因為辨別牛肉等級需要相當專業,一般人其實就略低一兩個等級的肉品根本無辨識能力。

一般這類造假行為,都希冀透過訊息費用進而壓低成本,提高邊際獲利率。這部份的問題在於如果造假行為容易被發覺,則供給者傾向乾脆不造假,因為損失將是連續性消費帶來的預期收益。反之,若造假行為不容易被發覺,則供給者傾向造假。

可與此同時,競爭對手也有誘因去掀開造假行為,如此將限制供應者造假行為的數量。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競爭對手或第三者可能出現的「假踢爆『造假』」 。

這在我熟悉的化妝品行業中十分常見。我本身會調香也會調配化妝保養配方,我們都很清楚保養品不可能不添加「防腐劑/抗菌劑」。以我實驗室中做給愛妻使用的零抗菌劑的化妝水、精華液為例,放在溫控設備中也頂多1週就腐敗不可使用。

試問有在塗抹保養品的讀者,你們哪位保養品放冰箱的啊?(碧兒泉曾有一款建議放冰箱的精華液大概是僅此一例)況且專櫃上商品有放冰箱嗎?運輸過程有低溫配送嗎?幾乎都沒有吧!既然如此,怎可能產品中沒有防腐劑呢?

咦?那保養品一堆標記「無添加」、「無防腐劑」的,同時批評他牌使用防腐劑有害肌膚的論點,不都是騙人?

過去我也曾撰文指出「反動物性實驗化妝品運動」根本是一群騙錢的小人。台灣沒有廠商有錢到從事一年得花數億的「化妝品動物實驗」,也沒有任何法規要求化妝品廠要做動物實驗,好嗎?既然沒有廠商搞動物化妝品實驗,請問這群小人是在哭爸三小?最好笑的是還有臉要廠商付錢給這群小人,買一張「無動物性實驗認證」,否則就是有在偷偷做實驗。

以上是說明,當訊息費用夠高時,就會有廠商或「表面上的動保/環保團體」造假甚至「假踢爆造假」地從中獲利。

而在我來看,這個「美的好朋友」在搞的事情,很容易淪入「反動物性實驗化妝品」這類無恥行徑。

理由有三:

a. 上述的經濟邏輯必然限制造假行為的數量,使得該網站可踢爆的數量也就那麼多。如此一來內容更新必然受限,網站讀者訂閱定期繳費的誘因將下降。

b. 醫師是一種專業,但化妝保養品是另一種專業。許多皮膚科醫師的自以為是的論點,在化妝保養品專家眼中往往也是錯得離奇,因此未來踢錯對象、踢錯標的的現象在所難免,再加上第一點侷限,網站很可能查證不夠盡實下也得發文,使得網站可信度下降,從而影響付費訂閱意願。

c. 許多物質(尤其中草藥植粹)並無皮膚科相關的臨床論文可供參考,但實際上的確可以滿足某些美妝保養需求。這部份試問該網站主筆者該如何處理?沒有論文支持就不存在就是假?這恰恰是反科學吧?

說到底,我並不看好「美的好朋友」的商業模式,也質疑主事者的人格(記錄不良),更從經濟分析預測未來「踢錯」事件將繼續發生。

PS針對此文關於水果放久的質疑,Lin bay 好 油已經批評得很好:

quote:”…以荔枝為例,如果水份過低,就會加速褐化,荔枝殼就容易變黑,所以荔枝就會撒水保持水份避免變黑,這其中也什麼都不需要加,單純就是水就夠了。…美的好朋友一向自詡評論就事論事,動不動就要人家拿出證據來,但是這次批評水果攤影射人家用吊白塊也沒有任何證據啊?!!!

前面講看到水果攤噴水,後面就說吊白塊有多不好,你是有看到人家加吊白塊在水裡? 還是把那壺水拿去驗?不然你是在腦補嗎? 這樣胡亂指控,沒事製造消費恐慌,這樣傷害水果攤進而影響農民,這我就是看不過去,一個腦補的疑似就能推論到全台灣都是這樣嗎?

那難道我可以因為柳林醫師因為詐欺認罪被緩起訴,就認定全台灣的醫師都是詐欺犯嗎?這當然不合理嘛…大家一定聽過切好的蘋果放在食鹽水裡就比較不會發黑,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在現切蘋果表面噴食鹽水,也有一定的效果。

總之,沒有證據跟比例就這樣含沙射影只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要大家自行提高警覺,想要製造消費者恐慌,這根本莫名其妙。”

略談財報

1. 財報左右平衡這種大一會計入門也拿出來說嘴?

資產=負債+股東權益 有誰不知?當然兩邊數字最後一定相等。

你以為看財報是看這個,顯見你的程度果然是爛到一個新低點,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商周金融組出身。你越說,只是讓你的前東家所出品的雜誌水平越讓人看不起 XD

2. 經濟邏輯優越者,可以從財報中了解企業活動的合理性。經濟邏輯差勁者,當然只看到一堆數字還自以為自己會讀財報,當然也會說出「隔行如隔山,財報看不出所以然」這種蠢話。

簡單的速動比管窺一家公司有無流動性危機,高難度的可以從財報中單店營收成長率、存貨增長率反推出單店坪數與裝潢費用的合理範疇,我想偽財經專家的水平甭說難以理解,應該是連想像都想不到。

身為外部投資者,實際查證各類單據的DD(Due Diligence)不太可能實施。一般也只有在M&A時才會也才有可能DD。

既然如此,解讀財報的努力與功力就是外部投資者最重要的起點。而對各種行業的契約安排(contractual arrangements)與不同侷限條件所帶來的:1.風險移轉 、2. 金流變化、3.資源分配…等等,轉化為會計語言呈現在財報上將有何不同與合理範疇,均可讓外部投資人從而知悉各企業本質、所面臨的景氣環境與企業本身重要生產要素的邊際生產力變化。

這也是說,並不存在一種投資數學公式,只要看到哪些財務比率出現就是好或不好。因此那些教人看ROE、盈再率就自以為是價值投資的,可以洗洗睡了。

3. 回頭說「隔行如隔山」。的確專業知識(例如生產、營銷部分)隔行如隔山的現象存在。但無論哪種行業,其資源分配與企業活動的紀錄是可以用同一種共通語言(也就是當今通用會計規則)來呈現。

同時,無論資源分配與企業活動如何不同,其背後支配的經濟規律都相同。猶如運動員與火箭衛星都受到同樣的物理定律支配。

良好的經濟邏輯就是充分認識自然定律,當然比無知如偽財經專家來得靠譜許多。

#人有多大膽,蠢話有多大產
#說越多只是讓人越瞧不起商周